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重生苏联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相认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不少苏联人在傍晚工作完后,都会聚集在市中心的“文化公园”里,进行各式各样的娱乐,放松心情。无论一些是最底层的革命工人,还是身为州委书记,领导一州的曼图洛夫,也有这样的习惯。

    新西伯利亚的中央公园并不如莫斯科的文化公园大,也没有列宁格勒的基洛夫公园那么美丽,但对于新西城的居民来说,那里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地方了。

    在公园里,到处都能看到真挚幸福的笑容,到处都能感受到一股欢乐的热情。即使寒冬降临,人们的兴致,人们的热情并没有因此而减退。

    公园里的人,无论是青年人,还是成年人,大部分都流露着愉快,幸福的表情。这不是装出来的,这的确是出自于人们内心的。即使是在物资供应不足,而且自由度不高的斯大林时代,人们普遍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意,感到幸福。

    这多多少少要归功于苏联强大的宣传机器,还有强大的教育系统,成功培养了苏联人民一种乐观的心态,让苏联人以为自己的国家是最好的,自己的国家是最幸福的,当时全苏联的人都在唱着“我不能再呼吸到更自由的空气”,都觉得苏联的空气是最自由的。

    而生活在苏联以外的人民,则生活在苦难之中。

    的确,这样的宣传是有点误导,但至少能够培养国民一种正面的价值观,给他们带来了精神上的满足。无论是集体农场的农民,还是炼钢厂里辛勤工作的工人,都满意自己的生活,都感到自己生活得很幸福。

    曼图洛夫悠闲地漫步在公园的小径上,仔细地观察着人们的表情。他发现,在青年人、工人和妇女之间,到处都弥漫着认真的,端谨的风气,并没有一丝的放浪,没有一丝的戏谑,显得十分的成熟。

    忽然,曼图洛夫感觉有一双手,轻轻地拍了他的肩膀。伴随而来的,是一把熟悉的女声,还有熟悉的香水味儿。

    “曼图洛夫同志,想不到您也来这里玩。”

    维拉迪摩转过身来,看见两个熟悉的美女。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是他的秘书;而另一个美女就有一米八的身高,在梦里见过。(你懂的)

    曼图洛夫扶了下眼镜,说:“罗曼诺娃同志(安娜),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其实,我也是一个人,也需要时间休息,也需要有放松的空间。记得列宁同志说过:‘谁不会休息,谁就不会工作。’只有适当的休息,才会有良好的工作表现。”

    “曼图洛夫同志,您说得没错。”安娜拉着身旁的深褐发美女,说:“喀秋莎,这位是新西伯利亚州党委第一书记——维拉迪摩·曼图洛夫同志。你不是一直都想见见他的吗?现在他就站在你面前。”

    褐发女人伸出了左手,说:“曼图洛夫同志,很高兴能认识您。我叫卡蒂娅·克里缅娜·伏罗希洛娃,是新任的共青团州委第二书记。”

    看见对方伸出了左手,曼图洛夫犹疑了一阵子,才敢握上去。在俄罗斯文化里,有“左主凶,右主吉”的传统说法。无论是握手,还是递送物品,都不能把左手伸出去,这可是俄罗斯人的禁忌。

    在俄罗斯文化里,黑色象征肃穆和不祥,是一种不吉利的颜色。但眼前的美女,全身都穿得黑黑的。黑色的靴子,黑色的裙子,黑色的御寒衣物,还有接近黑色的头发,怎么看都不太吉利。

    “伏罗希洛娃同志,很高兴能认识您。令尊可是大名鼎鼎的红色元帅,是伟大的革命军人,是全苏联人民的榜样。而您作为他的女儿,遗传了他的革命基因,相信会成为苏联未来的栋梁。”曼图洛夫夸奖道。

    不知道为什么,曼图洛夫总觉得眼前的美女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仔细一想,她不就是自己在梦中所见到的凯瑟琳吗?无论是样貌、身材,还是声音,和梦中见到的那人没有半点的区别。

    “曼图洛夫同志,我想我们之间并不用这么见外。您叫我喀秋莎就好了。”

    这时,维拉迪摩又愣了。在俄语里,“喀秋莎”正是“卡蒂娅”和“凯瑟琳”这两个人名共同的爱称。

    除了家人、朋友和爱人以外,一般人都不能随便用爱称来称呼对方。但现在,卡蒂娅竟然向维拉迪摩用爱称称呼自己的要求,这的确令安娜以及偷听到的外人感到有点匪夷所思。

    但是,无论是曼图洛夫还是卡蒂娅,都没有理会那么多。因为他们都曾做过类似的梦,都梦见穿越前的情人变成眼前这模样。

    虽然曼图洛夫猜到对方的身份,但一向行事谨慎(害羞)的他,还是不敢在安娜面前暴露自己,只敢称呼对方大名。“卡蒂娅,你以后就叫我维拉迪摩吧。”

    “维拉迪摩,你写的那首《牢不可破的联盟》简直是太动人心弦了,不知您有没有听过《莫斯科郊外的夜晚》?”

