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039章:散功(求收藏、推荐)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季安闻言愣神,心想:造化,什么造化?难道郭芙要给我好处。

    不明白郭芙所言,季安便对郭芙说道:“哦,祖师,难道有神药给徒孙,不用散功?”

    说完,季安便搓着手,不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杨思君一看季安的模样,“扑哧”一笑,可爱极了。

    郭芙笑骂道:“傻小子,净胡思乱想,那这种好事。”

    说完顿了顿,“不过,也可算是好处,你这次散功重新修练,再要达到如今境界,也要几年才行,老身轻年时在无量山一带,无意中得到一本武学残篇,是有关散功方面的心得记录。”

    不待郭芙说完,季安便打断她,大叫道:“祖师是不是北冥神功?”

    说音刚落季安忽觉后悔,这样突然打断郭芙的叙述,是否有些不敬。

    但听她所言散功残篇,确实是北冥神功所应有,因此心中急切,想问明缘由,如果真是此功的话,季安散功重修后,想要恢复直接抓几人吸内力就行了。

    郭芙见季安打断她的言话,心中微有些不喜,但见他心急大叫,想是事关重大,又听所说,便摇了摇头:“老身也不知其名称,只是一本残篇而已,大半内容也模糊不清,只有散功部份才能甄别清楚,这和你所问北冥神功有关联?”

    季安歉意道:“方才急切之间请祖师原谅。直于说北冥神功,也是徒孙以前听人说此功,有散功方面的记载,今日忽听祖师说起,徒孙有些心急,故尔方才大叫。”

    郭芙挥了挥手,也不和小辈计较,继续说道:“自从老身进入先天境界之后,老身根据自身体悟,把九阴真经全部重修一遍,其中的易筋锻骨章,更是改成两种练法。”

    这是杨思君急声插言道:“思君知道,就是祖母让思君练的正反练法。”

    郭芙点头并笑道:“不错,一种是正练,通过练习拳法、桩功和内力,三者相互配合来提升筋脉骨骼;另一种是反练,把内力逆转,反过来滋养筋脉骨骼,这两种方法都能达到易筋锻骨的效果。

    你如今要散功重修,但是这些辛苦修来的内力,散去太过可惜,那如果根据老身得到的散功残篇,再把这些要散的内力逆转,反过来滋养筋脉骨骼,对你将来可谓是不可限量,因此老身才说你得了造化。”

    听郭芙说完,季安脸上欣喜之色,不溢言表,郑重向郭芙行了一大礼,“祖师不光解的徒孙难题,如今又将传授徒孙绝学,可谓再造之恩,以后但有所命,徒孙愿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将这些年来辛辛苦苦修来的内力散掉,季安觉得很是可惜,但为了解决筋脉问题,他只能如此。

    但没想到,郭芙却创出这等练法,把内力逆转来滋养筋脉骨骼,相当于间接提升季安的资质,直接把天赋一般的他,提升到绝世天才之列,不说现在,就是对将来而言,也是大有好处,真可谓大造化啊。

    郭芙点了点,袍袖轻挥扶起季安,又笑道:“不用如此,老身只盼你和思君,能一生平安快乐,不像老身命运多舛。”说完他脸色有点沉重。

    季安知道,郭芙是想起了往事,不禁双手紧握,不就是耶律齐嘛,等季某武功有成,统一天下后,带领千军万马,不管你武功境界再高,直接万箭穿身,五马分尸。

    “好了,你盘坐到寒玉床上,老身传你易筋锻骨正反练法和散功法门。”郭芙对季安说道。

    季安点头应是,连忙照做,奇道:“祖师,不是只有反练就行吗?为何还要传授正练之法?”

    郭芙脸上一黑,骂道:“连正练道理都不懂,怎么懂反练,你在啰嗦,老身就不管了,也不知你小子怎么练的武功,连常识都不懂。”

    季安闻言尴尬异常,连忙闭嘴,心说,本来自己就是二把刀,要不是得遇张三丰传授了点基本常识,现在小子还是武学菜鸟呢,不知那天就会把自己给练死。

    杨思君在边上捂嘴偷笑,对他做了个鬼脸,季安脸色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自己还真是个小白。

    过不多时,郭芙把易筋锻骨章传完,季安细心体悟一番,这九阴真经不愧号称武学总纲,只是其中一篇内容就这么精妙,也不知能不能得到全篇。

    这厮马上有点得陇望蜀。

    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季安理解通透,便对郭芙说道:“祖师,徒孙已经准备好了。”

    “好!凝神静气,准备散功,可能有点痛苦,你心里做好准备。”

    “徒孙明白。”

    郭芙盘坐在季安身后,单掌一挥搭在他肩膀。

    季安盘坐在寒玉床上,运转郭芙所传的散功篇,内力在筋脉中缓缓流动,在流动的过程中渐渐的减少,减少的这部分在慢慢的依附在筋脉骨骼上。

    初时季安不觉疼痛,随着内力缓慢依附在筋脉上,他只觉全身麻痒难耐,好似一只只蚂蚁在啃食自己的血肉;

    又随着丹田中的内力减少,他又觉身体力量好像被一点点的掏空,平时精神充沛的他,如今有些昏昏欲睡。

    时间缓缓而过,季安真想倒地一睡不起,身上渐渐的没有了力气,这样下去可不行,季安急忙咬了一下舌尖,立时精神一震,只是有点用力过猛,咬破了舌尖,血液顺着季安嘴角流了下来。

    杨思君在旁看在大惊,急着团团转,握着白嫩的小拳头,边走边嘀咕:加油!加油!你这次挺过去,思君就叫你大哥哥。

    内力散一丝,筋脉上依附一丝,痛苦加深一厚,如此来回往复,季安脸色涨红,紧咬牙关,忍受着这地狱般痛苦。

    就在季安和疼痛做斗争时,内力一点点减少,渐渐他身上也没有痛处,只剩下了筋脉中的麻痒。

    季安眼神坚定,心里为自己打气,坚持!一定要坚持!连这点苦处都受不了,何谈报仇血恨,何谈驱逐鞑虏,何谈笑傲各界。

    半柱香后,只听旁边郭芙大喝一声:“就是现在,用易筋锻骨之法。”

    季安心里当即一喜,感受下空空的丹田,知道现在内力已经散完,忙运反转之法。

    立时身上麻痒更加深重,季安不管不顾,紧咬牙关,闭目运功,最难的散功之苦已过,再坚持过这麻痒之苦,就可重塑筋脉。

    (未完待续。)

    PS:感谢“胡微”兄弟的打赏,你一直在支持久猫,久猫都记在心里,谢谢!

    另外还要谢谢“雲雾缘、jkkkkkkkkkk、lxl7999、小雨飞雅、胖子天缘、禹萬”,六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谢谢你们!(排名不分先后)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