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主宰 > 正文 037新的一天(第四更)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副统领是一个身材健硕的黑大个儿,两只铜铃眼时时都是寒光闪闪,看到的人往往会心生畏惧。  他翻鞍下马,走到宇文成都面前抱拳施礼:“宇文将军,末将不知将军到来,失礼了。”

    宇文成都慌忙双手扶着他的臂弯笑道:“崔老将军,严重了,我是来传陛下口谕的,因此来的突然,老将军还是先接旨吧。”说着宇文成都放开崔彭,整理了一下衣襟,笔直的站在崔彭面前。

    崔彭马上整整盔甲,单膝跪地,口称:“右备身府副都统崔彭恭听圣谕。”后面的将领和兵士们也全部跪倒,一大片金光闪闪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宇文成都正色说道:“皇上口谕‘着张方洛率其部下暂退出公主亲卫,赴李侍中府中听其调遣,张方洛领右备身府副都统职,薪俸同职,手下其余人等皆升一级,薪俸同职’”说完看看面前跪着的诸人问道:“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崔彭答道。回头一看张方洛茫然的看着宇文成都,便低声道“还不谢恩?”

    “啊,哦,末将领旨谢恩。”他手下的那些人也都领旨谢恩,这才都站起身来。

    张方洛本来心里不舒服,可听到圣谕说给他升成了副都统,就有些突然,毕竟救回锦云公主都好几天了,他还以为这回没有他们的功劳呢,突如其来的奖励让他有些回不过神。更加惊讶的是他们被派到了一个侍中家中听候调遣,这就有种将他们这些人束之高阁的意思,对于把征战沙场当做荣耀,马革裹尸当成目标的军人来说,去给什么侍中看家护院,还不如让他们直接去战场上战死舒服。 所以张方洛愣是没反应过来。

    宇文成都以为张方洛是升了品级激动的忘记了谢恩,所以也不追究,只是在一旁对张方洛拱拱手说:“恭喜张将军了,收拾好东西,明天去我那里,我安排人领你们去李侍中府中。”又看看崔彭道:“老将军,在下还得回去复命,就不耽搁了,下次请将军吃酒。”

    崔彭一抱拳说:“好,宇文将军慢走,末将不送了。”

    看着宇文成都骑马离去了,崔彭拍拍张方洛肩膀说:“想开些,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皇命不可违,到了那个侍中府上千万不要惹事,实在不行,你叫人给我捎信儿来,我来想办法,你可听明白了?”

    崔彭的年纪比张方洛整整大了二十岁,和张方洛的父亲原来同是鹰扬府副郎将,张父在征讨南陈的战争中受重伤,无法再留军中,当时十六岁的张方洛便荫父职来到了军中,于是张父便把张方洛托付给了崔彭,可以说是崔彭看着张方洛长大的,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所以张方洛的那点儿心思崔彭是知道的,只能用话来把他压住,担心他犯浑把什么侍中给得罪了。要知道侍中是随时可以见到皇帝的人,得罪了他就等于是在皇帝那里挂上了不好的名号,那以后要是有什么升迁的机会是不会轮到他了。

    张方洛心里也清楚事已成定局,没法更改了,只是有些憋闷,于是对着崔彭说道:“没事,叔父,我晓得。”崔彭也不便再说什么,便叫他把那些手下好好****,不要去了丢亲卫营的人,然后就转身走了。

    他一走,张方洛手下那些兵就吵闹开了,管勇、孙贵嗓门儿最大,“这叫什么事儿,明明咱们是有功的人,现在却升了一级不用咱们了,这不明摆着卸磨杀驴吗?”,那边还有附和的道:“可不是,咱们也是上过战场的人,又不是没见过死人,好好的当着兵,吃着粮,又没犯错,凭什么这样对咱们?”。

    辛羽不爱说话,这时他站出来道:“咱们还是看看张头儿怎么说吧。”说着率先走到了张方洛身边。

    张方洛当然听到了他们说的话,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作为这些人的领导他知道自己不能犯浑,于是便叫道:“刚才谁叫唤的最厉害,来,到我这儿来。”说着招招手,眼睛瞪着众人。

    众人互相看看,都没有动。孙贵浑人一个,摇头晃脑的就走了出来,“张头儿,我说的不对啊?咱们本身就已经上不了战场了,现在还成了人家的看门狗了,弟兄们心中不忿,说了几句,没啥大不了的。”一副天是老大,他是老二的架势。

    张方洛抬起腿就是一脚,揣在孙贵的屁股上“嘭”的一声,孙贵踉跄了一下差点儿栽倒,回头却嘿嘿的看着张方洛笑了笑又说:“老大不喜欢听,咱们就不说了呗,还真踢呀!”又用手揉了揉屁股,龇牙咧嘴的看着好像很疼的样子。

