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隋唐大主宰 > 正文 019情亲?情亲!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此时的李府正厅里李耀祖和四个儿子都坐在胡凳上,李向进来后就站在厅中央,本来在厅中伺候的仆役们也被李老爷打下去了,气氛一时凝重到了极点,李向有种末日审判的感觉。

    “说说吧,这几日都生了什么事?”李耀祖终于开口了,李向觉得还是早点儿结束的好。

    李向没有立即开口回答,他先看了看厅上这些所谓的最陌生的熟悉人,仔细的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试图从中找出一些细节,从而判断这具身体之前在这个家族里所处的地位和几人对其的态度。

    李耀祖他认识了,一个看上去颇有些威严,但眼里闪着精明的老人,从他在杨广面前的急切和眼角的泪痕可以看出,他对李向是真诚的,不论是关爱还是训斥。

    他身边的一个中年人,满脸的急躁,坐在那里不停的用手在腿上前后搓着,从看到李向开始一直到大厅落座,不时的看上李向几眼,生怕少看几眼李向就消失了一样。

    李耀祖右手边穿着绿袍的中年人一脸不满,皱着眉,眯着眼,微仰着头,一副准备兴师问罪的样子,要不是李向知道这人也是李家的至亲的话,一定会认为他是来要债,而且是拖了很久不还的债。

    左手屏风前的那个年轻人面无表情,正襟而坐,眼睛似有似无的会瞟一眼李向,李向现从他进入大厅后,这个人的右手就不停的转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扳指,李耀祖每说一句话,他的手便停顿一下,似乎在想着些什么。

    剩下的是个年纪比李向大不了多少的男孩子,除了刚进大厅时拉了拉李向的手之外,他一直在研究这手里的木剑。李向估计他是自己在这个家里的玩伴吧。

    “恩,好吧,既然大家都想听,那我就说说吧!”李向分析了一会儿便道。“自从那日在崖下醒来后,我就不记得过去的很多事情了,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在那里?家在哪里?我该做些什么?”李向慢慢的说着那天的事情,眼睛看着所有人的反应。

    “……后来实在有些累了,就在那里睡着了!”李向讲述完第一天的事情便住口了。  他在想后面的事情有哪些可以说的,毕竟自己已经不是原来的李向了,有些事情会不会让这些人看出些许的蛛丝马迹。

    “你是说你当天晚上就在山崖附近的山缝里过了一夜?”看李向停下了李耀祖问。

    “是,当时有些冷,而且我怕外面还会有胡狼,所以寻了一个山缝就在那里过夜的。”

    “后来呢?”那个焦急的男子接着问道。

    “后来我就遇到了一个道人,他给了我一些吃的,告诉我穿过不远处的树林就能看到官道了,叫我自己去那里,说不定就想起回家的路了。”李向没有说中间的细节,把在树林里遇到两朝公主的事情省略了。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那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陛下身边?”面无表情的人也开口问道,说话时没有抬眼,而且说出的话干巴巴,毫无感情,李向听着非常不舒服,有种被警察问话的感觉。

    于是李向直直的盯着他说“恩~请问,你是哪位?”李向一向觉得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要是你对我不好,那就对不起了,本少爷还不惜得理你呢。

    “放肆!”李耀祖突然开口呵斥,“他是你三叔。”

    李向本来想小小的打击一下李孝的,李耀祖既然开口了,还是算了,毕竟自己日后也许还要在这个家里生活很久的。

    李向便对着三叔深鞠一躬:“三叔,是我不懂事,就原谅我吧!”

    李孝忽然现眼前这个李向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很自信,又很强势,甚至还有一些神秘感。这不是原来的李向啊,那个李向总是谦卑柔和,甚至可以叫唯唯诺诺。哪里会像今天一样和自己顶嘴。李孝还在琢磨着李向,没有意识到李向的回答。

    李向便又一次说道:“三叔,是我不懂事,请三叔原谅!”李向其实已经现了这个人神游天外了,但他还是要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恭敬和低姿态。

    “孝儿?李孝!”李耀祖现老三神情不对,也开口叫到。

    “啊?啊!父亲,孩儿正在想事情,一时不察,请父亲谅解!”

    “向儿在像你赔礼呢,你怎么不答啊?难道你会因为这点儿小事就生向儿的气吗?”

    “啊,没有没有,我根本就没有生过气,何谈原谅,父亲和向儿都想多了!”

