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大主宰 > 045计划开始(四)

045计划开始(四)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向的故事漏洞百出,可偏偏听到的人还都不能说他什么,因为他现在的身份是国师王军的亲信。81   中Δ┡文网

    李渊这边的人如果出言质疑,那么就等于是不给王军面子了,更主要的是这件事情按照李向说的,全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人家王军根本连这件事情压根儿就不知道,就算能证明李向说的是假的又如何,王军还是可以推说自己不清楚的。

    王军当然是不会揭穿李向说的故事了,点着头沉声道:“下不为例,日后再有事情一定要记得和本座禀告,不然本座饶不了你。”

    “多谢国师宽饶。”李向当下便谢过,两人一唱一和,同李渊和柴绍一样,都演了一出双簧。

    李秀宁咬着银牙,怒目看向李向,要不是有李渊在这里,她还真的敢过去将李向拿住好好修理一番。

    不过很快,李秀宁就现自己好像被毒蛇盯上了一般,感觉身上相当不舒服。仔细观察了一下才现,屋中国师身后那个丫环此时正用仇恨的眼光看着她,那种目光绝对是她经历过最为危险的目光。

    两个女子谁也没有想让,两道目光一接触就没有离开过,甚至后来李渊他们说话,两人都没有听清楚。

    “国公,柴将军,实在抱歉,你们所说的那些白衣服的人我也不清楚是何人,让你们失望了。”王军接过李向的话头,继续和李渊两人交谈。

    李渊笑道:“无妨无妨,本来就是些山野毛贼嘛。不过国师这位亲信所说,那些人是弥勒教的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哦?难道国公跟这弥勒教还有仇怨?”王军直接就问了出来。

    “之前没有,不过之后少不了要找他们的麻烦了!”李渊慢吞吞的说着,听起来阴鸷又冷涩。

    “此话怎讲?”王军装傻充愣一直在继续着。

    李渊冷笑道:“某这次回来,屁股还没有坐热,就有人来告诉某,犬子确实是被弥勒教的人绑走的!”

    “啊!”王军顿时做出惊讶的表情道:“国公可曾弄清楚了?这弥勒教为何要绑架三公子?按说三公子可是跟着弥勒教没有什么瓜葛吧!”

    “某暂时也不清楚,不过某知道就算犬子对它弥勒教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也不应该不声不响就将犬子掳走吧!”李渊冷冰冰的看着王军,语气同样也是冷冰冰的。

    王军沉吟道:“不瞒国公,我对这弥勒教还是有些了解的,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他们的教主宋子贤当年和我还有一面之缘,那是一个颇有心计又阴险狡诈之人。这一两年时间虽说被朝廷剿灭多次,但每次都又死灰复燃,到现在却又有壮大的苗头了,国公还是小心些好。”

    “只要他敢得罪国公府,那就等着被吵架灭门吧!”柴绍冷不丁狠狠的道。

    “柴将军好霸气啊!”王军笑着看看柴绍,又对李渊道:“国公如果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那么我觉得弥勒教绑走三公子,一定是有所图谋的,说不定就是针对国公的,小心些为好。”

    “多谢国师提醒,某会注意的。”李渊带着笑容谢过,又道:“既然刚刚那位小哥也说犬子是被弥勒教人绑走的,那某就要叫它弥勒教好好的享受一番了。”

    “国公,有何吩咐,末将这就去准备。”柴绍当下就要向李渊请命。

    “稍安勿躁,你先坐下,某还要求国师帮忙,找找弥勒教到底将犬子绑去了哪里。”李渊心中早就有些急躁了,偏偏表现出来的样子,镇定又从容。

    “国公有何吩咐,只要我能做到的但讲无妨。”王军很是仗义的样子说道。

    “麻烦国公算算,弥勒教的人在大兴城中有没有藏身之处,有的话在哪里,某要亲自去找他们好好谈谈去。”李渊笑眯眯的问道。

    王军现在是切实体会到李渊的难缠了,本以为刚才和李向一唱一和的演了半天,再加上李元吉被绑杳无音信,李渊的心智不应该如此敏锐了,哪知道人家最后居然选择了要去找弥勒教的人谈谈去。

    这怎么能行呢?这要是一谈的话,那还不得穿帮露馅儿啊!

    王军飞转着脑子,两只手在胸口前做着各种手结,心里却在寻思如何应付当下的局面。

    李向在后边也在飞的想着,李渊果然没有叫他失望,做事真的是滴水不漏。都说到这种地步了,人家还是没有完全相信李元吉是被弥勒教绑走的,这不就要问出少主藏身之处,去当面谈判吗?

