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白袍总管 > 第86章 刺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在楚离双管齐下的帮助下,雪凌很快冲破了开脉,到达破穴境界,太阴诀的威力强大,破穴境界已经不弱,可胜过八品护卫。

    白天的时候,雪凌除了练太阴八式,还选了一门掌法,玄阴掌,也是顶尖的武学。

    顶尖武学威力是强,但修炼不易,需要更好的悟性,雪凌的悟性一般,不过有楚离在,不时的指点切磋,激发她的体悟,练得也很快。

    未达到先天境界,雪凌不能发挥玄阴掌的威力,只在精奇上下功夫,掌上有一丝寒毒,一旦碰上,寒气入侵,破坏对方身体阴阳之气。

    到先天境界,内力能借物而传,才是玄阴掌显露威力的时候。

    玄阴掌配合太阴诀,至阴至寒,威力惊人,即使强她一筹的也未必接得住,唯有修炼过至刚至阳心法者才挡得住。

    楚离有心培养她,自然不会让她舒服,上午吃过饭,溜达一个小时就开始练功,以玄阴掌与楚离交手,楚离拿出各种武学喂招。

    他脑海里记了很多顶尖武学,一一拿出来演练,即使因为生涩,威力大减,雪凌也挡不住,或被拳脚击中,或被剑尖刺,或被刀斩。

    即使刀剑都是木制,落到身上也不好受,楚离硬下心肠,手上力道不轻,挨上一剑要疼上半天,激发她的潜力。

    雪凌咬着牙坚持,她心有执念,要修成盖世武功,收拾武林高手,一直以来,她独自苦练却成效微弱,进步微小,信心全失之下唯有执念支撑。

    如今,楚离倾心指点,她知道机会难得,无论受多大苦,遭多大罪,都要抓住机会,狠狠修炼。

    太阴诀一日千里,经脉越来越坚韧,内力流转更流畅迅捷,她对玄阴掌的精妙细微领悟渐深,她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脱胎换骨。

    尽管痛苦难当,她每天还是拼命的修炼。

    楚离对她刮目相看,以为忍不了几天,会退缩,没想到她越挫越勇,是个修炼狂。

    一个月时间很快过去,楚离在猜测,二小姐应该快出发了,他不知道具体时间,但估计不会太久。

    ——

    云州城惊云帮

    许家大宅,愁云惨雾。

    护法许安下与郑公明坐在大厅里,默默无言,压抑的气息笼罩着大厅。

    “砰!”大厅门被拉开,雷堂堂主胡海大步流星进来,又肥又壮的身子轻灵矫健,一屁股坐到太师椅里,压得太师椅发出吱吱响。

    “奶奶的!”胡海咬牙切齿:“一定是齐天帮干的!”

    “胡堂主,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许安下没好气的看他一眼。

    许安下年纪轻轻,平时也不敢对胡海这般不客气,如今胸口憋了一口气,火气大,一触即着。

    胡海瞪他一眼哼道:“还不是你们没用!”

    许安下咬咬牙,默然不语。

    郑公明俊逸脸庞阴沉着,抚髯叹道:“我们确实失职,没能挡得住!”

    “只有一个家伙?”胡海问:“真的只有一个?”

    “嗯,此人身法奇快,掌力怪异之极!”郑公明抚髯皱眉道:“我好像没听过有如此掌法,内力如火。”

    他回想当初的一幕,一道蓝色人影射到眼前,他仓促之下出掌,对方的掌力如一道岩浆涌进来,经脉瞬间被烧伤,内力挡不住它,任由它在身体里肆虐,一下就受了伤。

    短短一眨眼,这道人影突破了两人的阻挡,一掌拍中了帮主后背,帮主直接昏迷,至今没醒,什么灵药都服下去了,没见效果。

    他很担心,如此高手进入登云城,没人能挡得住,不管哪一个帮派,得了如此高手,都是莫大的威胁,惊云帮的统治地位岌岌可危。

    胡海皱眉道:“奇了怪了,哪来这么个高手?”

