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苏联 > 正文 第四十章 逮捕还是调查?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内务部托木斯克市局局长尼基丁在收到奥辛诺夫的指示后,赶来了新西伯利亚,准备去内务部州局汇报工作。

    他搂着他的情妇,一个从古拉营里放出来的波兰美女,走出了新西伯利亚火车站的大门。

    这座火车站是俄罗斯最大的火车站之一,是新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中间站,也是土西铁路的终点站,是极其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新西伯利亚能够发展为西伯利亚最大城市的原因之一。

    在革命前,新西伯利亚并不是西伯利亚最大的城市,人口只有8万,但因为地点特殊,而被定为西西伯利亚边疆区的首府,成为西伯利亚的行政中心。

    此后,新西伯利亚的人口持续上涨,由1917年的8万,升到1938年的40万,一跃成为全苏联前十大城市。

    “伊娃,你来过新西伯利亚吗?”尼基丁对他的波兰情妇问道。

    伊娃扫了扫刘海,用不太流利的俄语回答道:“不,我怎么会来过这里?不是跟你说了吗,我除了莫斯科和托木斯克以外,其余城市都没待过。”

    “哦,对,你原本是波兰驻莫斯科大使馆的,后来被捕后就直接送到了托木斯克。根本没有去过其他城市。”

    这个伊娃,原本只是波兰驻苏联大使馆的一个小职员,后来爱上了某位苏联官员,去他家里过了一夜。第二天,这位官员就被以“为德国从事间谍活动”的罪名逮捕。

    为了保住自己,那名官员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伊娃身上,硬是把她说成是德国间谍,结果伊娃被逮捕,送到了古拉营里受苦。而那名官员则成功保住了自己,最后只是被降职而已。

    被送到古拉营后,伊娃并不用去做辛苦的工作,而是成为了内卫军军官的金盘。后来,尼基丁视察古拉营的时候又看上了她,为她洗清了罪名,把她从营里弄了出来。

    当然,尼基丁之所以把伊娃从古拉营里救出来,并不是出于人的“恻隐之心”,而是出于他的自然欲望。结果伊娃一离开古拉营,就被送到尼基丁的家里,度过了难忘的一夜。

    “普拉东(尼基丁的名字),那些人是来接你的吗?”伊娃望着前方几个穿着内务部制服的人,对尼基丁说道。

    尼基丁打量着那几个内务部人员,发现他们的神色有点不对劲。“那些人大概在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应该不是来接我的。”

    尼基丁刚说完,那几个内务部人员开始朝他的方向走来。

    “他们走过来了,应该是来接我们的吧。”

    “也许是吧。”

    很快,那几个内务部人员走到了尼基丁的跟前,面无表情地,用严肃的语气对尼基丁说:“尼基丁同志,我们是奥辛诺夫同志派来接您的,他有些紧急的事情要找你商量,请您去州局一趟。”

    “好的。”尼基丁转过头来,对身旁的金盘说:“伊娃,你先去酒店吧,我待会儿过来跟你吃饭。”

    “好吧,等你。”

    为首的内务部人员忽然无情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不好意思,尼基丁同志,这位小姐也要跟我们去走一趟。”

    “走一趟?什么意思?你们要逮捕她?”

    内务部军官冷冷地笑了一下,寓意深长地说:“到时你就知道了。”说完,几个内务部人员给尼基丁、伊娃上了手铐,拉上了车里,直接送去州局接受问话。

    刚走进审讯室,尼基丁就看到了两张年轻的面孔,一个是内务部新西伯利亚州局局长奥辛诺夫,另一个是新西伯利亚州党委第一书记曼图洛夫。他们看起来很年轻,但他们的眼神很深邃,神色也很成熟。

    “我究竟犯了什么罪,你们为什么要逮捕我?”

    曼图洛夫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冷笑道:“我们没逮捕你,只是想请你回来调查一下。”

    “那和逮捕、审讯有什么区别?”

