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大盗 > 电影世界大盗 第八百一十四章 逼宫【1更】
    帝王之位,何人能够抵挡的住这般的诱惑,纵然是口中说着让魏帝收回成命的魏泽这会儿心中也是无限狂喜,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够将内心的激动流露出来。

    跪伏在地,魏泽再次请求魏帝收回成命,就算是被魏帝招来的这些大臣也都一同跪下求魏帝收回成命。

    魏帝目光扫过众人,最后亲自走下帝座缓缓将魏泽搀扶起来,打量着魏泽,看着风华正茂的魏泽,魏帝心中不禁无限感慨。

    不过魏帝到底是下定了决心,所以再次宣旨,尤其是将他传位给魏泽的旨意书写在圣旨之上。

    知道自己性命已经进入到倒计时的魏帝将那传位旨意递给魏泽道:“你且回返东宫,明日召开大朝会,朕便正式将皇位传给你。”

    说完这些,魏帝似乎是耗尽了全部的力量,向着众人挥了挥手道:“都下去吧,让朕静一静。”

    大家看出魏帝的疲惫,对视一眼,齐齐向着魏帝施礼之后退出了大殿。

    大殿之中,魏帝一脸疲倦,似乎是陷入到了回忆当中,不过当魏帝抬起头来的时候,就听得魏帝道:“普度大师,既然来了就出来吧。”

    大殿之中静悄悄的,不过在魏帝话音落下之后,普度慈航的身影竟然出现在大殿当中。

    按说以普度慈航的身份,如果说没有得到魏帝的召见的话,是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的,而听方才魏帝的言语也可以看出,魏帝并没有召见普度慈航,显然是普度慈航自己过来的。

    魏帝看着普度慈航道:“普度大师却是逾越了啊。”

    普度慈航脸上露出和善的笑容道:“陛下,老僧前来乃是向陛下讨一个人情的。”

    魏帝眼睛一眯,盯着普度慈航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道:“大师有什么请求,尽管道来。”

    普度慈航淡淡道:“还请陛下于明日传位于太子之时,册封贫僧为大魏国师。”

    魏帝神色一怔,看着普度慈航,他是什么人物,怎么听不出普度慈航这言语之间的威胁之意,心中不禁生出几分恼怒之感,盯着普度慈航道:“朕若是不许呢?”

    普度慈航却是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道:“陛下若是不许,那就同太子殿下一起殡天吧。”

    “大胆,好狂妄的恶僧,竟然敢威胁朕,你就不怕朕……”

    说话之间,魏帝转动手中玉扳指,叩击之下,玉扳指发出清脆的声响,可是声响过后,魏帝所期待的后手竟然没有出现。

    而这会儿普度慈航却是一脸狞笑探手一抓,顿时一道身影出现在魏帝的面前,不正是先前的东陵仙姑又是何人。

    东陵仙姑乃是一位修行高人,就是不知道为何却被魏帝炼制成了傀儡,可以说一直以来东陵仙姑就是魏帝的依仗,虽然说明知道普度慈航不简单,可是魏帝还是拒绝了普度慈航,就是因为他有东陵仙姑这么一尊傀儡做依仗。

    再说了,魏帝一直对普度慈航就心怀戒备,眼下普度慈航原形毕露,竟然想要迫使他册封其为国师,这就让魏帝不得不考虑一下普度慈航到底想要做什么了。

    既然普度慈航一心窥伺国师之位,那么就说明这国师之位不简单,绝对不能够轻易交给普度慈航。

    魏帝要为魏泽上位铺路,所以像普度慈航这么一个居心叵测的存在,魏帝甚至想要将其斩杀,以免成为祸害。

    结果让魏帝震惊的是,自己的依仗,东陵仙姑这会儿竟然被普度慈航给抓在手中。

    一向都是无往不利的东陵仙姑落入到了普度慈航的手中,纵然是魏帝也不禁为之失神。

    普度慈航哈哈大笑道:“陛下,贫僧既然知晓陛下的依仗,又怎么可能不想办法对付呢,所以要让陛下失望了,你这傀儡实在是太无用了啊。”

    东陵仙姑这么一尊傀儡的确是厉害,偏偏对上的是普度慈航这么一个大妖怪,尤其普度慈航还是一个修炼了佛法的妖怪,自然轻松便拿下了东陵仙姑。

    此时看着普度慈航那狰狞的笑容,魏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冷静,盯着普度慈航道:“普度,你到底想要如何,难道你想要弑君不成?”

