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主宰 > 正文 032定计(第二更)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晋阳的百姓都知道,最近李府走了水,听说是把刚刚做了官儿的李家小公子给烧坏了,这两天一直是大门紧闭,就连出来买菜的人都很少见到。

    李义的卧房里,李向躺着那里,旁边坐的是魏征,前边的书房里有李耀祖和李义。

    魏征这几天每天都在这里,一个是他要照顾李向,另一个是李向和李耀祖说只让魏征进来就好,因为有些事情他需要魏征帮忙。

    此时魏征皱着眉在想事情,李向没有打扰他。自从大火后被救,李向就没有出过这间屋子,他在思考问题,到底是谁在害他,有什么目的。当日醒来他便把x芯片启动,试图从里面找到一些可以用的资料,可惜的是x芯片中的许多资料都是后世总结出来的,存在着不确定性和误差,而且其中也没有李耀祖一家人的资料,毕竟在后世的许多记载中根本不会出现他们一家,李向这只蝴蝶的穿越也许是给这家带来改变了。

    那日宇文成都走后,李耀祖还悄悄的进来和李向说了一阵子话,把宇文成都说的也告诉了李向。李向觉得这个宇文成都很可怕,从那仅仅有的一些看似不像线索的蛛丝马迹中便能分析出这次事件是家里人自己搞的,而且可以判断出自己已经知道是家里人做的,这很了不起。

    其实李向当日被困柜中的时候便隐约的觉得是自己人做的,很难想象谁会那么清楚的知道自己会在那个时间出现在屋中,而且那段时间李向一直是在书作坊中忙着,更不可能在屋中休息;另外谁会在严慕和魏征正好走出去,李耀祖出门送的时候动手,时间差掌握的太好了,这就是破绽;最重要的是李耀祖在去花园的路上碰到的两个形迹可疑的仆役。把这些连起来很明显能分析出一个大概的范围。

    李向拍拍魏征的肩膀,把他从思考中拉了出来,笑笑说:“好了,先生,别想了,与其我们在这里毫无头绪的乱想,咱们不如想办法让那人自己现身。”

    魏征一愣,恍然大悟,也笑着说:“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两人相视一笑,都能从对方身上现之间的那种默契了。

    李向于是让魏征把李耀祖和李义叫了进来,四个人在卧房内秘密的商量怎么安排。

    李福这几天很忙,那日李耀祖安排他悄悄的观察下家里所有仆役的行事,看看有谁最近比较反常。  李福便每日在家中不断的来回走动,仔细的看着每个人的动作,起初他现没有人反常,等两日后再观察又现每个人都很反常,弄的他自己都快崩溃了,也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今日他依然在院子里溜达,不时的停下来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仆役们感觉最近反常的是李总管,有时便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他。

    李寿从花园走了过来对李福说:“福哥,老爷叫你过去呢。”李寿是副总管,平日里和李福也很谈得来,于是就兄弟相称。“知道了,你帮我留意下,最近谁的行事比较反常,我老是弄不清楚,老爷说肯定会现害小公子的人的。”李福临走时安顿李寿。李寿答应一声便出门去采买东西了,他负责的是家里的日常用度采买。

    李福见到李耀祖请了安便站在那里,李耀祖问:“最近现什么了吗?”

    “老爷啊,我实在是没有现啊,那些人现在看到我都躲着走,弄的好像是我最反常了。”李福皱着眉一副可怜的样子,让听的人忍不住想笑。

    李耀祖摆摆手说:“那就不要去找了,这几天你就说凶手逃窜了。记住不要刻意的说,就像无意中说出去的样子。”李耀祖安排着。

    “知道了老爷。”李福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话,所以李耀祖让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

    “你和其他人说过老爷的安排吗?”魏征在一旁问道。

    “啊,魏先生,除了刚才和李寿说了一声,其他人都没有说。”李福看着魏征说,他想这个魏先生说不定以后要在府里常住了,小少爷本来就很看重,这回又救了小少爷一命,将来一定在府中是个能说得上话的人物,所以他很尊重魏征。

    “哦,知道了,你去吧,记住是宇文大人告诉老爷凶手逃跑的事情,不论对谁都这么说,明白了吧。”魏征嘱咐道。

    “明白了魏先生。”李福又看看李耀祖说:“老爷没别的事安排,我就先下去了。”

    “去吧!”李耀祖挥挥手。

    “先生,你说咱们这样做,真的能把那人给引出来?”李耀祖问魏征。

    “会的,小少爷说,这叫麻痹敌人。”魏征仿佛看到李向那种坚定的眼神。

    “但愿吧。”李耀祖也是无奈的道。

    李福又走到后院门口的时候,看到李寿还在那里站着,便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啊,不是要去买菜吗?”,“我等下厨房的人。”李寿笑着说。

