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苏联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翻旧案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这位是新西伯利亚州党委第一书记,维拉迪摩·曼图洛夫同志。  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应该能帮得上你。”

    曼图洛夫一出来,识趣的安娜马上向刚才那个妹子介绍了这位州里权力最大的人物。

    可是,那个妹子,也就是古拉营囚犯家属的代表,并不信任眼前这位既年轻又有型的州委书记。

    她曾经和很多干部见过面,但没有一个能帮得上忙,也没有人同情她的处境。官职越大的人越不明白她的感受。

    “您好,书记同志,很高兴见到您。”妹子用敷衍、无力的语气说道。

    曼图洛夫也现这个女孩对自己有点冷淡,他热情的伸出了手,和蔼可亲地笑着,说:“这位同志,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娇弱的妹子毫无力气地握住书记的手,装出笑容,说:“我叫玛利亚。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困难。在斯大林同志的统治下,我生活得很幸福,很自由,一点忧虑也没有。

    啊!苏联的空气是多么的自由!我不能呼吸到更自由的空气了!啊!斯大林同志是多么的慈祥!我们的党是多么的伟大!”

    “够了!我觉得你说的这些都不是肺腑之言的。明显是背诵!其实,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会尽量帮你。”

    玛利亚还是装着笑容,说:“没有,真的没有困难。”

    “刚才,你和局长说的话我都听见了。你是代表下面那些古拉营囚犯家属的,是吗?我已经向奥辛诺夫同志转达了你们的要求,他会派人调查。

    如果托木斯克营的工作人员真的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我们将对他们作出相应的处罚,并解除你和家人之间通信的限制,还会考虑重新调查埃赫时期的案件。”

    玛利亚收起笑容,乏力地说:“我没听错吧?你是在打我们还是真心想帮我们?”

    曼图洛夫拍拍玛利亚瘦弱的肩膀,说:“我真心想帮你们。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我不想见到不公平,不人道的现象在社会上出现。我知道,你们在生活上面对了很多困难,你们背负着‘人民公敌’这个恶名,在社会上遭到很多不公平的待遇,是吗?

    你们感觉自己融入不了社会,感觉自己没有被社会所接受,是吗?”

    “您说得没错。我们只想得到公平的对待,我们不想被父母的过错所牵连。以前,为了能融入社会,我努力学习,紧贴党的路线,希望能加入共青团,得到人们的认可。但是,无论我多用功,学业成绩有多好,人们对我的态度没有丝毫的改变。

    后来,我因为这个原因考不上大学,虽然我学业成绩不错。我好不容易才找到工作,但过了不久,又因为这个原因被开除。幸好,我有一位开普通商店的亲戚让我在他的店铺里工作,我才不至于饿死。”

    曼图洛夫同情地点了头,说:“明白,这的确是件很不幸的事。马克思主义的出现,就是为了消除剥削和压迫,解决社会不公义。但你们,虽然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但却得到不公平的待遇,还被不同的人压迫和剥削,这并不是我,还有斯大林同志所想见到的。”

    “是的,我始终相信斯大林同志是个慈祥的,伟大的领导人。其实,和其他犯人家属比较,我的情况已经算好的了。至少我没有像一些孩子那样,被送进古拉营,也没有被送进可怕的孤儿院里。

    至少我能解决自己的生活,目前在工作上没有得到不公平的对待。”

    “好,这就好。你父亲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被捕前担任什么职位?你知道他为什么被捕吗?”

    “被捕前,我父亲叫鲍里斯·维托洛维奇·苏耶夫,是托木斯克市苏维埃区区委书记。至于他被捕的原因……”

    曼图洛夫再次拍了拍玛利亚的肩膀,展现出对她的信任,“不用怕,尽管说就是了。托木斯克是新西伯利亚州的一部分,如果当中真有什么冤枉,有什么不合理的事情,有什么人物犯了党纪,我这个州委书记就要做事了。”

    “内务部的人说他是托派人士,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根本不肯能和托派有联系。他在被捕前的最后一刻,仍然在喊‘斯大林万岁’,当中应该有什么冤情。”

    的确,有很多对斯大林忠心耿耿的人,被冠上各种不同的罪名被捕。他们是被一些有心人所诬告。举报的真实原因大多是因为私人恩怨,或是官场争斗。

    虽然当中有很多举报都是没根据的,但内务部却没有对这些案件进行详细的调查。一来,时间不够,二来,是为了清洗彻底。

    就在1938年初,斯大林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

    到了1938年1月9日,苏共党中央作出《关于错误地解雇因反革命罪被捕者家属这一事实的决定》,全会一致呼吁“不要无充分理由就告人,要把犯错误的人和破坏分子区分开”。诬告的案件才开始减少。

    “那在被捕之前,你父亲和什么人关系不好?有过什么纠纷吗?”

    玛利亚想了一想,回答道:“应该没有。”

    “你仔细想想,他和邻居之间的相处怎么样?”

    “他和邻居的关系很好,应该不会有什么纠纷。”

    曼图洛夫问了另一道引导性的问题:“那么,他和其他地方领导之间的关系怎么样?例如其他区委书记,还有********等等。”

    玛利亚想了一阵子,忽然想到了一些头绪。“他好像和一个区委书记之间的关系不太好,在工作上存在一些纠纷,但他们的关系其实也不算太差。”

    “他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已经忘了,但我记得他是在列宁斯基区任职的。”

    “你父亲是什么时候被捕的?”曼图洛夫追问道。

    “是1934年2月18日凌晨两点半,我现在还清楚记得。”

    说到这里,曼图洛夫已经派出了诬告这个原因。从玛利亚的话语当中,曼图洛夫知道玛利亚的父亲并不是因为被诬告而清洗的。

    剩下来的可能性就只有两个,第一,玛利亚的父亲的确犯了罪,被捕是罪有应得。第二,她父亲是被前任州委书记埃赫清洗的。

    埃赫这个人我之前也提到过,他就是前任新西伯利亚州委书记。他因为滥杀无辜,参与托派活动而被清洗。他在任的时候,就清洗了很多忠于党的干部,以达到他破坏党组织,破坏斯大林和党的声誉的阴谋。

    “好吧,我会重新调查你父亲的案件。根据我的推测,你父亲有可能是被前任州委书记埃赫清洗的。他自己本身就是反苏维埃集团的一份子,利用职权清洗大量干部,以破坏党组织。

    另外,我不排除你父亲被诬告的可能性。无论如何,作为大清洗三人小组的一份子,我已经叫州局局长奥辛诺夫同志重新调查埃赫时期的案件,一有结果就会通知你。”

    “谢谢您,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感激您的。”

    曼图洛夫想了一想,说:“另外,我也不排除你父亲真有参与过反革命活动的可能性,请你做好心理准备。”

    “书记同志,我敢保证,我父亲绝对是无辜的!请你们尽快调查,换我父亲一个清白!”

    “放心吧,我已经跟奥辛诺夫同志说了,他会调查所有被埃赫所清洗的干部,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如果你,或者其他同伴有需要的话,可以来州政府找我。如果你们有相关的材料有助于调查,请你们第一时间来找我。”

    曼图洛夫之所以这么做,为人家翻案,并不是因为他看上了玛利亚这个妹子,而是要为“臭名昭著”,曾经被埃赫****集团利用过的新西伯利亚州地方党组织、内务部恢复名声,挽回地方干部、人民对党的信任。

    这样,新西伯利亚州的干部、人民就会变得更加团结,更加信任州政府,更加信任曼图洛夫这个地方领导。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