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主宰 > 正文 046计划开始(五)
    李秀宁和雨烟出去后,厅中四个男人就沉默了,互相看着,谁也不说话。8┡ 1中文『『网等了好久,终于还是柴绍先开口道:“国师怎么样?可否算出来了?”

    王军缓慢将眼睛睁开后,低声道:“弥勒教宋子贤可是号称有通天彻地本事的人物,我现在只能算出来他们的人已经进了大兴城中,至于在哪里一时还真的算不出来,不过倒是算出了三公子可能会出现在哪里。”

    一深一浅的话,让柴绍眼睛都绿了,这到底是会算还是不会算。李渊却眼睛期盼的看向王军,等着他往下继续说。

    哪知道王军再次闭上眼睛不说话了,李渊只好将目光看向李向。

    李向知道自己现在必须替王军挡下这个麻烦,要不事情就朝着无法控制的一面展了。想到这里,李向笑嘻嘻的朝着李渊一抱拳道:“恭喜唐国公了,即将就能和三公子重逢了。”

    李渊黑着脸看看李向,心里说不出的厌恶,嘴上却道:“木小哥,此话为时过早,国师并没有说具体在哪里啊!”

    “这就是唐国公有所不知了,国师总是这样的,他算出来的东西都是天机,是不能从他口中说出来的,不然就会有飞来横祸了。所以刚刚国师并没有明言,还请国公见谅了。”

    李向说瞎话连眼睛都不眨,倒是把个李渊说住了,张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好在柴绍不理会这些,直接问道:“算出来又说不出来,那又有何用呢?”

    李向又转向柴绍道:“柴将军稍安勿躁,既然国师已经算出来了,那总会有办法叫国公得知的,还请国公准备下笔墨。”

    李渊也不管李向和王军耍什么幺蛾子,一挥手,柴绍就大叫一声,有下人进来,吩咐了一句后,没一会儿笔墨纸砚全都准备好了。

    李向很神密的拿起笔和纸来到王军面前,然后在王军耳边低声道:“国师,纸笔来了,请仙书!”

    李渊和柴绍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人,听见李向这样说,又盯着王军看去。

    王军心里把李向骂了个遍,这又是什么套路,事先也没有商量有这么一出啊!

    他缓缓睁开眼看向李向,李向眨了两下眼,很隐蔽的张张嘴,王军想了一下这才点头道:“也罢,今日看在国公的面儿上,再费次仙术吧。”

    说着就要去拿笔墨,哪知李向忽然道:“国师,师弟帮你磨墨吧!”也不管王军的诧异,将纸放到王军手中,转过来,拿着毛笔就去磨墨了。

    李向的一番动作,看在李渊和柴绍眼中有些太过诡异,但听到李向说是国师的师弟,瞬间又觉得有些诧异。

    “国师,这位小哥是你师弟?”李渊还是问了出来。

    “恩,正是我的师弟,前几日才寻访到我的。”王军只好顺着说下去,眼睛的余光却一直在关注这李向。

    柴绍也盯着李向看,怕他捣鬼。就见李向很正常的在哪里研磨,脸上带着笑容,注意力集中,根本没有想要捣鬼的念头。

    瞬间大厅有沉默了。

    好一会儿,这才见到李向长长舒了口气道:“终于研好了。”端着砚台来到王军面前道:“师兄,请!”将毛笔在砚台中蘸了墨汁,递给了王军。

    王军想了一下,提起笔就在纸上写写画画起来。

    李渊很深沉的坐在那里,微皱着眉头等待。柴绍就有些沉不住气,想看看国师到底写了些什么。

    哪知道往前凑了一下,李向就伸手挡着道:“柴将军,国师正在书写,请待会儿再看,此时国师正在运功呢!”

    李向可以把这件事情做的神秘,柴绍又伸长脖子看了一眼,没有看清楚,只好作罢,心道待会儿就能见你们到底有什么幺蛾子了。

    好不容易等到王军写完,李向并没有立刻去取,而是朝着李渊笑道:“国公稍待,这仙书是上天赐下的绝学,不是能轻易示人的。”

    李渊心想,反正你总要给我看的,也不急于这一会儿,那就等着呗。

    等待的时候,他还叫人将准备好的酒菜摆了上来,这会儿功夫,只见国师终于将毛笔放下,长长松了口气,微闭着双眼,将纸张递给了李向。

    李向没有打开,而是拿着纸张突然间盘腿坐在了地上,也微闭着双眼,口中念念有词起来,整的就像个神棍一般。

    李渊此时都有些想笑了,这国师师兄弟分明就是街上那些跳大绳儿的人了。也不揭破他们,嘴角上翘着看戏。柴绍则一脸嫌弃的撇嘴嘟囔道:“装神弄鬼!”