    普度慈航淡淡道:“陛下,老僧不想弑君,只是想要陛下册封老僧为大魏国师而已,对于陛下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魏帝眼中满是犹豫之色,就看普度慈航这般逼宫,魏帝就知道如果当真册封对方为大魏国师,肯定会给大魏造成莫大的伤害。

    眼见魏帝犹豫,普度慈航突然之间生生的将东陵仙姑这么一尊傀儡吸成了人干,丢在魏帝面前道:“陛下,要么册封老僧为大魏国师,要么你和太子殿下一起殡天,老僧说到做到,一切就看陛下如何选择吧。”

    说完这些,普度慈航竟然冲着魏帝双手合十,宣了一声佛号,就那么飘然离去。

    看着普度慈航离去的身影,魏帝急火攻心,顿时一阵剧烈咳嗽,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魏帝仿佛是被抽去了精气神一般,生命之火一下子变得无比虚弱。

    没有魏帝的传唤,没有人敢进来,不然的话看到魏帝的模样肯定要被吓到。

    好大一会儿功夫,魏帝才算是缓过一口气来,魏帝眼中闪烁着幽幽之色,颤抖着手自一旁取来一卷圣旨,然后在上面写下了册封普度慈航为国师的旨意。

    皇宫之中,一间宫殿之中,正一脸庄严之相,犹如佛陀附体一般的普度慈航突然之间身形微微一震,猛地睁开双眼,脸上露出几分兴奋之色,阴柔无比的声音传出:“哈哈,魏帝啊魏帝,你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要封吾为国师,大魏的国运将任由吾来掌控……”

    却说太子魏泽兴冲冲的返回东宫,脸上满是欣喜之色。

    虽然说知晓魏帝身子怕是真的不行了,可是相对于自己即将继承帝位的喜悦来,魏泽还是忍不住为之兴奋。

    皇宫之中根本就隐藏不了隐秘,加上魏帝根本就没有隐藏自己要传位给魏泽的消息,所以还没有等到魏泽回到东宫,消息便传遍了整个皇宫。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一朝天子一朝臣,魏帝即将逝去,而魏泽继位,未来的天下就是魏泽的了。

    一路之上,不管是宫女还是太监见到魏泽的时候都是无比恭敬,那态度完全是将魏泽当做帝王来对待。

    虽然说先前而已没有谁敢无视魏泽的太子身份,但是太子终究是太子,只要一日不转正成为皇帝,那就只能是太子,态度上面当然是有所不同。

    回到东宫之中,太子满脸兴奋之色,而东宫之中的一众人同样是无比兴奋的向着太子贺喜。

    这些人当中,方孝玉显得最为平静,只是神色淡然的坐在那里,丝毫没有上前恭贺太子魏泽的意思。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况且是太子这东宫小朝廷一般的地方,任何一个出现在魏泽身边的陌生面孔都会为人所注意。

    此番太子微服出巡竟然带回了方孝玉这么一个陌生面孔,这就不得不让东宫上下关注了。

    一名太子府詹士看到方孝玉神色平静的坐在那里不禁上前道:“这位仁兄,太子殿下即将继承大统,此乃我东宫天大的喜事,难道阁下不这么认为吗?”

    如此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这要是一般人的话肯定被吓坏了,只可惜方孝玉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只是淡淡的瞥了对方一眼道:“方某欢喜与否,与你何干?”

    这位太子府詹士闻言不禁大叫道:“好大的胆子,难道你是认为太子殿下不该继承大统不成?”

    这一下大家的目光都向着方孝玉看了过来,就连魏泽都向着方孝玉看了过来。

    方孝玉淡淡的瞥了众人一眼,缓缓起身向着魏泽遥遥拱手道:“殿下,方某疲倦了,这等无聊的宴会,方某却是不屑参与,告辞!”

    说完这些,方孝玉转身就走,丝毫不管在场一众人脸上所露出的愕然之色。

    同方孝玉一样认为不该在这个时候搞这般宴会的人大有人在,这些人见了虽然不敢像方孝玉一样直接离场,可是看向方孝玉的目光却是充满了钦佩。

    太子魏泽呆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深吸一口气,尤其是他将在场众人的神色反应看在眼中,那些平时对他忠心耿耿的许多臣子眼中所流露出来的对这宴会的厌恶让魏泽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魏泽只是欢喜过头了而已,却是不傻,这会儿完全明白过来,自己在这个时候于东宫之中搞这种宴会是何等的不明智。

    目光向着方孝玉离去的背影看了一眼,魏泽立刻道:“诸位,孤乏了,这便散了吧。”

    那些正兴奋不已的东宫众人有些傻眼了,看着魏泽还有方孝玉先后离去,这宴会没了魏泽也就没有什么意义,大家咒骂着方孝玉,各自散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