    张方洛拿他没办法,这小子平时嬉皮笑脸没个正形,可每次有任务时都是身先士卒的,从不含糊,就是长了副欠揍的脸。

    张方洛没有理他,对着剩下的人说:“你们要是谁还觉得他说的有理,那就和他一起留下,我自己去侍中府上去。当兵的没个当兵的样子,难道连军令都不知道是什么了?”张方洛也很无奈,去了侍中府上,那就等于是这辈子也没有出头之日了,他也不想这帮老兄弟们就这样脱下这身衣服,可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严浩是这帮人中头脑最好使的,他看到张方洛也是有点儿难受,便走出来说“其实我们还不知道是什么侍中呢,说不定去了以后人家还看不上咱呢,要我说头儿去哪儿,咱们就去哪儿,到时候看情况,能走咱再一起走,现在反正都已经领了圣旨了,不能改的,所以咱们还是说说去了该怎么办吧。”回头看看张方洛说:“头儿,没事儿,兄弟们到哪儿都跟你一条心。”大家都点点头,看着张方洛。

    张方洛眼睛有些红,多少年的疆场厮杀没有让他落过泪,这些人的几句话却让他唏嘘不已。他眼光从每一张脸上看过,从那些熟悉的目光中,他仿佛又看到了战场上一起杀敌的豪气。按了按身旁的佩剑,张方洛说道:“兄弟们,我张方洛能走到今天,全靠着和大伙儿一起拼死征战换来的,以后不管去哪儿,咱们都要在一起,就算到了侍中府上,我张方洛也保证不让弟兄们吃一点儿亏。我先在这里谢谢兄弟们了。”说着抱拳对着每个人重重的点了几下。大家也是被张方洛说的动了情,纷纷表态要同生共死,于是这队人便各自回营帐收拾行囊,准备去他们下一个陌生的战场了。

    李向现在在书作坊里当着监工,经过一系列的风波后,李家大院又回到先前的宁静中了,只有李德李孝两人失去了往日的精神。

    魏征变成了教书先生,每天都在教着不同的学生学习拼音,李寿跟在李向身边,不时的说说这个不对,那个错了,倒是尽职尽责的完成着李向安排的任务,也许是因为李向的宽容,也许是因为良心的谴责,反正现在的李寿干劲儿十足,倒像是年轻了几岁一样。

    李忠李巡两个人也在书作坊里,他们也跟着那些学生们一起学习拼音,这是李向的建议。他和李耀祖说这些东西要从小学起,将来会有大用,而且透露出要让杨广重视拼音的用途,并且要编一本关于拼音的书。李耀祖已经知道李向的能力了,索性也不管,只是告诉李向一定要注意安全。因此李忠李巡两个和李向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就跟在了李向身边。当然李向还不知道,今天他的书作坊还要迎来一位不寻常的客人。

    杨月萍背着行囊提着剑走在西市的大街上,她很茫然,不知道该去哪里,太阳狠毒,杨月萍抬头瞅了一眼,用手摸摸烫的脸蛋儿,再看看路边的小酒馆,硬生生的又将头憋了过来,她没有银子。

    自从那日李向和龙三那些人走了以后,杨月萍就和陈莹莹说是不是换个地方,因为毕竟陈莹莹已经把她的身世告诉给了锦云公主,谁知道会不会被杨广知道了然后来捉拿她。陈莹莹不走,她要在离杨广最近的地方看着他慢慢的死去。杨月萍无奈,只好陪着她在木屋中继续过活。起初的几天杨月萍还是很警觉的,一直没有生什么事,渐渐地也就放松了下来。

    一天杨月萍去林中打些野味,回来时现木屋已经被官兵围住了,她看看人数很多,也不能贸然就出去,便躲在林中偷偷观察。为的一名将领让人把陈莹莹绑了起来,陈莹莹也没有反抗,只是大声的笑着。后来陈莹莹被带走,杨月萍便悄悄的尾随而去,直到陈莹莹被押进了榆次县衙,杨月萍才从衙门口的两个看门人那里打听到原来这次抓人的是榆次的县尉。于是杨月萍便快步回木屋,收拾了包袱就上路,要去找锦云公主,无论如何都要先把人救出来。可是一时着急并没有带盘缠,为了赶时间从榆次到晋阳整整走了两天三夜,没有吃没有喝的她,现在有些神志不清了,摇摇晃晃的便摔倒在西市的酒楼门口。

    ps:菜花需要鲜花和收藏来竞争这一周的新人榜,希望看到的朋友们慷慨解囊,支持一下菜花吧,菜花从这周开始每天四更来回报大家!感谢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