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主宰 > 正文 044计划开始(三)
    唐国公府离着国师府也就两条街,国师王军带着乔装成跟班儿的李向和打扮成丫环的雨烟,又带了十几个义勇军护卫,启程出,朝着唐国公府行来。┡Ω81中文  网

    李向很无奈的接受了雨烟的不平等协议,这才没让人家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太。

    路上雨烟很是自豪的翘着小下巴,在李向面前显摆自己的本事。

    确实也是,李向经过她这么一打扮,竟然真的变了样子,相貌看上去长了几岁,而且人的气质好像也黯淡了许多,彻底变成了一个称职的小跟班儿。

    雨烟和那条忠犬阿虎已经成了好朋友,一直逗着阿虎,在队伍中跑老跑去,哪里像个丫环,简直就是大小姐的派头。李向出言提醒了好几次,雨烟也是不改本性,弄的李向也无奈了,索性由着她吧。

    好在雨烟也不是个不懂轻重的人,快到唐国公府的时候,恢复了一本正经的样子,跟在王军和李向身后,微微低着头,这才做回了丫环的身份。

    唐国公府大门敞开着,也许早就有暗中盯着国师府的人进去禀报了,王军一行人刚刚到了门口,就看到里面李渊带着李秀宁和柴绍三人,快步走了出来,脸上笑呵呵的连连拱手道:“国师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快,里面请!”

    李渊不但对着王军客气,连后边那些义勇军他也是朝着笑的点点头,转身叫跟在身边的刘文静去招呼。

    李向观察了一下李渊,国字脸,抬头纹很深,看不出年纪,头很随意的披洒在后背,胡须很长,有点儿美髯公的意思。另外就是从李渊身上根本看不出这个人是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倒像是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叔。

    后边的李秀宁倒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根本没有女孩子该有的秀气和羞涩,眼睛很犀利的从王军开始,一个个从他们这些人的脸上扫过,就像后世的缉毒警一样。

    柴绍倒是一副关中大汉的模样,连鬓胡子喳喳杀杀,眼睛铜铃般瞪着,不过脸上却是笑意盎然。

    等看到刘文静时,李向不自觉的低下了头,自己再怎么易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好在雨烟的技术是过关的,在门口并没有因为他的原因出现什么纰漏,几人跟在李渊身后都进了府中。

    唐国公府和国师府差不多大小,只是要比国师府更加气派一些。

    李渊在前边跟王军说笑着引路,李向则在后边仔细观察这府中的家丁和地形,他想到丁彦平师徒可是不止一次曾经潜进来过,现在看看府中的情形,感觉李渊一定是将原先的那些巡逻兵士都已经安排去了别处。不然丁彦平师徒也不会说这里戒备森严了。

    进了大厅中,分宾主落座后,李渊就开始介绍李秀宁和柴绍,王军也介绍了李向,当然名字叫做木向。

    互相寒暄了几句后,李渊就长叹口气道:“国师有所不知啊!某本来是在河东之地奉命平灭叛军的,哪知道家中出了大事,这才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其实早就听说了国师的大名,早就想请国师来府中一叙了,一直等到了今日才得偿所愿啊!国师以后要常来常往啊!”

    王军笑道:“唐国公日理万机,是大隋的中流砥柱,在下一个小小的国师哪能占用国公的时间呢!国公严重了。”

    李渊摆手道:“国师说的是哪里话来,就凭国师的本事,想要在朝中出人头地,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吗?听说国师通晓阴阳,某有一事相求,务必请国师答应!”

    王军一看李渊起身朝着自己抱拳了,也起身施礼道:“国公有什么事情就请明说吧,我能帮忙的绝对义不容辞。”

    李向站在王军后面一直在观察李渊,看到李渊说话行事滴水不漏,不愧是日后要当皇帝的人,城府深的很。

    听李渊有求于王军,李向就知道真正的戏肉来了。

    果然李渊一听王军这样说,当下就道:“不瞒国师,某三子元吉前几日被强人掳去的事情,国师应该听说了吧。”

    “当然!”王军点头道:“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光天化日就敢强掳当朝国公的孩子,这天下还真的没有王法了吗?”

    “哎!一言难尽啊!”李渊忽然叹气道:“国师有所不知,某虽身为国公,并没有多大的权力,却一直在外边替当今陛下平灭叛乱,一刻都不得闲,一年中也少有回到大兴的时候。”

    “本以为家中三子日渐成熟,又有小女照拂不会有其他差错,哪知道那个逆子成日间撩猫斗狗,结交狐朋狗友,不务正业,一定是他又得罪了什么人,这才被人家算计了,这不,现在好了,连他自己都被人掳走了,还得我这个当爹的回来救他,实在是不当人子啊!”

