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象棋霸主 > 象棋霸主 第四百五十四章 已受催眠现险情
    在半路上赵司棋的电话又响起来了,这回是秦生打过来的,他向赵司棋提到:“赵司棋,我让人调查过了,你的朋友被绑架了,绑架她的是广社的大长老,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你和陈英送了揭广进监狱,所以在大长老想要坐牢社长的位置时,是必须为揭广报仇的!”

    “秦大哥,谢谢你为我进行调查取证,关于广社的大长的报复,我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赵司棋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十分坚决。

    “赵司棋,你不要逞英雄,大长者心狠手辣,若是惹他不高兴了,他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秦生不由得提醒起来。

    赵司棋当即表示明白,谢过秦生的关照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赵司棋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装备,因为现在对于刀具什么的管制得比较严,普通人更是无法持枪行动,所以赵司棋这里可以作为暗器使用的也就是硬币了。

    赵司棋手中有五枚硬币,他有把握,在对手是五人以内的话,凭借这些硬币就可以解决掉对方。

    当气功修炼有成的时候,任何有重量的物品都可以成为赵司棋的暗器,这就是赵司棋目前的底气。

    为了以防万一,赵司棋在到达天南江码头之前先下了的士,在一个小卖部当中又兑换了五枚硬币。

    这样一来,赵司棋的底气更足了。

    就在赵司棋到达天南江码头上了一艘由对方指定的游船的时候,他发现这里已经是灯火辉煌,游船带着旅客在江中畅游,天南江夜景,在当地可是一绝。

    但是赵司棋并没有任何心思去欣赏江景,他在江船之中静坐,随后在第二个码头出现的时候,赵司棋立即发现有人推着一辆轮椅车上船。

    坐在轮椅上的,不是陈英又是谁个?

    推着陈英的是一名年青女人,用风衣将自身裹得严严实实的,用连在衣服上的帽子将头包起来,戴着口罩和一个黑框眼镜,根本让人看不出本来面目。

    当赵司棋想要和对方搭上话,并且打探对方的底细的时候,对方却是示意赵司棋不要和她讲话。

    随后他又指向一个办公室,表示要和赵司棋一起在办公室里面解决恩怨。

    赵司棋见对方把陈英推进办公室,不由得心中暗暗着急,在办公室的门快要关紧的时候,赵司棋一个箭步冲上前,把门撑开,随后闪身进入到办公室。

    “请坐!”那蒙着口罩的年轻人指了指眼前的沙发向赵司棋表示道。

    赵司棋并没有坐,而是站着,两手撑在办公桌向,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现在你告诉我,还有什么想要对付我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哈哈,问得好,我就是担心这一场游戏太早结束留下遗憾,所以就想要和你慢慢玩!”那人的语气里带着玩世不恭。

    “有些事情,并不能够拿来玩的,若是你想玩的话,有时候会将你自己玩死!”赵司棋冷冷地盯着对方,完全不被对方的言语所吓到。

    对于这样的话,对方根本就没有一丝担忧,他哈哈一笑,啪的一声将一把猎枪放到桌子上。

    “赵司棋,你很有种,我已经打听过你,所以我也挺佩服你的为人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死,要么让陈英死!你怎么选?”那个人的声音里不带一丝感情,仿佛他提到的并不是两个人的生命。

    赵司棋盯着对方,嘴角扬起:“如果我选择的是你死呢?”

    “哈哈,你这话说得太好笑了,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刷的一下将帽子摘掉,又把口罩眼镜都摘了。

    赵司棋马上有一种惊艳的感觉。

    那是一张绝世脱俗的脸,不施脂粉,却如同牛奶般白/皙,使人忍不住想要亲一口,在对方黑色衣服的衬托下,这肤色显得更白了一些。

    但是,赵司棋明白,眼前可人的一张脸底下却是埋着危险,一个不慎就容易掉进对方的迷惑当中不可自拔。

    这也难怪对方可以做到广社大长老的位置,原因就是因为对方有一张可以倾倒众生的脸。

    有这一张脸打掩护,想要行骗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这样的一张脸的情况下,无不是会被迷倒的。

    “我叫谭倾城,你觉得我漂亮吗?”谭倾城的声音突然变得柔/滑了一些,那是媚到骨子里的声音。

    听在耳朵里,赵司棋感觉到自己的骨头都有些发软了。

    当即赵司棋心生警惕,这大长者谭倾城可就是一条美女蛇啊,随时可以吃人不吐骨头的。

    所以赵司棋在调整了自己的心态之后,眼睛里透出来的坚定使得他不受迷惑。

    谭倾城的眼睛里透媚惑力十足的光芒,那是可以直接勾魂夺魄的,只要是正常的男人,碰到这样的眼神无一不会被勾引住的。

    谭倾城对自己的媚/功极有信心,所以她相信赵司棋肯定躲过自己的迷惑,接下来一切都会按照她的剧本去走。

    果然,赵司棋的眼神突然变得迷离起来。

    “谭倾城,你好美,我发现自己已经迷恋上你了!”赵司棋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对着何岚讲话一样。

    谭倾城知道自己的媚/功起效果了,眼前的赵司棋果然抵挡不住自己的诱/惑,接下来就该让他后悔得罪广社了。

    “赵司棋,你听着,现在,你就是我的仆从,我是你的主人,主人命令你做什么,你都要做什么,知道吗?”谭倾城的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就像是一个主人在训斥奴仆一样。

    赵司棋的身体一震,然后机械地说道:“是,主人!”

    “好,听我命令!向左转!”谭倾城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得意,然后开始试验赵司棋的催眠效果。

    赵司棋果然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听从于谭倾城,她让他向左转,赵司棋就真的向左转,那模样,是完全被催眠之后的结果。

    接着谭倾城再度给赵司棋下达了一些命令,赵司棋都照做了。

    在这个过程里,谭倾城都不断地观察赵司棋,想要弄清楚赵司棋是真的被催眠了还是装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