    许安下道:“如此高手怎能寂寂无名,一定是成名高手。”

    “唉……”胡海叹口气:“帮主不知道能不能挡过这一关,咱们惊云帮真是命运不济!”

    “唉……”郑公明抚髯摇头,脸色难看。

    他们几个轮流替帮主疗伤,用内力压制沸腾的内力,只能压住,却驱除不了,伤势越发严重,再这么下去,帮主怕是要香消玉殒。

    许安下皱眉道:“可惜找不到表少爷!”

    “只有帮主知道表少爷怎么联络!”郑公明摇头。

    “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让帮主醒过来,哪怕是醒一会儿!”胡海皱眉说道:“不然,咱们惊云帮就要完蛋!”

    他觉得只有表少爷来,才有可能挡得住那家伙,否则,即使治好了帮主,最终还是逃不掉那家伙毒手!

    “我有一个法子。”郑公明沉吟道:“但对小姐的伤势无益有损,就怕……”

    “就用你的法子!……都什么时候了,老郑你还黏黏糊糊的,就这么定了!”胡海打断他:“死里求活,你赶紧的!”

    许安下盯着郑公明:“郑护法,会不会……?”

    “我不敢保证。”郑公明叹道。

    “什么责任由我一力承担!”胡海大声道:“别婆婆妈妈的啦,即使帮主醒着,也会赞同我的决定,赶紧的,老郑!”

    “……好吧。”郑公明缓缓点头。

    三人进了卧室,月儿正坐在床榻前,床上静静躺着陈思雨,素面朝天,神情安详,脸如醉酒般酡红,气息急促,高耸胸口剧烈起伏。

    月儿又焦急又担忧的盯着她看,不时把温热的毛巾重新浸水里弄凉,再放到额头。

    陈思雨吐出的气息灼热如烧。

    胡海道:“月儿姑娘,我们想办法让帮主醒过来!”

    “是。”月儿起身让开位置。

    胡海看向郑公明:“老郑!”

    郑公明迟疑一下,缓缓道:“事到如今,只能出此下策!”

    他站到床榻,调息片刻,然后食指缓缓按上陈思雨额头,一动不动。

    屋内诸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呼吸变轻,大气不敢出。

    约过了一盏茶时间,郑公明脸色苍白的松开手,往后踉跄一下,许安下忙扶住。

    胡海忙道:“怎么样老郑,成功了吗?”

    “帮主很快会醒。”郑公明勉强笑笑:“但清醒时间不会太久,伤势会急剧加重,坚持不了太久的。”

    “明白明白。”胡海忙道:“帮主会有办法的!”

    忽然一声轻吟从陈思雨嘴里传出,她慢慢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众人。

    他们凑在榻前,紧张的盯着他。

    “小姐,你可醒了!”月儿喜极而泣。

    陈思雨轻蹙眉毛,看一眼她,又看向榻边的胡海三人:“胡堂主,郑护法,许护法,我受伤了?”

    “帮主,你伤势很重,表少爷能不能治?”

    “……那人是谁?”

    “没查出来。”胡海惭愧的摇摇头:“那家伙好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一点儿消息也没有,咱们防不住他,万一有下次……”

    他苦笑道:“只能请表少爷出马了!”

    “嗯。”陈思雨轻颌首:“月儿。”

    “小姐!”月儿抹一把眼泪。

    “首饰盒。”陈思雨气息虚弱,吐字却清晰。

    “是,小姐。”月儿忙起身拿来一个紫檀盒子,外面雕着花纹,质朴而华美。

    “许护法!”

    许安下忙道:“在!帮主?”

    陈思雨道:“首饰盒里有个银镯,刻有表少爷的地址,你拿着银镯去见表少爷,其余的事就交给表少爷处理吧。”

    “是,帮主!”许安下忙点头,看向月儿。

    月儿打开首饰盒,取出一对银镯递给他。

    陈思雨看向胡海与郑公明:“胡堂主,郑护法,表少爷回来后,一切听表少爷的。”

    “是,帮主。”两人沉声道。

    陈思雨露出一丝笑容,再次闭上眼睛昏迷过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