    李渊轻咳一声,示意柴绍不要说话。柴绍气呼呼的坐在一边,扭过头去不看李向和国师了。

    再次过了一炷香时间,李向这才睁开眼睛道:“终于好了。”

    柴绍早就耐不住了,直接道:“既然好了,那就快点儿看看吧!”上来就要拿。

    李向笑着摇头,将手中的纸交给柴绍道:“难道柴将军也懂得仙书吗?”

    柴绍拿到纸张后,就不再去理会李向说什么,紧走两步将纸张交给李渊,又站在一边好奇的看看纸上到底写了什么。

    李渊意味深长的看看李向,微笑道:“犬子的下落就在这上边了?”

    李向没有说话点点头。

    李渊也是笑笑,低着头打开纸张,瞬间李渊和柴绍都傻眼了。纸张还是那张纸张,白纸还是那张白纸。

    柴绍更是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他刚刚虽说没有看到国师书写的什么,但他敢保证国师确实用毛笔在纸张上写了东西的,为什么此时看到的是一张白纸呢?

    想了一下刚刚自己一直注意两人,并没有给他们调换纸张的机会,难道他们写的真的是天书吗?

    瞬间他想到了那个词,无字天书,天书真的是无字的啊!

    此时他再看国师和李向的目光从刚刚的不屑变成了敬畏。

    李渊皱着眉没有抬头,仔细盯着白纸,心思早就在纸张之外了。

    他敢确定国师和李向一直在演戏,他今日之所以请国师过来就是想从他的话语中,得到一些消息。那个隐藏在代王府的内应传回了消息,说的就是国师知道了李元吉被绑的真相,是和弥勒教有关的。

    可李渊本身就没有和弥勒教有任何瓜葛,突然间得到这样的消息,他需要判断真假。从代王那里他无法判断,索性,他想到了直接通过国师来判断。

    可国师一来之后,两人的对话就说明,人家国师根本不想和他谈论这件事情。而且国师身边这个师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有那个丫环,明显也不是真的丫环。这样的组合出现在李渊面前,按照他的分析,国师也一定清楚自己为何要请他了。

    这样心照不宣的事情,国师和这个师弟却非要装糊涂,甚至还要来个装神弄鬼,到底有何目的呢?

    盯着白纸想的却是这些事,所以并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李向却笑嘻嘻的道:“难道国公也识得仙书吗?真是失敬了!”

    李渊这才回神道:“哈哈,到底是国师啊!这无字天书,某怎么会识得呢!”说着又将白纸递给李向道:“还请国师赐教。”

    李向哈哈笑道:“国师不能明言的,还是小子来献丑吧!”

    说完也不管李渊和柴绍怎么看自己,朝着那桌酒菜走去,正好外边雨烟和李秀宁前后脚也进来了。见国师闭着眼坐着,李渊和柴绍都站在那边,李向则是施施然满脸笑容的走到桌边。

    他将桌上一个小砂锅移开,把下边的小火炉端到身前,笑嘻嘻的朝着李渊道:“国公,仙书是需要水火相融才能看的,而且只能看一次,国公请近前来。”

    李渊没有动,柴绍正要说话,李秀宁却大踏步走向李向,并且道:“我爹贵为国公不能有什么意外,我来看吧。”

    李向看看李秀宁,微微摇头道:“也好,不过小姐要记住,只能看一次,看完就不会再有了,请一定要看清楚,事关三公子的下落。”

    “废话少说,开始吧!”李秀宁的性子很急,根本不听李向所说。

    李向耸耸肩,将手中白纸在那个小火炉上均匀的烤了一下,随即便将手边的一杯清水一股脑全都浇在白纸上。

    动作很快,一气呵成,倒是让李秀宁呆住了。

    幸好还是李向提醒道:“小姐,快来看,马上就要消失了!”

    李秀宁这才将注意力集中在那张白纸上,只见经过李向一番折腾,白纸还真的缓慢的出现了一点点印记,随即越来越清晰,正是刚刚国师在上边写的。

    “公子元吉,大兴以西,方圆七里,诸事不宜。”十六个字渐渐清晰,又渐渐模糊,几个呼吸间,再次消失不见,那张白纸也变成了**的一张废纸了。

    李向将纸随手丢在桌子上,看向李秀宁道:“小姐看清楚了吧,这就是国师算出来的天机,请你亲自去和国公说过吧!”然后笑嘻嘻的看看雨烟,隐蔽的眨眨眼,再次回到了国师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