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二章 爸都是故意装的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青春就是纵情的歌唱,无畏的奋斗,要给未来留一条退路,别等你老了,却过着艰辛的生活。≧

    2oo1年,7月17日。

    重回嵍县化工大院的第六年零十个月,徐腾确认自己错失第二志愿,以十分之差,与江师大的二本国贸专业失之交臂,幸好,一定能考上江工大的长江学院。

    他其实想过,如果高考挥常,和夏莉、前妻,还有阎小青、宋媛媛这些自己非常熟悉的前妻闺蜜,在同一所大学共度四年青春,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只是奇迹并未生。

    早上刚给父母打电话,晚上,父母就回到嵍县。

    人生中,这样的时刻终究仅有一次,虽然对父亲有些微词,可在这一刻,一家人聚在一起,徐腾特别开心。

    爷爷奶奶也很高兴,在厨房里忙忙碌碌,做着徐腾和蓝惠英最爱吃的那十几道菜。

    在徐腾的房间里,蓝惠英将她和徐大昌买的各种礼物都拿出来,电脑、手机、随身听,还有徐腾一直想要的弗莱契尔古典u系列吉他,甚至连给徐腾班主任的谢师礼都准备好了,很大的一个包装盒,包的特别精美,也很沉。

    徐腾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他的记忆中,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是蛮差的,他爸是出了名的打肿脸充胖子,其实在南方特区,一度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苦难生活。

    哪怕这一次,情况有所变化,蓝惠英一同去南方打工,多少能管着徐大昌,可她只是一个江州电大文凭的小会计,徐爸更是没有一技之长。

    徐腾按照时间推算,他爸现在还没有和别人合股搞网吧,大致是在搞安利的时间段,而且是刚入行,没赚到钱的阶段。

    这几年也是安利席卷大江南北的火热期,直接带出了后面一浪接着一浪的传销骗局。

    看着妈妈这么高兴,徐腾也希望她能多高兴几天,可还是忍不住,决定揭穿现实,“妈,爸,其实这个长江学院和江工大差别很大,你们真的别太高兴了。”

    “徐总”对这种事不太在意,只要有“江工大”三个字,他就很得意。

    蓝惠英是真的高兴,欲笑不语,似乎隐藏着一个小秘密。

    她特意瞥了徐大昌一眼,指挥这位徐总去将门关严,“这些年,爸妈都不在你身边,你跟着爷爷奶奶,很听话,也很用工。化工大院这么多人家,哪家不希望有你这么懂事的孩子。所以,妈很欣慰。其实爸妈这些年真赚了一些钱,具体有多少,妈也不好说的太清楚。”

    “小腾,你爸何止是赚了一些钱?爸也就是只告诉你,因为你特别懂事,爸相信你不会随便告诉别人。你爸现在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就门口那辆奥迪,爸都是临时让下面的人给调过来的,爸平时都是有司机的。化工大院人多口杂,爸是为了低调,才自己开一辆破奥迪。”

    “吹,你继续吹,当着你儿子的面,你也好意思吹!”家里的墙就是一层砖,隔音效果太差,徐大昌的嗓门稍大一些就传到了厨房。

    徐老爷子原本不想打搅儿子一家三口团聚,这是实在忍不住他儿子的牛皮,一边拎着切肉刀狠狠剁排骨,一边斥责,“我老徐有你这种儿子,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当初就该将你扔山里让狼啃了。”

    “爸,你咋这样呢,你不信我,你总得信惠英……。”徐大昌都没说完,被蓝惠英一个狠狠的白眼瞪了回去。

    “爸,您别听大昌胡扯,他的那点德行,您还不清楚吗?钱是赚了点,我都给小腾在江州买房了,还欠着银行几十万的贷款呢。”蓝惠英这话是说给老两口听,声音喊的高些,但也像唱曲般的悦耳,“爸,您就小腾一个孙子,您说,我和大昌能不上心吗?我的想法是先将婚房置办好,等他读完大学就找个本省的好姑娘,早点结婚给您生曾孙。”

    “小英啊,爸爱听你这话,买房……!”

    “爸,您忙啊,我和小腾就说几句话,明天一早还要去外地。”公公的话没说完,蓝惠英就将他打断,看着徐大昌,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一只铅笔刀。

    徐大昌退后两步,在嘴上轻轻一拉,示意自己上了拉链,一声不吭。

    “徐总”有一万个缺点,唯二的两个优点,一是有副好皮囊,年轻时也是高挑俊朗的汉子;二是会哄女人,特别是会哄老婆。要不然,蓝惠英当初也不会鬼迷心窍,放弃回江州的机会下嫁给他,留在嵍县化工厂当出纳员。

    这两点倒是都遗传给了徐腾。

    嵍县是南方,又是比较封闭的山区县市,男性的平均身高在全省是偏低的,不客气的说,在全国都是偏低的。

    徐家的老爷子、“徐总”和徐腾在化工大院真是鹤立鸡群,和传统意义上的淮州大汉有的一拼,据说祖上是捻子,捻军造反失败后,从淮州逃难过来。

    蓝惠英当年就吃了这么个大亏,阴差阳错,如今看看儿子,心里倒也满足,此番更是百感交集,“这么说吧,咱家现在虽然不能和你那个同学陈玉龙家里比,但也不算是过去的小户人家,一年几十万的入账……!”

    “几十万!”徐大昌太不屑了,简直无法容忍的拍桌而起,又要继续夸口。

    “二十万左右吧!”蓝玉英手持铅笔刀,指着徐大昌,“对不对?”