    “没有就好,向儿你接着说吧!”李耀祖不想耽误,又对李向说。

    “好,三叔刚才问我怎么到的陛下身边,其实也是凑巧的事情。本来我已经走到了官道旁了,想问问人谁认识我,我的家在哪里。没想到一下子就出来好多兵士把我围住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原来陛下在官道旁休息呢,兵士们把我带到了陛下跟前,陛下问我怎么会在那里,我就把事情说了一遍,正好锦云公主也在,她就叫陛下让我陪她玩,于是便跟在陛下身边两天。”李向尽量把这件事情说的简单一些,这样日后会省掉很多的麻烦。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半大小子这时走到了李向跟前,嫩嫩的问了一句。

    “啊,我真的不记得了,你是谁啊?”李向目前是个小孩子,只能表现出小孩子该有的样子,于是李向拉起这个孩子的手回答。

    “爹爹,向侄儿真的傻了啊!”半大小子一下甩脱了李向的手,转身跑向李耀祖,边跑边喊“以后我不教他识字了。”李向听的一阵无奈,这个孩子居然是自己的叔叔辈,而且看样子自己以前一直是跟他混的,悲哀啊!

    “不许胡闹,你的向侄儿只是暂时的得了离魂症,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忠儿要多和他说说过去的事情,他才会好的快。”李耀祖摸摸李忠的头,慈爱的说。

    “哦,那我待会儿就给他说说我们原来的事情。”李忠乖巧的依偎在李耀祖怀中说。

    “好,忠儿还是先坐下吧,为父还有话要说。”李耀祖又看着李向问道“按你说的,那陛下在的这段日子,你就陪着公主玩吧,待陛下回返帝都了,你再过来请安吧。”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休息了。”李向恭敬的对着李耀祖施了一礼,转身要走。

    “回来!”李耀祖看李向说走就走,知道他真的是失去记忆了,原来特别依赖父亲的他,现在父亲就在眼前缺却不识,真是伤感啊。

    “啊?还有事情吗?”李向没有意识到这点,他忘记了自己也是有父亲的人,从前世而来的他,本身独立性很强,加上前世父亲总是忙的见不到面,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

    “你难道连你父亲都不认识了?”

    “父亲?”李向突然现这个词对他来说好像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触不可及。他看看厅上剩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一定是自己的父亲,而那道永远抛不开的目光很自然的吸引着自己。这个人一定是父亲!

    李义忍了好久好久,在桥头上看到李向的一刹那便想过去相认,在觐见陛下的时候想相认,在刚才李向进大厅的时候想相认,但他都忍住了,他想李向自己过来,像从前一样拉着自己的衣袖,腼腆的叫一声“父亲”。可他失望了,失去记忆的李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会儿李向看向了他,他看到了那种淡淡的熟悉的目光,这个就是自己的儿子,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孩子。李义再也忍不住了,两步跨到李向身边,伸手把他拉到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默默地没有说任何话。

    李向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种爱,是一个父亲可以放弃一切的爱,是一个父亲可以给与的一切爱。起初他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慌张。他不是没想过这一幕,当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也有一个父亲的时候,他就想过怎样去面对,毕竟把一个陌生人当做父亲,对任何人来说都需要过程。

    但他现自己错了,就在被李义搂着的一刹那,他的心里居然生出了一种亲近感,一种依赖感,一种前世见到父亲时的安全感。他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微微泛白的两鬓,已经出现皱纹的眼角,泪眼模糊的目光时,自然的张开双臂紧紧地搂着他的腰,张嘴叫着还不熟悉的词语。他现来到这个年代,自己又多了一份感激,多了一份责任。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搂在一起,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李向自己都很奇怪自己这样一个吊儿郎当的人也有这种感情崩溃的时候。他知道这种感情叫做血脉相连,叫做骨肉相亲。

    “咳咳”李耀祖不想打扰这对父子,但总要休息的,于是清咳两声说:“好了好了,你们父子有话回到屋里再说,去见见你的二叔吧。”

    父子两人都现了自己的失态,于是整理了一下衣衫,擦擦眼角,互相望了一眼,想说的话都在眼中了。李向转身走向绿袍男人,躬身施礼:“二叔好!”

    绿袍人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现在李向问话了,他便说道:“恩,回来就好,以后不许贪玩了,更要小心些,你不在的这几日,大家都很担心的。去休息吧!”虽然可以听出话语中的不满,但也能感受到那一丝关爱。

    “让二叔挂念了,以后不会了。”李向又是一躬,转身对李耀祖说:“祖父,我们去休息了。”

    李向一直没有喊李耀祖“祖父”,但刚刚和父亲的深情相拥,让他不得不接受现实,这是他的家,这些是他的亲人,以后他有责任为他们做任何事情,何况一个称呼呢。

    “去吧,见见你的祖母和母亲吧,她们比我们更担心你。”李耀祖挥挥手,转身进了后厅。

    李义牵着李向的手也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ps:亲爱的读者们,菜花的《隋唐》今天登上了“七天频道”推荐,感谢大家的支持,菜花在冲击历史新人榜,大家记得收藏本书,有票票和花花的朋友们要给菜花投哦!!菜花会一如既往更新的,菜花拜谢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