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无耻家族 > 正文 第一章 2001,宁静的夏天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宁静的夏天,天空中繁星点点。

    徐腾攀爬到嵍县化工厂的这栋陈旧职工楼的屋顶,躺在斜斜的土红色檐瓦上,用双手枕着头,享受这一刻的美好悠闲。

    几年前,他给自己的第二次初高中生涯,定了四个目标。

    一、增高5公分以上,多补钙,多运动,保证睡眠时间;二、六级英语;三、高考保底二本线;四、多展一些业余爱好,争取拿到国家二级运动员资格,高考加1o分。

    现在回想,这六年的初高中生涯看似洒脱写意,令很多同学为之羡慕,其实还是蛮艰辛的,堪称分秒必争。

    有一件事,出他的预料。

    今年即将入世,国际贸易是热门专业中的热门。

    江州工业大学长江学院的国贸班,在他这一届应该有两个,一个试点班,一个普通班,都是省内招生。

    试点班招生4o人,属于省教育厅批准的公民合办高教试点改革项目,英语过六级,其他条件符合江工大的经济学士授予原则,可以参加江工大经济学院的毕业答辩,一旦通过,自然是拿江工大的毕业证书和学士学位。

    证书上看似没有差别,就是少了“长江学院”四个字,校长的名字也不一样,其实是天壤之别。

    所以,试点班虽然属于第三次批次本科招生计划,加上今年即将入世,国际贸易是热门专业中的热门,实际录取线接近二本。

    徐腾以前是普通班,他记得,试点班甚至有几个一本线的,因为他们这一届是先填志愿,后参加高考,有很多人填错志愿。

    6月份,他填报志愿时才现情况有变,两个班的招生计划调整为各招3o人,基本属于小班制,而且都是试点班,a班是外省计划,B班是本省计划。

    最出乎他预料的是计算机专业也有两个合办的试点班,同样各招3o人。

    对他来说,这真是有点惊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样的变化。

    这些变化肯定和他无关,何况,他也没有这个能力。

    幸好他高考挥正常,比省里的二本线高出14分,还有体育加分,应该很稳。

    这意味着,只要他大学四年继续努力学习就能抓住这个捷径,最终能以985高校热门专业的毕业和学位证书,结束自己的求学生涯。

    与其挑战未知,不如把握自身熟知的那些机会,何况最大难关的六级英语已经被他乘着高中时代的疯狂苦练,提前攻克。

    这是他的想法。

    他喜欢夏夜的清凉,人生的新篇章即将开启,漫天璀璨的星辰象征着他的未来。

    “小腾,莉莉的电话,你来接一下。”奶奶推开窗子仰头招呼着,还是一如既往,唠唠叨叨的指着徐腾教训,“你咋又爬那么高,下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别以为你是运动员,就能猴蹿儿!”

    “奶奶,你就放心吧,我都爬了五六年,熟溜的很。”徐腾哈哈一笑,抓着天窗的铁梯一弹一跳,一气呵成的蹿下去。

    这是嵍县化工厂在七十年代修建的老职工楼,面积很小,每栋四层,每层三户人家,都住的很挤。

    夏莉的家也住在化工大院,小时候,他们玩的很好,初中以后才慢慢疏远,直到大学时代重新变成朋友,两人还曾牵线搭桥为彼此的宿舍联谊,结果成了两对。

    徐腾和杨滟就是其中一对,虽然他们能在一起,更多是另一位同乡学姐的功劳。

    这是以前。

    重生后,徐腾再也没有远离夏莉,总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回家,没给陈玉龙任何机会。

    每次想到陈玉龙,他都有种不寒而栗之感,他从未见过,也从未想过,一个男人竟能冷血无情到那种程度。

    “徐腾?”

    “唔,怎么啦?”徐腾将这个老旧的话筒拿在手里,不知为何,想到陈玉龙,手中的任何东西都变得沉甸甸的可怕,透着几分彻骨的寒冷。

    “我下午去学校帮你查过,被你说对了,今年国贸专业真是很热,长江学院那个试点班的省内分数线居然比二本线还高十分,还好,你肯定没问题。”

    夏莉心里有点小嗔怨,“可你想没想过,你的事情本来就挺多,万一失手,最后没有机会去江工大答辩,那多不划算。长江学院虽说挂着江工大的招牌,可毕竟是民办的三本。”

    她的意思是这样的,你玩的东西太多,去了学校肯定有一大堆事,指不定还有女生倒追,你确定你能安心学习,保证每一门课都达标?