    曼图洛夫一听到这道问题后,马上就知道对方是穿越者。《莫斯科郊外的夜晚》的确是一首很著名的苏联歌曲,但这首歌原本应该在17年后(1955年)才出现。在当时,也就是1938年,根本没可能有苏联人听过这首歌曲,除非有同名的。

    “《莫斯科郊外的夜晚》这么著名的歌曲,我怎么没听过呢?我写的那首《牢不可破的联盟》之所以听听得进耳,是因为亚历山德罗夫同志的音乐水平高,给我写的那首破诗配上了完美的音乐,才能有这样的效果。

    我这个普通的小书记,根本没有这样的才能,只配写一写宣传口号和诗篇而已。”

    “对了,你去过奥斯坦金诺(暗指莫斯科奥斯坦金诺电视塔)吗?”

    听到这问题,曼图洛夫几乎可以肯定对方的身份。眼前这个美女,根本就是在二十多年前,在奥斯坦金诺电视塔的电梯里和自己一起穿越过来的凯瑟琳。“去过,当时我和一个美女身处同一部电梯里,那个人长得有点像你,但她是金发的。”

    听到曼图洛夫的回答,卡蒂娅也确定了对方的身份,这肯定是自己穿越前的男友。

    这时,一个身高一米八二,身穿褐色皮大衣的男人忽然走了过来。用近乎教训的语气,对卡蒂娅说:“伏罗希洛娃同志,你刚才的表现实在是太无礼了!赶紧向曼图洛夫同志道歉!”

    卡蒂娅毫无羞愧的表情,反问道:“安德罗波夫同志,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向他道歉?”

    “他是州委第一书记,是州最高领导,是你的上级。但作为下级的你,竟然伸出不吉利的左手给人家握。难道你不知道‘左主凶,右主吉’的说法吗?”

    “知道,当然知道。”

    安德罗波夫的表情依然严肃,教训道:“那你为什么这么做?这样是侮辱上级的表现!”

    其实,用左手握手是曼图洛夫和凯瑟琳之间的“共同语言”,是他们在穿越前打招呼的方法。但是,如果曼图洛夫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就会暴露他穿越者的身份。所以,他唯有说一次谎。

    还没等卡蒂娅开口,曼图洛夫就插嘴道:“安德罗波夫同志,这是我和喀秋莎(说漏了嘴)之间的‘共同语言’,并没有任何侮辱的意思。其实,在莫斯科上大学的时候,我也是这样和她打招呼的。”

    安德罗波夫看了卡蒂娅一眼,再笑着脸,对曼图洛夫说:“原来如此。如果我知道两位是老相好的话,我就不会来打扰你们了。”

    “对了,安德罗波夫同志,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不如我们走一边聊吧。”

    “好的。我想应该是关于共青团的吧……”

    两个男人走远后,安娜就对卡蒂娅说:“喀秋莎,曼图洛夫同志也是莫斯科国立大学的吗?我怎么没在校园里见过他?”

    “他是鲍曼国力技术大学的。作为他的秘书,你怎么连他的学历都搞不清楚?”

    “对,我刚才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那对了,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你之前完全没跟我说过。而且,我们俩从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认识,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的朋友?”

    到了这里,一向诚实的卡蒂娅也不得不编故事。“我刚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就毕业了。我认识你的时候,他已经回到新西伯利亚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和你同龄。这么说,他19岁就大学毕业了?”

    卡蒂娅当然知道箇中的原因。这个曼图洛夫在穿越前,早已完成了大学课程,早已经掌握了相关的知识。1930年代的大学课程对他这个21世纪的学士来说,简直是毫无难度,自然就能提前毕业。

    但同样不想暴露穿越身份的卡蒂娅,也不得不编个故事出来应付挚友安娜。“是的。他小时候就对工程学很有兴趣,早就学完了相关的知识。所以很快就能毕业。”

    “原来如此。”

    但实际上,曼图洛夫对工程学的兴趣不算太浓厚,他读工程只是为了糊口,满足父母和社会的期望。他真正感兴趣的,是苏联的历史、政治和文化。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