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混世矿工 > 第九章 鉴定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趁韩雪二女和基哥互相握手问候的时间,杨凌打开背包开始往外掏东西。

    玛瑙串,檀木珠,牛角梳,水晶挂饰,金刚菩提,还有里面包满无数虫子的琥珀等等堆了小半桌子,看的基哥满头黑线,嘴角抽抽的指着满桌子零零碎碎的东西,“就这些东西?”

    两个女人都捂着嘴轻笑,基哥看着韩雪,忍不住也是双眼皮直跳,那一对轻轻摇摆的双峰简直就是人间大杀器。

    杨凌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扫到一边,最后掏出用报纸包裹的东西放在桌子中央,然后打开。

    现在是白天,秋高气爽,温暖明亮的阳光从院子顶上照射下来,刚好落在石头小桌上,随着报纸掀开,一股深邃幽蓝的光芒顿时爆发而出,迷漫整个小院子,其中奇异的金色斑纹恍若水波涟漪,层叠涌动,荡漾在所有人眼中。

    嘶~!

    基哥猛吸一口气站起来,手中的水杯落到裤子上都没感觉到,直接扑到桌子上趴在上面,似乎恨不得把这件东西塞到眼睛里去。

    两个女人此时也不淡定了,各自张着嘴巴满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好漂亮啊~!”韩星琳捂着小嘴惊呼。

    要说,女人就和西方传说中的龙一样,对各种闪闪发亮的宝贝都没有什么抵抗力,两女各自也往前凑,想看的更清楚一些,韩雪整个胸脯都压在石桌上,两个几乎露在外面的大白兔被压的严重变形却浑然不觉。

    “宝贝呀,宝贝呀~!”基哥一边看一边嘴巴不停的念叨,本来伸手准备拿起来看,想了下又站起身来走到院侧一个小门进去,不一会儿戴着白手套,拿着放大镜和手电出来。

    他把报纸移到面前,打开手电筒用放大镜仔细的观看这片幽蓝色物品,完全没有注意到韩雪胸前的一对大杀器此时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基哥一边看,一边用手套擦拭着杨凌留在上面的汗渍,基本上一寸一寸的看,大约看了十分钟,这才放下工具缓缓坐下,眼神有些痴呆和迷离,。

    韩雪此时也退回来,用指尖拧着杨凌胳膊的一小块皮肉似笑非笑的问:“这难道也是你家祖传的?”

    “嘶~!韩姐轻点儿~!”杨凌疼的只搓牙,点点头说,“对呀对呀~!我家祖上听说是清朝一个贝勒家的仓库管家,几百年流落下来,就剩这件宝贝了!”

    “信你才怪!”韩雪白了他一眼,整理一下衣服收拢裙摆坐下,韩星琳也转过头看着他,满眼都是小星星飞舞,“想不到你家还有这种宝贝,太漂亮了,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见过。”

    其实我也没见过,杨凌心里说,基哥此时也在心里怒吼,你们才多大,我长这么大见过无数的宝贝,也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

    “基哥,您掌眼完毕,看出来没有?”杨凌小心翼翼的问。

    基哥慢慢舒一口气,收回迷离的眼神想了一下说;“这件东西从形状还是质地,看起来因该是玳瑁的甲壳,不过年代非常遥远,已经完全玉化,我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十多年,见过不少玳瑁物品,古代现代都见过,却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蓝色的玳瑁,尤其是这中间金色的斑纹似乎还是活的一样,简直就是奇迹。”

    杨凌听到这里心中也放下一块石头,看来这东西还是地球的产物没错了,只不过是一块神奇一些的玳瑁,于是问:“那该值多少钱?”

    “钱!钱!你小子钻钱眼里头了?”基哥愤怒的瞪了他一眼,“这玩意儿有钱估计也买不到,你要是缺钱的话,卖给我,一百万如何?”

    啥?

    两女不禁睁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杨凌也差点儿一口气回不过来,晕晕乎乎的指着桌子上的东西问:“这玩意儿值一百万?”

    “最少!”基哥点点头,“不过我还是没搞明白它到底是什么东西,毕竟我只是个半吊子,看来还得找个更厉害的人掌掌眼才行,不行,这就去找我师傅。”说完就站起来,用报纸把那块甲壳包好塞进杨凌的背包,掂了一下,又从包里摸出两块东西一看是铁矿石,怒气匆匆的仍在地上瞪着杨凌。

    杨凌赶紧把矿石捡起来塞到韩雪的手中,“韩姐,这两块铁矿石是送给你的!”

    韩雪哭笑不得的看着手中的石头,随手就把它们丢在地上,嗔着脸说:“我现在决定了,要你包里的东西,你给不给!”