    如果徐腾当初的计划是要冲击一本线,他未必做不到,只是刻意要走捷径,节省出很多时间折腾业余爱好。

    “嗯,嗯。”徐腾也有点惊讶,长江学院国贸试点班的分数比他预期还高,幸好他分数够了,笑眯眯的有点敷衍,“小莉同学教训的对,可也没办法,今年是先填志愿,我有点高估自己了。”

    “你就是仗着自己有体育加分,胡来。”夏莉真想板着脸教训他一顿,当初,徐腾一本、二本的志愿都跟她一样,报考江师大时,她特别开心,仔细一看才现有问题。

    因为徐腾很难达到一本线,挥正常就是二本线多一点,可他报了江师大的二本国贸专业,按照今年的热门特征,这是铁定会滑手,除非他这一次的高考能常挥。

    奇迹并未生。

    欲语还休,她试探着问徐腾,“你要复读吗,明年直接冲击一本的国贸专业?其实,你真要专心学习,一本根本没问题。”

    她尽量藏着内心深处柔软的忧虑,因为徐腾已经不止一次说过,她总是太忧郁,不好。

    加入世贸在即,国际贸易是今年的最热专业,不管是211,还是985,二本的国贸专业分数都有点夸张,还不时传出某市文理科状元落榜北大、清华国际贸易专业的新闻。

    高考这种事,二本并不难,抓住基本分就行。

    一本是真不容易,一本再向上三十分,那完全是靠智商。

    “不了,今年又不算是失利,复读一年也未必能考一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人这辈子能有多少个三百六十五天?”徐腾对自己还是很清楚的,有些事,他也不能说,唯有敷衍了事。

    事实并不像别人说的,只要他专心致志,一本轻而易举。

    他的高中三年,看似洒脱写意,体育、文艺、围棋……玩票的东西太多,其实都是从初中就开始努力,高二开始全力冲击六级英语,一次敲定,高三阶段更是全力以赴的备战高考。

    “这样啊,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夏莉的声音总是怯怯的,软软的,或许,她最清楚徐腾洒脱背后的努力,只是不甘心他去所谓的民办院校。

    从小一到高三,她、徐腾、齐小鹏一直是同班同学,青梅竹马三人行。

    她很了解徐腾,只要他认定的目标,基本都能完成,可也不是没有失手。

    比如去年县里的围棋业余段位比赛,他初中定的计划就是要达到业余五段,以他这两年的水平也没有问题,去年是完成计划的最佳机会,偏偏和六级英语考试同期,结果就悲剧了。

    段位赛刚开局就连输三盘,只能战略放弃,灰头土脸的狼狈逃走。

    “最好不要复读。”徐腾这种熟男,很容易看破夏莉的想法,拒绝的很婉转,“其实都在江州读大学,我觉得挺好,长江学院在江州的大学城,江师大说不定也搬过去……等一下。”

    他在窗口看向楼下,一辆像是黑色奥迪a6开着很刺眼的远灯,突兀的闯入化工大院,与周遭的破旧寂静显得格格不入。

    “林叔,郭叔,好久不见啊。”开车的人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远光灯太刺眼,将那些正在九栋职工楼下乘凉的邻居们,照的眼都睁不开。

    人是看不到啊,跟鬼一样,听声音也知道是谁回来了。

    除了徐大昌那个牛皮户,还能有谁?

    这是老徐家的三儿子,徐腾的父亲,出了名的爱吹牛,不靠谱。

    他以前是厂里销售科长,下岗之后不愿意留在县里打工,去了南方特区混事。

    他自己一直夸口在做大生意,钱是没看到,每年回来都开个好车四处炫耀,其实这化工大院几百余户人家,谁家不是根底门清,谁不知道他的车都是从朋友那里借的,借不到就去租。

    “呦,徐总,今年又赚了不少钱吧,前两年开的是本田皇冠,车牌都不一样,一年一换啊,今年都开上奥迪啦。官车啊,省委领导不也都坐这个车吗?”

    “要不怎么说,这叫官车呢?”徐大昌将车停在楼道前,掏出一包软中华,乐呵呵的给邻居们散烟。

    “这是喜烟啊,你家小腾考的真好,听说都考上江工大了,咱大院几百户,你家还是第一户有孩子考上江工大的!好大学啊,既是985,又是211,咱省五大高校,这是响当当的第一啊。”

    “那是,我来给您几位点上!”徐大昌掏出一个鎏金闪闪的都彭火机,却不急着点火,自顾自的大肆夸赞,“郭叔您最清楚,我们家徐腾从小就聪明。”

    “我和惠英在外做生意,从年头忙到年尾,一年难得回来两趟。小腾打小就懂事,从来不要我们操心。我们也是开明教育,他想学什么,那就让他学什么,篮球围棋,书法音乐,什么都玩,也就拿出那么一点点的功力搞应试教育,照样能考上江工大。”

    “说实话,我们都无所谓他能考上什么学校,反正不用出去找工作,毕业……!”

