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苏联 > 重生苏联 193 马肯森将军
    “马肯森将军,您觉得苏联红军打得怎么样?”在一间严密看守的房子里,一名年轻的军人对德意志国防军第3装甲军团司令埃贝哈德·冯·马肯森上将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那名年轻人,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德语,带有很重的斯拉夫口音。身穿西装,戴着眼镜的他,看上去仪表堂堂,斯文有礼。

    “年轻人,我应该怎样称呼您?”马肯森上将在开始讨论之前,首先想搞清楚对方的称呼。

    年轻人友善地笑着,伸出他那只白色,多毛的右手,“马肯森将军,很高兴能认识您!您叫我瓦尔德马(Waldemar:德语人名,和俄语中的‘弗拉基米尔’一样,都带有‘世界统治者’的意思)就行了。”

    “瓦尔德马,很高兴能够见到你。”马肯森语气温和,似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更无法猜到眼前这人的真实身份。

    此时的他,身处苏军后方的一间舒适的小屋里。他遇到了一名会说德语的,仪态大方的,彬彬有礼的年轻人,不自觉地放下了警惕,甚至还回忆起以前在德国本土,跟年轻军官交流时的情景。

    年轻人依然保持友善的笑容,用不太流利的德语称赞道:“马肯森将军,您曾经在法国和波兰战场上屡战屡胜,屡建奇功,不得不说,您真是一名出色的将领,出色的军事专家。

    即使在这几天里,您的部队也能在遭到围攻,补给断绝的情况下英勇奋战,顽强抵抗。在您的指挥下,他们有组织,有系统得与我军周旋,没有适当的指挥,是做不到这些的。”

    马肯森将军苦笑一下,对于自己的失败感到十分惋惜。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他肯定会做得更好,至少不应该沦落到全军覆灭,自己沦为俘虏的地步。“瓦尔德马,刚才你是不是问我,觉得苏军打得怎么样?”

    “是的,将军。”曼图洛夫说话十分客气,态度十分友好,让马肯森将军彻底放下了警惕心。

    马肯森将军想了一想,分析道:“这次苏联人打得很好,他们打了一场漂亮的包围战,在短时间内包围了我军两个装甲军团共10万大军,然后迅速将德军各个部队分割、合围、逐个消灭,是一场漂亮的闪击战,我想苏军指挥官应该对我们的闪击战术有充分的了解。

    但是在6月22日苏德开战的时候,苏联红军就打得不太好。他们的防线轻易地被我军突破,我们的第一坦克集团军很快就在索卡尔一点撕开缺口。由此可见,苏军的防御能力并不是太好,对战争缺乏足够的准备。

    另外,苏军的单兵作战素质并不理想,士兵的作战表现和低层指挥官的表现,都不符合德意志国防军的标准,明显没有经过足够的训练。

    而且,苏联军队在遇到攻击的时候,各个部队之间缺乏组织,缺乏协调,这也是苏联军队的一个不小的弱点。

    但与白俄罗斯的苏军相比,乌克兰的苏军作战能力明显较强,对战争的准备也更加充足,而且装备也更好,我想这就是他们在这场包围战里,取得胜利的原因。”

    “瓦尔德马”轻轻一笑,没想到眼前这个德军将领,这么容易就说出他对苏军的看法,指出了苏联红军的不足之处。

    如果换做是他,被俘虏的时候,肯定会把敌军捧上天,让对方变得更加骄傲,不让敌方发现自身的问题。这样以来,敌军就不能对自身存在的漏洞加以填补,不能加以改进,如虎添翼。

    只不过,作为一个纯粹的军人,马肯森并没有年轻人这样的心机。在看见眼前这个会说德语,态度友善的俄国人面前,他却油然放下了警惕心,没有往那个方向去想。

    而这个“瓦尔德马”不但是一个守纪律的军人,还是一个有心计的政治家,他就是被派到西南方面军担任军事委员的苏联副总理——曼图洛夫。

    曼图洛夫点了点头,然后总结道:“将军阁下,您说的这些我都知道。苏联红军这次打得很好,但同时也存在不少问题。

    这些问题,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而德意志国防军,却不存在您刚才所说过的这些问题,无论是对战争的准备,还是士兵的作战素质、将领的指挥能力,都比苏联红军略高一筹。

    这次包围战,我们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纯粹是依靠兵力上、装备上、地形上和请报上的优势。我们的士兵、指挥员的作战素质还有待改进。”

    “我……们?你是苏联人?”曼图洛夫的话语,让马肯森将军重新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他所身处的,并不是德国后方的住所,而是一间位于苏军后方的,用来软禁高级战俘的屋子。

    而他眼前这位年轻人,并不是年轻的德国军官,而是苏军派来审问他的“翻译官”,甚至是苏军的将领。

    曼图洛夫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反问道:“马肯森将军,难道您不知道我是苏联人吗?”

    “瓦尔德马,”马肯森称呼了曼图洛夫的德文名,说道:“我很高兴能和你交谈。但我并不希望,这场本该愉快的谈话会成为一场不愉快的审问。”

    曼图洛夫依然友善地笑着,“放心吧,我并不是来审问您的,只是想向您学习军事智慧。”

    “军事智慧?”马肯森将军神情大变,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去找你们的基尔波诺斯将军或者波塔波夫将军?他们是这场战役的胜利者!为什么你不向他们学习,反而要向我这个失败者学习?

    再说了,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翻译的话,为什么要学习军事智慧?难道你是指挥官?或是政治委员?”

    “实话告诉您吧。其实我是西南方面军政委弗拉基米尔·曼图洛夫,这场包围战就是我策划和指挥的。我这次来,真的只想跟您谈谈,并没打算从您身上套取情报。”

    “曼图洛夫先生,为什么你不打算从我身上套取情报?”

    “因为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情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