    “给,给~!”杨凌一边说着迅速转身追上基哥,一把拉住他,“哎~!基哥等等,这东西拿出去到底好不好,我的意思是会不会惹来麻烦?”

    “怎么会?我老师是欧阳青萍,中国玉石界的泰斗人物,我们省玉石协会的会长,国家级的玉雕大师,会有什么麻烦,他鉴定认可后开一句口,你说不定立马身家几百万了。”基哥一边说一边走,拖着杨凌很快离开明玉轩,开车直奔西郊而去。

    奔驰320离开市区后弯弯绕绕,最后驶进一片连绵不断的小山之中,此时十月底,秋意正浓,满山红黄斑驳格外迷人,车上的四人有一句无一句的聊着,谁都没有心思看窗外迷人的风景。

    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汽车拐进一片别墅区,这儿杨凌听说过,称作西山居,是一片高档别墅,寥寥二十多栋独立的小院落就隐藏在风景如画的秋林之中,09年开盘时就达到近三万一平米,现在早就有价无市,有钱也买不到,里面住的绝逼都不是暴发户,而是身份地位都相当高的一群人。

    最后汽车在半山腰一栋院落前停下,基哥按了几声喇叭,不一会儿院子门缓缓的自动打开,汽车便驶进小院。

    停车下车,看着眼前古香古色房子,宽敞无比的院落里大片的秋菊盛开,雪白的狮子、松针,金色的龙须、香梨,还有龙吐珠,墨牡丹等等争奇斗艳,期间还夹杂几块一两米高的寿山石,加上房子周围红黄交织的秋林山色,令整个别墅充满秋趣。杨凌不禁大发感慨,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世人诚不欺我也!自己也不知道奋斗多少年才能在这块地方买得起一栋别墅。

    “别看了,进去吧!”基哥急匆匆拉着杨凌往里走,两女也是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此时别墅的大门内走出一位七十多岁,头发银白,精神还不错的老头儿,老头儿大概不到一米七,穿着毛领的唐装,手中捻动着一串深色的珠串。

    “小方,你不在店铺里呆着,怎么跑我这里来了?”老头儿脸色古怪的看着杨凌一群人,也没有表现得热情和冷漠。

    基哥几步上前扶着老头儿,一边进屋一边说,“师傅,我这个朋友有一件东西,我把握不准,特地带来您看看!”

    “哼~!”老头儿一点儿也不领基哥的情,当着外人的面也没给他面子,“这么多年都什么长进,脸都被你丢光了!”

    基哥也没在意,嘿嘿干笑几声,几个人便一起走进了别墅的客厅,客厅很大,铺着厚实的木地板,家具和装饰却也古香古色,分头坐在红木沙发椅上,老头儿摆摆手对几个人说:“今天周末,家人都逛街晒太阳去了,我懒得动,就一个人在家,几位小朋友要喝水什么的自己动手。”

    基哥却是自来熟的跑去饮水机旁倒来几杯水,这才让杨凌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随着杨凌在灯光下把那片壳拿出来,有些心不在焉的老头儿突然精神一振,浑浊双眼中似乎猛然爆发出一道光芒。

    老头儿没有接手看,只是站起来说:“这儿看不清,跟我来!”

    于是一行人只好又起身跟着老头儿走到别墅后面一间宽阔的房间里,打开灯,只见这间四五十平米的房间三面都是巨大的木柜,里面密密麻麻塞满了书籍和各种石头,玉雕摆件,中央一张宽大厚实的红木桌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工具。

    老头儿坐下,然后铺上一块柔软的棉布,这才接过杨凌手中的东西,摆好,打开台灯,带上眼镜,戴上手套,拿起一个放大镜,也不再理会几个人,无声无息的研究起来。

    老头儿气场太盛,大家都只好呆呆的站着也不敢发出声音,这次更久,足足二十多分钟过去,老头儿这才放下手上的工具盯着它默然不语。

    “师傅!”基哥轻轻的喊一声,半晌,老头儿才抬起头看着杨凌,“小朋友,能不能告诉我件东西从哪儿得到的?”

    “这......”

    看着杨凌欲言又止的模样,老头儿摆摆手说:“是我冒昧了!这件东西应该是远古时代的一种玳瑁科的甲壳残片,年代久远,已经完全玉化,但玉化的过程非常复杂,所以产生了一些神秘莫测的奇异现象。让我先想想,我似乎记得在某本古籍上见过寥寥不清的几句记录。”说着,老头儿站起来走到一排书柜前不停的翻看,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这才拿出一本残破的土黄色线装书,翻看了几页走到几个人面前。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