    “大昌,你有没有时间概念,明早四点,你就得送我去江州机场,哪有时间闲扯,快点过来搬东西。”蓝惠英的神色颇有点冷傲,不想和这些早已陌生的邻里套近乎,独自从这辆黑色奥迪的后备箱里拎出大包小包的礼物。

    “林叔、郭叔,还有哥几个,咱等会聊!”徐大昌也是出了名的怕老婆,急忙撒腿跑回去,隔着四层楼招呼,“小腾呐,下来,爸妈听说你考上‘江工大’,连夜坐飞机回来的,绕了大半个中国。你看看,这是爸给你买的‘笔记本电脑’,14英寸液晶显示器,‘美国戴尔’专业品牌高端配置。”

    这声音抑扬顿挫,高亢嘹亮,每个重点词汇都掐的很清楚,简直像是念话剧稿中的台词,生怕整个化工大院都听不清。

    徐腾真心想跳楼,要是有地洞,他一准钻进去,只能先和夏莉挂了电话,黑着脸,并没有下楼,免得被邻居们看笑话的眼神刺伤自尊。

    即便是再世为人,有一些悲剧也是永远无法更改的,譬如你的父母。

    徐妈以前是厂里的出纳员,顶多算是势力眼,稍微有点暴力倾向,喜欢拿着菜刀和徐爸吵架,至于徐爸,那真是奇葩。

    这么说吧。

    据徐腾所知,徐爸是94年下岗大潮之后去的深州特区,第一份工作是卖各种杂乱无章的保健药品,第二份工作是卖保险,后来又搞过安利,搞过网吧,刚开始是赚了点钱,毕竟那时也是人傻钱好骗。

    可惜很快就输光了,为了混口饭吃,甚至从股东轮为网管。

    同志们,四十岁的网管有没有见过!

    最后是真的混不下去,正好徐腾和妻子杨滟在江州郊区买了房,这位“徐总”五十多岁才回江州,在省城卖二手车,还搞微商,名片上依旧印着董事长、理事、顾问等等一堆头衔。

    总之,不要对“徐总”有任何指望,别信他,不被他骗钱就行。

    徐腾对这位“徐总”只做过一个改变,那就是同意搬到爷爷奶奶身边生活,让“徐总”有机会卖了房子,凑齐两万块钱和徐妈一起去深州特区闯荡。

    不管怎么说,徐妈是会计员,还喜欢用菜刀、水果刀、拖把、搓衣板和“徐总”理论人生。

    或许正如“徐总”所言,省城女知青的徐妈自打结婚的那一天起,就是下嫁,根本看不起“徐总”,惨淡的生活与残酷的现实,硬生生将徐妈从高傲文艺的女知青,逼成了化工大院里最出名的泼妇。

    徐腾活到三十岁的时候,除了他考上大学、结婚,还有女儿出生,他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有哪一天是真的开心,总像是有着某种无法诉说的痛苦。

    对他来说,知青是一个很遥远的名词,他无法理解。

    直到他和杨滟决定离婚,两人唯一放不下的只是女儿时,他才明白,如果不是因为有他的存在,徐妈宁可一个人孤单的活下去。

    这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又是一个令人疯癫的家庭。

    徐腾没有下楼,站在四楼的窗口看着父母,想到六年零十个月前的那一幕,确切的说,那是十四年后的一幕,他开车穿行在江嵍高公路,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父母一直在后座上为他和杨滟离婚的事争吵不休,相互指责,彼此谩骂,直到他们被一辆货车撞入青鸑湖。

    总有人传言,古佛寺外的青鸑湖里有水怪,全身光芒闪闪。

    那一天,在他被淹死之前,他似乎真的见到了。

    几年前,他曾一个人去青鸑湖游泳,想在那里寻找水怪,什么也没有现,但他忽然相信,这个世界有神,冥冥之中的神,掌持着轮回的力量。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串很普通的酸枝木念珠,稀稀落落的八枚珠子提醒他,这是他的使命,拯救八个最重要的人,与他一道脱离苦海。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