    想到这里,他莫名的开始替丁彦平师徒担心起来。

    这两人武功虽然很高,可如果遇到了千军万马,两人也是无论如何都不好跑掉的。

    两人各自想着办法,那边雨烟和李秀宁已经对视出了火气。就见李秀宁用眼神示意雨烟,有本事到外边去。

    雨烟笑眯眯的眨眨眼,那意思就是跟着你走就好,不要啰嗦。

    李秀宁轻轻在李渊耳边说了几句话,李渊想了下点头道:“好,你去吧!”

    李秀宁嚣张的将头抬得老高,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雨烟。雨烟撇撇嘴,想了一下,便笑嘻嘻的径直朝着大厅外边走去。这下所有人都有些吃惊啊!

    这不是国师带来的丫环吗?怎么出去之前连声招呼都不打,这可比李秀宁要嚣张多了。

    李秀宁诧异的看看雨烟出去,自己只好也跟着走了出来。

    到了外边,雨烟先道:“说吧,咱们去哪里比划比划。”

    李秀宁从一开始就知道雨烟是个女子,但没想到这个女子是如此刚烈啊。不但不怕自己,甚至还想和自己比划比划,这不是找死吗?

    他想出声提醒一句,哪知道雨烟直接道:“还犹豫什么啊!要比试就什么都别管,咱们赶紧比完,我还想回去看看呢。”

    李秀宁听她说的怎么感觉很不舒服,只好示意让她走在后边,自己去前边带路,一直到了后边的演武场。

    此时演武场上并没有人,原先李元吉在的时候,也是一天招揽些狐朋狗友来这里比试,现在睹景伤人,李秀宁有些很不高兴。

    雨烟看看演武场很大,兵器架上各种兵器应有尽有,便笑道:“李小姐看来也是文武双全啊?这些兵刃李小姐都会用吗?”伸手指向一座兵器架,上边放的都是些不常见的兵器,比如拐子流星锤,分水峨嵋刺等等。

    李秀宁从伤感中回过神来,看看雨烟道:“你不止是国师的丫环吧?”

    两人问的话都不好正面回答,雨烟借着笑声掩饰了下尴尬,想好后答道:“其实我在国师府中并不是丫环,实在是国师那个人太过古板了,我求了他好几次都不肯将我留在身边,这也是后来我和国师打了个赌,才赢了在国师身边的资格的。”

    “打赌?”李秀宁也不清楚雨烟说的是真是假,只能继续听下去。

    “对,打赌,我赌我在国师眼前晃来晃去,国师会眨眼。他偏说自己不会眨眼,后来这不我就赢了吗?”说着话,雨烟笑的前仰后合。

    弄的李秀宁都不知道现在该不该跟雨烟比试。

    “姑娘如何称呼?”李秀宁转移了话题。

    “叫我雨烟就好,国师就这样叫的。”。

    “好,雨烟姑娘,我是个痛快人,见你也一样的痛快,那干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刚刚为何要用那种仇视的眼光来看我!”李秀宁直接就问了出来,不愧是李渊的孩子。

    雨烟还想多给李向他们争取点儿时间,便笑道:“小姐难道不清楚吗?你用什么眼神儿去对付木向,我就用同样的眼神儿回敬你,这并没有什么错吧。”

    “木向?”李秀宁这才想到自己确实对那个木向有些情绪的,便笑道:“原来如此,我就说你我本无任何仇怨,为何你会用那种眼神看我呢,原来还有这样的误会。”

    “好了,既然误会解开了,那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再比试了吧?”原因笑着问了一句。

    李秀宁点头道:“是,没有必要了。不过我还有件事情问你,昨日那些白衣人进府中,你看到了没有?”

    “没有!”雨烟将头摇的拨浪鼓一般。

    “你没有看到?”李秀宁用审视的眼神盯着雨烟,雨烟很不习惯。

    “李小姐,这件事情我想你还是该去找木向的,他才是管家呢,大事小情儿的基本上他都清楚的很呢。趁现在他们还没有走呢,李小姐要抓进时间了。”雨烟给出了建议,扭过头,生生憋着笑,心道:“你还是去和李向斗嘴吧,我敢保证你会输的很惨。”

    李秀宁此时手抚摸这兵器架上的一件长兵器道:“雨烟,弥勒教的人很厉害吗?”

    雨烟顿时就警觉起来,这家伙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了,赶忙笑道:“我一个弱女子到哪里去知道弥勒教的事情呢,不过听木向他们说,这个弥勒教特别厉害,手下高手众多,这次绑走了三公子,只是去了一个人,就已经让大兴城鸡飞狗跳的了,要知道弥勒教中高手云集,那可都是百里挑一训练出来的。”

    雨烟笑眯眯的说完话后,朝着李秀宁施礼道:“既然咱们不用比试了,那我就先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