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十九章 有病,职业病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晚上,徐腾、虞素云就在西园饭店吃了一顿酒席,宋老板频频劝酒,还喊了酒店的几个经理、店长,一起劝酒。≧

    罗主编此前因为合同的事情,被徐腾和虞素云鄙视了一眼,这真是不好意思,没有脸面以朋友的身份劝酒,就坐在一边,偶尔帮徐腾挡了一下。

    徐腾肯定要为虞素云挡着,拼了自己喝醉,也不能让对方这点勾当得逞。

    最后,又是虞素云开车。

    几个急停车。

    徐腾实在是受不了,急忙下车哇哇大吐,立即打电话让齐小鹏打的过来,换个人开。

    他不是不想给虞素云面子,关键是虞素云喝小半瓶红酒,居然就认不清方向,他吐了一地,回头一看,现虞素云根本是朝反向开车。

    原本离大学城也就几里路,现在估计是十里。

    虞素云好像也现了。

    徐腾吐了之后就好很多,现在估计也能开,毕竟没有多远,就怕路上被抓到酒驾,蹲在地上问虞素云,“大姐,您这驾照怎么拿的啊?”

    “你干爹是派出所的副所长,我比你厉害,我爹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虞素云醉的有点迟,属于后劲越来越强的那一类,大概也是因为喝红酒,“我也学了好久啊,为什么,方向都搞反了。其实我都没告诉你,我就是一路痴,坐公交都经常搞错站。”

    滴铃铃。

    “喂,小鹏,你到哪了?”

    “哥,对不起,公安学校太黑,都他娘专业防贼,我刚翻墙就被抓了,你再想办法吧,手机都被没收了,我现在人还在安保处……哎,再让我讲两句啊。”

    “晕!”徐腾有点没招了。

    “没关系,找我爸,我爸最疼我了。”虞素云掏手机,这是真的越来越醉了。

    “别啊。”徐腾大惊失色,急忙去夺手机,可她按了快捷键,只好放弃。

    “爸,呵呵,我喝醉了,你派个人来替我开车吧。”每个女儿和爸爸打电话都会撒娇,虞素云虽然是长江学院的老师,也不例外,嗲的让徐腾又醒了另外一半。

    “你在什么地方?”对方问的很沉稳,一听就是老警察,和齐卫国的口吻有七成相似。

    “不知道,呵呵,他一定知道,我给他说去。”

    啪。

    虞大美人,错,虞大公主直接将手机扔地上。

    之所以说是扔地上,而不是扔徐腾面前,因为她扔反了。

    徐腾这么好的身手,居然都没抓到,跑了几步才从地上捡起手机,幸好是传说中的不死神机,摔不坏,“虞伯伯,我们在科技南路……。”

    “先别喊伯伯,说,你是什么人,我女儿身边几乎没有男性朋友,平日最讨厌的就是喝酒,能和你一起喝醉,这就说明很多问题。”

    “呃……!”徐腾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心想,你有病,职业病,“我是她在长江学院的学生,因为我写了一套小说,找出版商签合同,请她帮我看合同。合同经她修改,最终签约,老板请我们喝酒,我尽力挡了。”

    “那为什么你的思绪很清楚,有条不紊,她却喝醉了?你们现在距离饭店有多远,有没有涉及到酒驾问题?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她是我虞长青的女儿?”

    “是。”徐腾点头承认,“虞局长,我再一次和您强调,我是她的学生,长江学院的学生。”

    “你们学生的犯罪率,现在也很高啊,特别是你们这些民办高校,很多学生无法无天,上个月刚出了连环盗窃案,去年更是有杀人抛尸案……喂。”

    徐腾手一滑,手机都掉了。

    幸好是不死神机,摔不坏。

    “伯伯,我觉得您最好是亲自坐车过来接她,帮她将车开走。因为到目前为止,一直是她开车,我本来都还能捱着,硬生生被她开吐的,谢谢!”徐腾立刻挂了电话,他是不指望再坐这车回学校的,手里七万快,他打的还不行吗。

    只要虞长青来了,他第一件事就是跑,一秒钟都不耽搁。

    半个小时后。

    一辆蓝黑色的帕萨特警车慢慢驶过,在他们这辆本田雅阁前停了下来,很快,车门推开,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警监走出来,肩上的警衔是一枝二花,二级警监,副厅级的副局长。

