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十六章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蒋院长是城府极深的那一类政治型学者,毕竟在江州大学担任多年的副校长,又是省高教改革组的副组长,还是国家经济委员会委员,经常出入都。

    这样的人要批评你,通常不会很直接,但也不用太婉转,总之能让你听出他对你的不满意。

    罗书记去了半个小时,光是等院长就花了二十分钟,剩下十分钟就在挨训。

    “方案很好,院长没意见,鼓励我们争取办的更好,方案可以继续升一升,预算没有任何问题。”罗书记神色平常,回到学生处兼团委办公室,第一句话说的并不高兴,又补充一句,“那个,院长让你去一趟办公室,他等你。”

    他指的是徐腾,因为刚才又忘了名字,只能说“那个”。

    “好。”徐腾这就起身,收好电脑,匆匆去三楼的院长办公室。

    这间办公室位于走廊尽头,门是开着的。

    院长办公室,只要门开着,就一定有人抓紧时间过来汇报工作,哪怕是没有事情,也要整个事情过来汇报,总不能让领导闲着。

    所以,新走出来的黄主任也是脸色铁青,估计被阴柔的数落两句,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撵了出来。

    徐腾抓紧时间,敲了敲门,“院长。”

    蒋宁远的心情显然不是很好,脸色阴沉,正在窗口喝茶,看着前方江师大的那片大工地,“进来吧,正好,你来看看。”

    徐腾都不知道要看什么,顺着蒋院长的目光,看着大玻璃窗外的工地。

    “很繁忙,对不对?”蒋院长的声音不太好听,像是刚被“徐总”骗了一大笔钱,买了一大堆其实没什么用的安利产品,或是买了一辆改过里程表的二手车,没出五公里就得报废。

    “院长的意思是说,再过四五年,如果长江学院不能翻身,以后就没机会了,周边都是江州最好的大学,咱们就像是一堆贵族里面的暴户。”徐腾很会揣摩老板的心思,没办法,公关经理都靠这个混饭吃。

    “唉。”蒋院长叹一声,显然是被猜中了心思,问徐腾,“方案是你做的,为什么让罗大池过来问意见?”

    “他要来,拦不住。”

    “他说是你的意思。”蒋院长依然不是很客气,没有昨天那种要尽量照顾的口吻,显然,昨天是蒙下面的人,今天终于明白被“徐总”骗的很惨。

    “他是领导,说要请示,我和虞老师都没反对。”徐腾言下之意,你聘的都是什么人啊,整个一窝囊废。

    “这是个老实人,三十多岁才抓到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团委将他派下来也是要锻炼他,不是让他来拍我的马屁。”蒋院长直接将茶杯丢在窗户边,咯噔一声,显然是真的很不高兴。

    这种人说话其实是蛮损的,里面的意思,都靠你自己琢磨。

    他这番话的意思很复杂,罗大池是笨了点,但没什么大错,因为就是这么笨,你也没办法,还不能让他滚。说穿了,这人其实是废物,当摆设就行,只要别总是拿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烦院长就行。

    徐腾估计,蒋院长此前肯定将这个意思透出来,让罗大池领悟,问题是罗大池虽然挨了批评,未必能领悟蒋院长的真谛。

    真谛就是,你最好想办法调动工作,在我这里,你没有什么机会。

    这让徐腾有点小忧伤,到目前为止,他在学院唯一能找到几个旧熟人就是这位团委书记,以前没有觉得笨,那是因为他当时只是一个学生。

    “预算搞的不错,比这几个无能之辈强的多,好歹知道局势,真的不能跟别人一样。”蒋院长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夸,还是假夸,“其实我也是没办法,一群老干部,不知道怎么折腾才能明白我的意思,临时拉个壮丁倒还凑活。三万以内,你不用再和我报批了,直接去黄主任那里领钱办事,让虞老师帮你管好票就行。事情办好,这四年的学生会主席就是你的,不用竞选了,破学校也没什么过得去的学生。”

    废话,你以为还是在江州大学当副校长,要不然,你还以为是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当教授啦?