    “哦,那你等着吧,对了,听说宇文将军现凶手下落了,在城外,最后说跑了。”李福看似无意的和李孝说。他知道李孝是个大嘴巴,见谁都说,所以就让他去传话吧。

    “是啊,你说好好的干嘛要害咱家小少爷啊,真是,哎,不说了,我走了,那人来了。”说着用手指了指院门外的一个人,便走了出去。李福也是摇摇头,真是个呆子。

    晋阳宫大殿里,杨广坐在龙椅上看着殿中央跪着的李义。也就是几天不见,李义便消瘦了许多,原本丰润的脸颊现在像被刀削去了两块一样,深深的塌陷下去,肥大的衣袍在他身上左右晃荡。杨广心里也不是滋味,前几年自己的太子也是突然暴病而亡,自己大概也是李义这个样子吧,杨广想。

    “李义,你起来吧,左右赐座。”

    “谢陛下。”李义站了起来。他今天是有任务的,李向说让他找皇上的时候,他当时就有些懵。后来想想为了儿子,自己就算再怕见皇上也得去。李义是那种性格懦弱的人,很早李耀祖安排他打理家里的产业时,他还被下面的伙计欺负过,所以要见这皇上,确实心里有些怵的。

    “你来见朕可有什么事情?李侍中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最近朕还真有点儿想他了。”杨广问李义。

    “谢陛下关心,向儿很好,这次就是他让我来的。”说着看看殿里的值殿兵士和内监们,又道:“向儿说,事属机密,还请陛下屏退左右。”

    “成都留下,其他人都出去,殿门外五十步内不许任何人靠近。”杨广一挥袖子,那些人都走的干干净净,殿门也被关上了。

    “说吧,李义。”

    “陛下,向儿说,这次的走水事件,可能和陛下有关。”李义一句话就让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恩,说详细些。”杨广皱皱眉问道。

    “是,向儿自那日醒来后,便一直在想事情的经过,不论怎么说这次事件都是李府内有人报信,然后府外的人进府放火的,至于什么人,现在还在查。但为什么这样做,那一定是有缘由的,毕竟向儿才十岁,而且是刚当上五品官,这回是针对向儿还是针对李家还不能确定,但确定的是,做这件事的人一定会从中得到好处,那么就是说最后得到好处的人一定和此次事件有关。而向儿分析,这件事生在向儿封官不久,有几种可能,先就是他的这个官挡住了别人的路,有人也想当五品侍中,但被向儿提前一步了,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李义边想着李向说的话,一边说着。杨广和宇文成都都认真的听着。

    “然后就是生意上的对手,向儿最近明了不少可以赚钱的物事,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所以才找人来下手的,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过也不高。”李义自己都佩服自己,先前还担心自己见到陛下会结结巴巴说不清楚,没想到这一说起来就好了,自己还是不怕的。

    “恩,有些道理,还有吗?接着说。”杨广点点头问道。

    “有,向儿说最有可能是针对陛下的阴谋。”李义又说道。

    ……

    宇文成都带着五十名亲兵和两名御医随着李义朝着李府赶来,到了晋阳城外,宇文成都安排兵士们换上了准备好的百姓衣服,待进城后,那些兵士们自动分成几组便消失在人群里,之后宇文成都带着两名御医才和李义赶到李府。

    宇文成都三人到的大厅内,李义安排人上了茶,便起身去后面叫李耀祖和几个兄弟,因为这次来宇文成都带着皇上的口谕。

    不一会儿,李老爷带着四个儿子到了前厅,宇文成都站起身先施一礼,便严肃的喊道“有圣谕。”

    李老爷父子五人和两名御医便撩衣跪倒,口呼“接圣谕”

    “陛下说:‘李爱卿是朕的肱骨之臣,这次的事情一定要查清楚,另外着两名御医去看看,朕不希望他有事,你们要替朕照顾好他。’”

    “是,陛下!”五人回答。

    “李老爷和几位少爷请起吧”

    大家站起身,两名御医便说道:“我们先去看一下李公子的病情吧。”

    “请”李耀祖领着几人朝李义的院子走去。

    “你是说还不能确定?”

    “不能,不过今天听他们说已经不查了,宇文成都说人都跑了。”

    “要小心些,他们可能是在等。”

    “恩,我们少爷说再等等看,一有消息我马上就能传过来。”

    “要注意别被察觉了。”

    “知道,我先走了。”

    西市一家生肉店里,两个人完成了对话,一人匆匆的拿了些肉食便走了,另一人关上门,回头对里屋说道:“先生,人走了。”

    屋里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消瘦,个子不高,没有什么特点,任谁看去都是一个放在人堆里就会消失不见的人。

    “好,记住,事情办完后,不留活口。”冷冰冰毫无生气的言语。

    “知道了!”那人回答。

    “御医,不知我孙儿的病情如何?”李耀祖急急的问道。

    御医摆摆手,做了个到外面去的动作,于是一群人便都到了外面,只有魏征在里面陪着李向,他伸出手,手里多了一颗药丸。

    “不乐观啊,就看今天了,要是今天没有咳血,那就没事了,要是咳血了,不出两天就……哎,恕在下无能为力了。”两名御医互相商量了一下说道。

    “啊!我的向儿。”李义再一次昏倒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