    江州是副省级城市。

    这一位显然就是虞大美人的亲爹,江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徐腾抹了抹鼻子,准备跑路,七万块钱和笔记本电脑都背在身上,这两样东西肯定是不能丢的。

    “你先回去吧。”中年警监神色严肃,声音低沉浑厚,抬手示意司机先将车开回局里。

    等这辆警车离开,他才缓缓地一步一步的走到街道边,看着睡在副驾驶座上的虞素云,脸色很黑。

    徐腾能明显的看到,对方可是恨的咬牙切齿,脸颊两侧的颌骨微微的一动一动,很有节奏。

    “你手里的钱,从哪里来的。”中年警监只是看着虞素云,此前也没有刻意观察徐腾,照样看清楚他怀里的厚厚一叠钱。

    “稿费。”

    “先放车里。”中年警监指了指车里。

    “凭什么啊?”徐腾可真是不服了,“这是我的稿费,要不要我给你看合同?”

    “凭我是虞长青。”中年警监陡然一声暴喝,震的车窗都微微一颤。

    “得!”徐腾就不说了,免得被带回警局蹲一夜,第二天万一出不来,他这辈子可就毁了,只能将钱放在车里,一叠一叠,“您看清楚了啊,七万两千块,您爱还就还,不爱还,我也没辙。”

    “电脑。”

    “嗨,您这可是……得。”徐腾也就没办法争辩了,将电脑包都扔进车里,双手抱头,慢慢后退。

    “上车。”虞长青冷冷的指着后座。

    “虞局长,您还是直接将虞老师送回家吧,我就不用您送,这里离学校近,我打的回去。”徐腾依然抱头,证明自己没有任何动手的意图,转身想跑。

    咔,声音很轻微。

    徐腾对这个破声音太熟悉了,这是打开保险栓,干你大爷,他差点吓尿,直接就站住了,愣是不敢有一丁点的动作。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带枪了?是不是惯犯,能看出来?你能听出我开保险的声音,说明你对枪很熟悉。”虞长青的声音冷的令人背脊刺寒,“将裤脚提起来。”

    这是要检查有没有在小腿揣刀啊。

    你妹啊。

    徐腾真是晕菜了,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遇到这种人,缓缓蹲身,将休闲裤的两个裤腿都卷起来。

    “你练过,跑起来会很快,对不对?”

    “虞局长,请您轻松一点,我是大学生,体育特长生,国家二级运动员。”

    “你不仅是国家二级运动员,还练过,对不对?师傅是谁,不要和我说是体育学院的老师,我可以很肯定,你刚才至少有两个动作,是在我看望女儿的情况之前,防范我突然暴起的攻击你。体委教不出来,你现在还承认自己是学生吗?”

    “我师傅是嵍县红拳郭大年,现在开一家惠民修车店,另一个师傅是江州体育学院的吴广树老师,我是去年市梅花杯青年武术比赛,乙组长拳的亚军,虞长青局长,您还有什么想要质询的?”徐腾生气了,如果不是因为虞大美人,他早就该生气了。

    “如果说,你是学生,你要体育加分,那你拜郭大年为师,又是什么意图?”

    “嵍县没有你们这些警察说的平安,我和嵍县富的儿子抢女朋友,你说,我该拜谁为师?”徐腾冷嘲,“嵍县也是你们江州公安局的辖区,请问,化工大院的拆迁计划,嵍县富陈安邦定的补偿计划是六百一平方,家里在化工厂没有职务的,还必须强制迁移。这有法可依吗,没人管吧,他儿子花一万块,请了嵍县北街最有名的老流氓,纠结一群人打我,我找谁,找警察,你们敢过问吗?”

    “胆子不小,有女朋友,还敢千方百计的接近我女儿,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找个理由说你袭警?”

    “不信。”徐腾真是被这个疯子逼得快疯了,直接回身,张开双臂,“我现在就准备袭击你了,你开枪吧。”

    虞长青不屑的冷笑一声,将手里的92式警枪保险栓锁上,丢在车里,勾了勾手尖,“来,袭警。”

    徐腾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什么虞大美人的亲爹,什么狗屁的公安局副局长,折腾了半天,去你奶奶的,“打不晕你,徐爷就跟你姓。”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