    “对,二十万还是能赚到的,就是团队太分散,不好带啊,爸妈到处东奔西走,很辛苦。”徐大昌这一次真是服软了,语气低沉的感慨艰辛,交待实情。

    “行,我知道了,对我来说,和以前也没什么差别。”徐腾耸耸肩,绝对不能给予鼓励,他就知道“徐总”将他亲妈也带上了安利之路,看他们的样子,做的还比较早,有了不少下线。

    他有自己的想法,只要“徐总”别一次又一次的往火坑里跳就行,“长江学院毕竟是公私合办,收费比公办院校要高一些,加上住宿费和学杂费,一年大概是八千左右。我读初中和高中,都是爷爷奶奶出的学费,现在读大学,总不能继续让爷爷奶奶出吧,他们的退休工资又不多。另外,我每个月需要八百块的生活费,比我困难的同学肯定很多,我不想为了几百块钱,就去挤勤工俭学的名额,更不想打着你们是下岗工人的身份,去抢学校的贫困助学金。其他的,我没什么想法。”

    徐腾记得,他以前读大学的费用都是爷爷奶奶挤出来的,他还得在学校抢贫困助学金。

    徐妈当时在县里一家私营企业做会计,每个月才一千出头,还要在另外一家小厂兼职,很辛苦,加起来也就两千,自己节衣缩食,给他六百生活费,再在银行存一千,想留给他在江州买房。

    结果存到他大学毕业时,距离付标准已是遥遥无期。

    “这就是蝴蝶效应?”徐腾心里不是很肯定。

    安利也不算是一条死路,只是一个很忽悠的封闭世界,2oo1年就能做到一年二十万的提成,那算是接近中层。

    小中层吧!

    徐腾现在想想,六年前让他妈早点出去盯着“徐总”,真是最好的那一步变化。

    “小腾,妈的想法是这样子,我和你爸每年给你三万,这里面包括你的学费和生活费,多出来的部分怎么用,这也是爸妈对你的锻炼。因为你一直都很自律,妈才给你这么多,如果你不学好,妈就不会这么做。”

    蓝惠英真是一年难得回来两次,匆匆来,匆匆走,今天似乎也是这样,恨不得一次叮嘱清楚,“另外呢,妈一直觉得你在文艺和体育方面有很多天赋,大学是一个很好的舞台,你可以尽量在这方面多展,以后也许会有很多,你现在还想不到的新舞台等着你。”

    “好。”徐腾答应下来,知道妈妈是希望儿子能弥补她年轻时的那些遗憾,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家里都知道。他这些年学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管是吉他、围棋,还是给《科幻世界》投稿,妈妈都特别支持,也特欣慰。

    只不过,他真觉得妈妈今天有点奇怪。

    他估计,爸妈这几年应该是真的蛮辛苦,今年大概是忽然赚到了一笔钱。

    有一件事是真的很奇怪。

    陈玉龙是他的高中同学,父亲叫陈安邦,这是八十年代百万大裁军时,从部队转业回地方的干部,当年也算是县委的大干部。

    这个人真是太厉害了,胆子大,人脉广,在嵍县县委干了两年就辞职下海经商。

    此人最初主要是搞土建工程的承包,94年以后,6续承包嵍县的煤铁矿、化工厂、钢铁厂,又逐渐从承包经营变成他的私营企业。

    97年开始,他在江州转行开房地产,后面便是一路飞腾式的野蛮成长。

    如今的嵍县,这个人就是富,十年后更是江淮省的富。

    蓝惠英无意中提到陈玉龙,联想到陈玉龙的家庭,徐腾心中宛若针刺,隐隐作痛,一个是人渣,两个三个都是人渣,一群人面兽心的人渣。

    虽然父母的命运出现了一些变化,徐腾内心并没有变得乐观,因为他要救出苦海的八个人,几乎都和这个被称作嵍州陈的家族势力有关。

    这是一次轮回。

    既是轮回,那必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蓝惠英难得回来一趟,总要和公公婆婆说几句,亲手做两个菜犒劳考上大学的儿子。

    等她走了,徐总终于如卸重负的松口气,神神秘秘的将门关上,看着徐腾,那双颇有福相的眼睛里偏偏闪烁贼光。

    说真的。

    徐腾和这位亲爸无话可说,他故意将爸妈新买的诺基亚825o取出来翻看,这是第一款蓝屏手机,机身线条玲珑削瘦,像妙龄少女的身材一般,更有一个颇具创意的蝴蝶型按键,堪称这两年的最潮至爱。

    他估计是妈妈买的,所以才会选这么漂亮的机型。

    看他的样子不是特别在意,徐大昌微微有点失望,毕竟现在的大学生,刚入学就有手机的情况并不多。

    徐大昌沉默片刻,决定说一个大新闻,想让儿子真正的为他自豪一把,“小腾,爸真的不是过去的你爸了,爸现在洗心革面,每一次回化工大院,爸都是故意装成以前的样子。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这就是最高境界的低调。爸不瞒你说,爸现在也在读大学,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的成人本科,爸还准备读中山大学的mBa。”

    “嗯,爸果然变了。”徐腾呵呵一笑,心道,谁信谁蠢,就你这几招,不知道骗了你儿子多少次。

    “爸偷偷告诉你,你别让你妈知道。”徐大昌左右窥探,生怕老婆站在他后边,悄悄伸出双手,竖起十根手指,“爸有这么多钱,你这辈子都用不完,爸今年刚投资了一家大公司搞计算机娱乐产业,大有前途,再过十年……不,最多五年,爸就将是中国……唉唉,轻点,蓝太后,您这可是菜刀啊……刀下留耳。”

    徐腾无语遮面,羞于见人。

    他就不明白,自己一世英名,怎么会有这么逗逼的亲爸,开个小网吧都能吹嘘成计算机娱乐产业。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