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五章 八根金条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徐腾对金装三株近乎是一无所知,大部分同学和周文路似乎也不清楚,仅有几个同学隐隐知情。

    “这还是蛮贵的,一个金装是四瓶装,市场价是六百八十八元,而且有一定的概率出小金条,一根十克,最多能有八根。”

    陈玉龙貌似公允的赞叹一声,又笑道,“其实所谓的概率都是假的,我听说,必须直接去三株专卖店买有金条的这一种,其他最多就是一些镀金的小工艺品。至于里面有多少金条,纯粹是按照定价加钱。”

    他说的清清楚楚,反倒是破坏了同学们的彩票心理。

    因为市场价都是688,徐腾又没有考上一本,他妈不可能送太贵重的礼。

    “也不一定,说不定,周老师的运气好,没奖的也能变成有奖。”徐腾有一种预感,这绝对是有奖的那一类,否则,他亲妈犯不着如此重视,特意交代的那么清楚。

    不等周文路同意拆开,他就直接拆了,一打开,木盒中间除了四瓶水晶工艺品般炫美的三株口服液外,还真的有金条。

    “有金条,有金条啊!”同学们一阵夸张的大惊喜,“八根啊,天啊,八根金条呢!”

    “呃……?”徐腾虽然预料有金条,可真没想到是八根,真不知道他亲妈怎么也和“徐总”一样,开始学会打肿脸充胖子?

    “我勒个去啊,八根,这是……我干爹送的吧?”齐小鹏果然不愧是徐大昌、蓝惠英的干儿子,太了解啦,估测就是他干爹在瞎折腾,冒充徐大老板。

    “哎呀,不行。”徐腾和其他同学还在震惊之中,说不出话来,周文路心里喜登云霄,却急忙推托,“徐腾,你拿回去,这个太贵重了。这根本不是中奖的事,你回去告诉你爸妈,心意,我领了,这么贵重的礼不能收。”

    “我也没办法,拆都拆了。”徐腾摊手苦笑,“其实我也觉得礼物轻重是其次,重点是我知道师恩永难报,可周老师,您是真不知道我妈那个人,她和我爸讲道理,那都是拿着菜刀说教的。咱们家里,她说一,我爸不敢说二,我不敢说三,菜刀一竖,两个男子汉集体跪下唱征服,我和我爸还抢过搓衣板,不跪搓衣板,那得跪门外,更丢人啊。”

    “您要不信,您问小鹏,他是我妈的干儿子,亲眼领教过。”徐腾指了指齐小鹏,退后几步,让齐小鹏帮他挡在中间,拦住周文路,反正也就是这个意思,最终肯定是要收下的。

    开玩笑,现在金价一百四十多一克,一万一千多块呢,周文路这位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喜欢下围棋,对他亲睐有加是不假,可也不是油盐不进的神仙。

    齐小鹏其实很不想帮忙,可还是得为兄弟卖命,拦住“拼命”要归还的周文路,其他同学也帮忙劝说,唯有o5班那几个文科生一脸阴沉,都不说话的冷眼看热闹。

    人都是很现实的。

    陈玉龙是县里的富大公子,和他关系好,比读个北大博士更有用,等他去家族企业当个高层,不仅能照顾别人,连亲信的家里都能关照。

    这几个同学对陈玉龙算是比较了解的,这位看似随和的大亨之子,其实是很明显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跟他关系好,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你开口,他都会尽量帮忙。

    要是跟他关系不好,那就惨了,小问题就是大问题,不是问题也是问题。

    常家威因为常挥,抢了陈玉龙为之努力拼搏三年,势在必得的县文科状元,这两天担心害怕,一直在套近乎,处处恭维赔罪,生怕失宠,怕被报复。

    这几个人将阵营划的很清楚,坚决不凑这个热闹,再说了,在嵍中敢抢陈玉龙的风头,那就是找死。

    “那好吧,我就先暂时收下,后面我一定找你妈,好好说说你复读的事,这些金条也一定要还回去。”周文路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耐不住“嫡系”学生们的劝说,这才将礼收下,顺道提起另外一件憋在心里的话。