    的确,这是一场针对嫌疑犯的审讯,并不是普通的内部调查,正常人怎样都能看得出来。但说到这份上了,曼图洛夫还是不愿意露出底牌,他还要玩弄一些语言艺术。

    曼图洛夫坐直了身,回答道:“有,这次只是我们内部的调查,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党组织内部的肃反情况。为了避免泄露风声,让潜伏的托派有所准备,我们才用了这个方法,把你送到这里,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接受秘密的调查。”

    尼基丁怎么会相信曼图洛夫的话?他自己已经被绑得无法动掸,自己的情妇也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这分明是逮捕!怎么会了解肃反情况这么简单?

    “那么,两位同志,你们想知道些什么?”

    奥辛诺夫望了曼图洛夫一眼,然后审问道:“最近,我们三人小组收到了不少举报信,指控托木斯克市党委第一书记杜波夫勾结埃赫,参与反黨阴谋活动,并滥用职权,清洗了大量无辜的干部。

    你们内务部托木斯克市局作为执法机构,为什么没有仔细调查案件,就直接把那些无辜的干部送去了古拉营,或者拉去枪毙?”

    “当时,叶若夫同志给我们下了一道命令,叫我们配合杜波夫同志的清洗行动,不能阻碍清洗工作的进行,所以我们并没有仔细调查那些案件。”

    的确,叶若夫曾经下达过这样的指示,命令当时的西西伯利亚边疆区(新西伯利亚州的前身)内务部州局局长米罗诺夫不要妨碍埃赫及其他右-派阴谋集团的成员,而是要和他们合作。

    后来,米罗诺夫把这个指示传到下面,内务部地方分支成为了地方党领导的清洗工具。

    在埃赫被捕后,米罗诺夫和内务部新西伯利亚市局局长也因为“滥杀无辜,勾结阴谋集团”的罪名被捕,但是托木斯克、克麦罗沃等地的涉案人士却没几个受到处罚,都是些漏网之鱼。

    曼图洛夫装出笑容,说:“谢谢你,同志,这件事的责任不在你身上,而是在叶若夫的身上,你只是遵从了上面的指示,和杜波夫合作而已。”

    “那我能走了吗?”

    “还不能。”

    “为什么?”

    “和你一起来的那个妹子是什么人?”曼图洛夫审问道。

    “那是我的朋友。”

    曼图洛夫边观察着尼基丁的眼神,边说:“真是你的朋友?”

    “是……的。”尼基丁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尼基丁和伊娃之间的关系不会是朋友这么简单。尼基丁在内务部里,可是出了名好色的,而且他包养情妇的事情已经有了前科,伊娃这个女人的名字早已经传到了内务部州局里,在座的奥辛诺夫,还有站在后面旁听的雅可夫早就已经知道伊娃的事情。

    曼图洛夫狠狠地追问道:“是吗?那女人说她叫伊娃,这不是你的情妇吗?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俩之间的关系。”

    奥辛诺夫也轻浮地插上一句:“只是你的朋友而已?那让她来和我睡一晚吧。”

    “哦,是的。但这有什么问题吗?作为一个男人,弄个女人回来睡一下有什么问题?我不信你们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曼图洛夫不屑地笑了一下,说:“信不信也好,反正我没有包养情妇。”

    “这又没犯法。”

    “没错,玩女人确实不犯法。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弄来的?听说她本来是古拉营囚犯。”

    “是的,但她本来是被冤枉的,她根本就没有罪。我只是尽了自己的责任,调查她的案件,为她平反而已。”

    曼图洛夫见调查无从入手,很快就终止了审讯。这个尼基丁,可以把调查不力的所有罪责都推到叶若夫和杜波夫的身上,包养情妇的行为本身又不犯法,根本找不到逮捕尼基丁的理由。

    当然,曼图洛夫并不会便宜尼基丁,虽然包养情妇的行为并不犯法,但对党和内务部的形象造成了一定的破坏,也算违反党纪,要接受降职的处分。

    结果,尼基丁被拘留一段时间后被释放,被奥辛诺夫调到新西伯利亚市局,当一个普普通通的内务部职员,并且受到同僚的监视。内务部托木斯克市局局长的职位由雅可夫接任。

    尼基丁不但失去了市局局长的职位,还失去了唯一的女人。

    伊娃被释放后,见尼基丁失势,觉得这人已经无法依靠,于是找上了另外一个男人。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