    李渊痛心疾的说着,还恨铁不成钢的重重的拍着大腿,那样子真的是难受不过。

    李向这才现自己的脸皮和人家这种专业的政客相比差的太远了,说谎话都这么流畅,实在是太厉害了。

    王军的演技也不差劲儿,脸上显露出惊讶的状态道:“国公说的是真的吗?我也和三公子有过几日接触,并没有现三公子身上有这些毛病啊!会不会是弄错了?”

    “一定错不了的!”李渊是死心要把掳走李元吉的事情算在他得罪人上了。

    “哎,年轻人,难免有些心浮气躁,等这回三公子平安归来后,估计就会有所收敛了。”王军也叹气道。

    “是啊,希望如此吧。”李渊也是无奈的摇摇头,接着又道:“某恳求国师就是为了犬子的事情啊!”说着话李渊又起身道:“国师可能也现了,前几日大兴城中多出很多陌生人来,小女和柴将军也是派了人一直在搜寻线索。”

    说着示意柴绍继续。

    柴绍抱拳道:“国师,某这几日一直派人在寻找三公子的下落,可惜贼人太过狡猾,没有留下有用的线索。不过某倒是现城中出现的那些陌生面孔很是稀奇,很多人都身怀武艺,而且行踪诡异,所以就派人一直跟踪。”说着看向李渊。

    李渊皱眉道:“在国师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赶快说。”

    “是!”柴绍应下道:“那些人好像是武林中的什么门派,而且不止有一伙儿人,现在他们依旧躲在城中,不知是要行什么事。”

    他看到王军一本正经的听他说话,又道:“其他都好说,关键是昨日某的手下回来禀告说,昨日其中一伙儿人竟然出现在了国师府门前,不知国师可曾和他们有所接触啊?”

    王军本来心里打算看这两人一唱一和的演双簧,哪知道突然柴绍问出了这一句,当下心里就是一紧张,没有立刻作答。

    倒是李向一直在注意柴绍说话,看到王军犹豫了一下,李向当下从后边抱拳道:“见过唐国公,见过柴将军,昨日的事情国师并不清楚。国师这两日身子有些不妥,每日都会有几个时辰闭关修炼的,不知柴将军说到的那伙儿人是不是身穿白衣啊?”

    李向的解围让王军松了口气,却引起了李渊和柴绍的关注。

    他们看着李向这个从未见过的人,从李向的打扮上看也就是个跟班儿,居然敢在这样的场合替国师说话,看上去一点儿都不怯场,这就有些意思了。

    “这位小兄弟,某说的正是白衣人。”柴绍沉默了一下回答道。

    “哦,那就对了,昨日是我接待的那些人。”李向笑着道。

    “那小哥可否告诉某,那些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国师府中,而且后来好像还被请进了府中。”柴绍步步紧逼道。

    李向笑呵呵的看看柴绍,转身朝着王军施礼道:“国师,昨日的事情小的没有及时向你汇报,正好今日唐国公和柴将军问起,我就在这里一便说了吧。”

    王军看看李向的眼神中没有慌乱,便知道李向有了应对的办法,点头道:“好吧,就在这里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是!”李向笑着应道:“其实昨日那帮人之所以来到国师府还是和三公子有关系的。”

    “什么?”李渊弄不清楚李向的真实身份,但敢确定这个人一定不是什么小跟班儿。可听李向忽然又提到了自己的儿子,也有些惊讶。

    “国公稍安勿躁,听小的慢慢道来。”李向示意李渊不要急,接着道:“他们那个领头的自称是什么弥勒教的一个分舵主,是奉了什么少主的命令来找国师的。”

    李向说着话看向王军,王军会意问道:“找本座?都说了些什么?”

    “领头的说他们想和国师见见面,有些事情只有国师才能知道。我当时就说国师在闭关,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我会转告国师的。”李向开始编故事。

    “那人好像不怎么信任我,想了半天就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这次王军和李渊,柴绍三人同时问。

    李向笑道:“他说,李元吉在我们手中,想要知道他的下落,明日叫国师等着,我们自会有人来找你。”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为何他们会找国师说这些话,而不是来找唐国公府呢?”李秀宁此时在后边问道。

    李向撇撇嘴,耸耸肩道:“我也是这样想的,正要问他们呢,谁知那人走的很快,根本就不管我,这不后来又有其他事情,这一耽搁,我就忘记和国师禀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