    “徐腾,任何事都有一个基本的规则。你家里的经济条件应该还不错,如果是考上清华北大,这八根金条,老师收之无愧。其实以你的基础,清华北大是难了点,江大、江工大、江师大、江医大,咱们江州市的四大211高校都是没有问题的啊。你要老师收下这些礼,没问题,你复读一年,江州四大高校,你任意上一个,否则免谈。”

    “老周,这么多学生在咱们家里,中午在哪里聚餐,你有没有安排好啊?”周师娘,学校图书馆的宋阿姨一直都在忙碌碌的帮学生们倒茶切苹果,此前总是笑呵呵的,现在终于在厨房里张开金口,一字一句颇是悠扬悦耳,语声轻柔到了极致,令人身心愉悦,但觉好听的很,“你过来,我跟你说个事。”

    “你们先聊,老师去听听你们师娘的教诲。”周文路心里咯噔一声,当然知道自己哪一句话惹毛了老婆大人,赶紧端着这一盒金装三株去厨房上贡。

    他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说那“否则免谈”四字。

    现在的高中生都早熟,大家心里明白着呢,各自偷偷藏着坏笑,迫不及待想看班主任出丑的样子。

    “腾子,干妈是不是搞错了?”齐小鹏心里可不放心,悄悄问徐腾。

    “是啊。”夏莉很担心的看着徐腾,见他平静的令人指,笑而不语,也只能陪着他苦笑。

    她和徐腾、齐小鹏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三人行,从化工大院的托儿所到高三,一天都未分开过,对徐腾也是知之莫深,特别是上了初中以后,每次遇到事,都是他能找到一个最稳妥的对策。

    她喜欢这种感觉,什么事都不用担心,反正有徐腾。

    她想,这就是安全感。

    “你那八根金条是不是假的啊,别让老周空欢喜一场,那就搞笑了!”也有几个同学大致了解徐腾家里的情况,学费都是爷爷奶奶交的,平时手中都没有多余的零花钱。

    “不,知,道!”徐腾哈哈一笑。

    好不容易啊!

    学生们等了五分多钟,周文路老师才一身大汗淋漓的走出厨房,抹着额头的汗珠子,一边感慨,“我们家这个厨房朝南,一到中午就热的要命,每次炒两个菜都跟蒸桑拿一样。”

    同学们窃笑不语,都不会揭穿,但凡能考上一二本的同学,基本都是聪明鬼,伶俐的很。

    “我一直说啊,我做了十四年的班主任,你们这一届真是我最喜欢的。”周文路感慨良多,终于一抹额头,做了决定,“中午,咱们o3班去飞腾阁聚餐,我现在就给宋老师他们打电话,坐学校的大巴过去。飞腾阁嘛,祝大家在未来的大学生涯和工作中,一鸣惊人,飞黄腾达。”

    “好啊,好啊!”同学们一阵高兴鼓掌。

    “周老师,我看就不用去飞腾阁了,现在想去也太晚啦,订不到好位置。”陈玉龙似乎是终于等到这一刻,一副神秘莫测的笑容,神色怡然轻松,“我一直没有说,其实是要给大家一个惊喜。咱们嵍州四大饭店,状元楼、太白楼、八珍楼、飞腾阁,这都是咱们省的百年老字号,水平差不多,各有特色,状元楼其实是我们家的一个店吧,我能考上江大,我们这一届的老师都付出了辛勤的汗水,我们这一批的同学能在一起读书,也是一场缘分。”

    “所以,为表谢意,我爸特意在状元楼做东,邀请各位老师,各位同学赴宴,最大的金霄状元厅,今天就是专门留给我们县中的老师和我们这一届的同学。六个班的同学,六辆大巴在校外等候,现在肯定都到了,我看时间也差不多,大家就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不好!”齐小鹏板着脸,阴腔怪调,被徐腾推了一下才续道,“那是不可能的。”

    众人幽幽一笑。

    谁敢得罪陈玉龙?

    周文路干脆了当的一击掌,“那好,我们就去状元楼,咱们o3班,还有o5班在此的每一位,都是老师心中当之无愧的状元。”

    同学们听到这话当然很开心,徐腾心里也暗暗赞叹,他这位周老师不愧是业余五段的围棋高手,反应神,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做一个高中老师太可惜。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