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位面之时空之匙 > 第027章:鲜于通跟我走一趟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忽觉耳边一缕微风吹过,鲜于通当即心中警铃大响,不假思索就抬手一劈,这招正是鹰蛇生死搏中招式,一般人中此招,都会被击伤,内力浅显都可能被击杀。

    可惜他出手太慢了,手臂劈在空处,这厮尴尬一笑,悻悻的收回手臂。

    只瞥见一道身影在眼前一闪而过,待回过头看去,只见掌门大殿廊柱下已经站着一道身影。

    来人身法之快,简直难以想象,华门派众人俱都脸色突变,心中大震,一时间都愣在那里,不知该做些什么,俱都心想:这人比掌门还要厉害。

    在看这道身影披着黑袍,背对着众人,好似完全不把众人放在眼一般。

    几息后,众人俱都回神,华山派弟子都心生畏惧,不敢上前。

    鲜于通眉头微皱,不明这人来华山派做甚,又朝着身后的华山二老点了点头,三人这才朝这位身披黑袍的人走去,距离逐渐接近,他们这才感觉到来人气势之强,超乎他们的想象。

    鲜于通最是奸猾,直觉这人不好相与,忙换上一副和蔼可亲的脸色,拱手问道:“不知尊驾何人?来我华山派做甚?”

    来人缓缓转过身来,众人这才看清来人身影,这人身着青衫披黑袍,面容刚毅俊朗,大约有二十岁年纪。

    可就这么年轻,身法却如此了得,众人无不心惊。

    这人轻轻一笑,弹弹手指,“本座季安,鲜掌门久违了!”

    众子弟一听,都嘀嘀咕咕出声议论。

    “季安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是啊,俺也听着耳熟。”

    “俺知道他是谁了,圣手黑袍季安。”

    “对,对,此人最近才在江湖上崛起。”

    “听说此人转门找鞑子晦气,不想今日来咱们华山派了。”

    “也不知来此做甚……”

    “……”

    鲜于通和华山二老,听着门下议论非非,也想起这个最近****名声鹊起的人来。

    华山二老脾气暴烈,见众弟子吵吵闹闹,挥手阻止,“好啦,都静声!”

    霎时间,议论声嘎然而止,可见二老在华山派的威望。

    鲜于通捻须沉思片刻,“鲜某好像与季少侠之间并没有过交集,为何说久违?”

    季安单手负立,弹了弹手指:“确实没有交集,不过,今天不就有了。”

    鲜于通反问道:“不知少侠何意?”

    季安心中一动,紧接着眼中闪过一道厉芒,嘴角微微一翘,“何意?”

    不待他说,季安便指着他,嘲笑道:“鲜于通?鲜鱼桶?真是好笑,哈哈……”

    掌门大殿门前,众子弟一愣,突闻掌门外号,都想哈哈大笑,可又不敢开口,只能捂肚憋着,嘴里发出呵呵响声。

    鲜于通瞧着众人,只觉自己老脸通红,心中愤怒异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他本是心机小人,几息间,便止住心中愤怒,只想知道这季安来此作甚。

    华山二老可不管这些,当即拔刀就要上前拼杀。

    鲜于通脸色变换间,恢复正常,连忙阻止两人,冷声道:“季少侠今日前来,不会是来羞辱鲜某的吧?”

    季安咂了咂嘴,心想:想要激怒鲜于通,看来是行不通了,姜还是老的辣。

    忽然哈哈一笑:“鲜掌门在江湖人称‘神机子’,那么你算算,本座来找你何事?”

    鲜于通也疑惑,自己和这后起之秀没半点交情,此人一来就言语相激,想要逼我动手,看来是来者不善,可是此人来华山派有何目的呢?

    左右想不明白,鲜于通只能反问道:“鲜某不知,还请少侠赐教?”

    “赐教就不必啦!”

    季安突然话语一变,大喝一声。

    看来只有先行动手了。

    “鲜于通,你的事发了,给我走一躺吧。”

    话声一落,单脚一点地面,飞身上前,人还在空中时,突然季安右手食指一点,指劲隔空袭来,如惶惶大日般,迅捷无比,凌厉异常。

    鲜于通听到季安大喝,心神所惊,正在愣神之际,忽然心中警铃大响,抬头一看,只见一股劲风扑面而来,正要抬手防御,可又突然一顿,身体就被一股无指劲点住定穴,动弹不得。

    季安眨眼便落在鲜于通身眼,左手成爪状,已经擒住他的脖颈。

    华山二老和众弟子,只觉眼前一花,掌门便被季安擒住。

    众弟子大惊之下,也纷纷拔剑,仓促之间组成阵势,将季安围在阵中。

    华山二老也持刀走上前,恳求道:“季少侠您也是成名人物,为何擒我掌门?有话好说不可轻动啊!”

    季安哈哈一笑,双眼四周环顾,神情戒备,“二老放心,本座今日不杀鲜于通,不过他得随本座走一趟。”

    二老其中一位高老者,大声说道:“不可,华山派乃名门正派,掌门岂可被人挟持而去,这要传出江湖,华山派如何立足!”

    矮老者最是性格暴躁,做事不计后果,张口便说:“今日你放过掌门还自罢了,不然华山派今日拼着掌门不要,也要留下你这魔头。”

    季安闻声一看,这矮者真是憨货,会不会谈判啊,上来就大声威胁。

    鲜于通此时还没回过神,忽听此言吓了一跳,这是要坑掌门啊,在说下去自己小命就要不保。

    他身体不能动弹,但可以说话,便开口救道:“二老不可啊,应问明季少侠是不是有所误会?”

    “误会个屁,都到这份上,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鲜于通郁闷的要死,心中骂道:这两个老憨货,就这点城府怎么能当上长老,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季安心中想笑,这两个老头有意思。

    “既然如此,那只有得罪了。”既然人已拿到,季安便准备撤退。

    左手抓着鲜于通的脖颈,把他当作兵器,作势欲砸,众弟子一惊,他们可不敢动手,都纷纷后退,季安趁机往薄弱处冲去,一路所过,众弟子俱都避退,季安哈哈大笑前行。

    华山二老嘴上虽说,但也不敢真的往掌门身上招呼,只能持刀在后面跟上。

    过不多时,冲出战圈,季安站定,对着众人大喝道:“今日多有得罪,不过也要给你们个见面礼。”

    伸手在鲜于通怀中一摸,拿出一把华丽的折扇,手上柔劲微微一抖,只见这折扇便轻飘飘的,飞落到华山二老高老者手上,这招正是兰花拂穴手上的招式。

    “二老,仔细研究下折扇,这里面可有‘金蚕蛊毒’,事关贵派白垣之死,就不用本座多说什么了吧。”

    华山二老一愣,拿着这扇子,两人面面相窥,不明所以,不过听着季安之言,不似作假。

    鲜于通如今再是惊怕,也明白这季安是胡青牛招来的,不禁脸色苍白,面如死灰。

    “好啦,你们人多,今日可是把本座吓的够呛,不过还得让你们见识一下本座的武功,不然真以为本座好欺负!”

    说罢,把鲜于通像电线杆似的,往地上一杵,季安沉腰立马,双掌一合一分,再聚于丹田气海之上,猛的隔空一拍。

    “降龙十八掌—亢龙有悔!”

    “昂!”

    龙呤声大作,双掌间风雷动,隐约可见季安双掌处,飞出一条淡金色的神龙,这神龙一出现,龙身便迎风见涨,直至水桶粗细、长约一丈,当下腾空飞舞,扑向华山派众人。

    (未完待续。)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