    徐腾很腹黑的埋汰着对方,点头同意,“多谢院长的信任,我一定搞好。”

    “你以前是不是在你们县里的广告公司干过?”蒋院长忽然问了一个题外话。

    “兼职过传单,看过他们的流程。”徐腾扯个谎言,安抚一下蒋院长那颗不安的老心脏。

    “那说明你很有悟性。”蒋院长重新将茶杯端起来,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喜欢喝茶吗?”

    “喜欢白毫和嵍州红,都是本地产的。”

    “你是嵍县的,这都是你们县的好茶,我以前当知青的时候,在你们县呆过几年。”蒋院长似乎想到了很多旧事,“否则也不会屈尊回江州,更不会来这个破学校,黄主任送礼的本事还是很高明的,连我这段经历都打听的很清楚。他送了两盒嵍州红茶,看起来不贵,花的心思可不少。你拿回去吧,辛苦一点,将新生接待的事情搞出彩,好好用上你们年轻的心态,用你们年轻人最喜欢的方式,至少别让孩子们觉得被咱们坑的太惨。”

    “谢谢院长。”徐腾直接答应了,也不客气,因为他知道黄主任送礼送到了马掌,撩起蒋院长一段不堪回的往事,立刻拿走是上策。

    这就像是一拳打在蒋宁远的肋骨,没将黄主任一脚从二楼窗户踹出去,已经是蒋宁远的涵养惊人深厚。

    徐腾拎了两盒嵍州红茶就跑,心里笑尿。

    蒋宁远这一大清早可真是苦逼,一个手捏十几亿资本的院长,被一个团委书记来请示几千块经费的活动预算,冷着眼训走,黄主任又哪壶不开提哪壶,专捅新院长的旧伤疤。

    他没有回去找罗大池和虞美人,自己回宿舍,反正能上网,有电脑,三万预算以内自己处理就行,顶多是单独和虞美人商量。

    罗大池那边就不用去了,这位校团委书记就是个摆设。

    他的策划案执行之前,礼节性的问一下就行,脸面上过的去即可,因为罗大池现在宁可离这件事远一点,也不想招惹任何麻烦。

    他敢肯定,蒋宁远这么阴,一定很关切的问过罗大池,你在省团委有没有其他的关系,帮你活动一下,找一个更好的位置。

    这个人可以问的很关切,你要以为他是关心你,你就是笨蛋。

    罗大池虽然笨,但还没有笨到这一步,可惜以徐腾所知,罗大池也真的没关系,只能赖着不走。

    蒋宁远肯定是看出来了,真不开心,大概会在心里痛骂,混蛋东西,你一无能力,二无关系,你来我这里干什么?

    罗大池要是有种,也会说,老混蛋,大爷要是有能力,有关系,大爷来你这里干什么?

    不过,招生办的黄主任,送的可真是好茶。

    嵍州红茶,清代是贡茶,真正能上贡的唯有嵍山的嵍溪县,也就是嵍江源头那一带十余万亩的开春头茶,取嫩尖,以红茶的工艺揉制酵。

    嫩尖之尖会在酵呈金色,揉制的过程变成一条金丝线。

    这是顶级嵍州红茶的标记,俗称金丝嵍红。

    黄主任送的就是这一种。

    这一位是前任院长留下的关系户,估计也得滚蛋了。

    “唉。”徐腾很痛苦,又走了一个似曾相熟的旧人,这真是一朝天子一朝人,喝着别人的茶,却要看别人下岗,这滋味可真是苦。

    不过,他听蒋宁远话中有话,显然是不想来长江学院,很屈尊,很委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徐腾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最好的策划案,三万以来,搞一个精彩的活动,让新生开开心心交钱,别到了学校,一听万把一年,立刻跑人。

    他不是开玩笑。

    他新生那会,班里计划4o人,加上三本线以下交钱的,实际招生是四十四个,结果当天走了五个,开学第一个月又走了四个,毕业时刚好3o个。

    这是事实。

    蒋宁远这位院长聪慧高深,手能通天的级别,依旧一天到晚忧心忡忡,不正是担心这种破事,去年肯定就这样。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