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正文 第九章 麻烦来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你个弃儿居然让我道歉?!”

    其实刚刚她在车上就注意到这个弃儿。  不过弃儿怀里的孩子,却是她的侍女也就是红女孩提醒的。

    献祭。

    当然是用活人更好。

    但对于圣女来说,哪怕全大6都不当弃儿是人,她自恃身份也不会那么过分。

    所以也没往那方面想。

    重返集市之后无意中撞见,点头招呼她也没多理会。

    她是圣女,她是神旨的传达者和执行者。

    随处逛着,也是思考之后的事。

    圣庭分部城禁高调迎接,打乱了她很多事。

    本来直接来办事还有下一步的计划,经过这一打断,让她重新回归了自己的身份。

    其实红女孩的劝说她都懂。

    笨蛋是做不了圣女的。

    她是神的使者,传达和执行神的旨意。

    但她本身不是神。

    她是人。

    她还生活在这片大6。

    她高高在上。

    可同时……她也要承受人所要经历的一切。

    阴谋算计,争权夺利。

    尽管,她自己并不想这样。

    ——

    突然吵闹声打断了她的思考。

    抬头看去,她愣了一下,现居然是刚刚在车上的那个弃儿,和过路人生了龃龉。

    不用去想。

    弃儿在这个大6的地位,他不但讨不到好,很有可能还会吃亏。

    眉头轻皱,她的目光跳动一下。

    此时她才现这个弃儿,是真的很奇怪。

    刚刚是现他的外在独特。秃头,紧身长袍断手,还抱着孩子。

    气质也不卑不亢。

    和整个她见到听说过的大6弃儿的精神状态都截然相反。

    此时就是表现出来。

    如果是普通弃儿被撞到,得是自己低头行礼,生怕对方追究。

    不管对方是个贵族,甚至是普通平民。

    他不但没有,还要求对方道歉?

    因为光头没黑就看不出你是弃儿了?

    可你眼睛还是黑色的,也没有刻意隐藏的意思。

    她留下继续看着他会怎么办。

    “麻烦让一让。”

    让她稍微有些失望的是,随着人围着的多了。

    他似乎有些退缩息事宁人的感觉。

    好像要脱身离开。

    可惜对方或许也是因为城禁被迫遣回卫星镇而无聊,真的揪着不放找乐子。

    “你到底想怎样?一辈子没开心过,今天让你找到幸福了是吗?”

    她突然有些惊讶看着那个弃儿,随即好像印象中忘记什么时候笑过的嘴唇,不由自主在面纱里弯起来。

    这话算怎么说?挖苦?自嘲?

    但总之,很有意思。

    至少听着好像比骂人还让人不舒服。

    “你这个弃儿……额,这孩子多大了?三个月了吗?”

    目光一凝,她愣在那。

    “圣庭刚刚说要收集弃儿婴儿给圣女献祭的,你这个……”

    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看着那个弃儿。

    手掌微微放在腰间,并将已经哭泣的孩子放在胸口。

    他似乎要动手了。

    还是用……他仅剩的一只手?

    有些惊讶,他是要反抗?

    这种反抗还不像是逼急了那种拼命,更像是……有所凭借?!

    她将目光投在那个手放在腰间好像要攻击似的弃儿身上。

    眼睛微微眯起看着那个光头弃儿,她做了一个决定。

    “还不滚过来?!”

    ——

    依旧这个集市,依旧闲逛。

    不同的是,不再是自己一个,身边多出那位面纱女人。

    ****五千年文化的底蕴和精深体现在一方面就是顾名思义。

    比如社会哲学。

    哲学联系到社会,应用其中很多都可以体现的比如。

    韩弃曾经研究过一个小题目就是。

    一个人的性格随着不同的环境,会有所变化。

    你认为这是废话吗?

    那一加一等于二谁都知道,为什么还用研究呢?

    为什么一个人的性格随着不同的环境会有所变化?

    或者说深入一点,一个人的性格从来没变过,但是随着不同的环境,体现出来的效果截然相反。

    前世的韩弃,温和,懂礼貌,宽容,笑容总挂在脸上。遇到什么事都不生气,不脾气,被人在某些事占点小便宜或者安排一些不太友善的事,也都不在意。

    能化解就化解,能承受就承受。

    不过因为他的好人缘和性格,这种事很少。而且有也被自己的同学朋友或者谁给化解甚至反击回去。

    他俗世的亲朋好友……没有亲。就是同学朋友至今没谁知道他练过武术的。

    只知道他信佛。

    即便这个,也被同学朋友引为奇谈。

    当今年代不敢说没有,但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的世界,和佛能有什么关系?

    有。

    剑网三里的少林职业。

    可如今到了这个神赐大6莫名穿越再看看他的性格好脾气。

    其实也没变。

    只是他做的事,谁还敢说和前世差不多?

    他杀过人,虐杀。

    被留下喂狼,手被咬断。

    与生俱来的身份受到几乎所有人鄙视,欺侮包括现在。

    孩子被对方吓到了自己要讨个说法,只换来对方不依不饶如同看猴戏一般的戏弄嘲笑。

    如果不是这位女士好心解围,他可能又不得不动用武力了。

    虽然说是为了不想让小短身被任何谁随便对待。但这在前世对他来说是从来不敢想象的事。

    不是说信佛就不动武,不是说出家了就不出手。

    他只是觉得很多他的想法他的性格他的一切不会变。

    但随着来到这个大6面对和前世截然不同的环境身份转换……

    不允许他不去做相应的转变。

    总而言之一句话……

    这个波……在这里有点装不下去了。

    但好像自己似乎也运气不错。

    就算总是承受一些苦难但终归,不时的能遇到转机……和好人。

    ——

    “别闹。”

    韩弃抱着手脚乱动的小短身哄着。

    很难得看到这么多人,这么热闹的地方,这么好玩的东西。

    小短身很兴奋是正常的。

    韩弃也是随口说着,却依旧任由她玩闹。

    她开心就好。

    让她别闹,只是怕她不小心掉下去。

    毕竟自己现在一只手了嘛。

    呵呵。

    然后很诡异的,那位白纱女孩和自己两人并肩朝前逛着走着,互相也都不询问说什么。只是奇怪的是,偶尔小短身想要看什么对什么有兴趣,她居然也停留等待。

    韩弃当然不是故意要甩掉她,她也说了刚刚周围都听到看到她说自己这个弃儿属于她。那么现在再分开就太刻意了。韩弃已经渐渐适应如果是弃儿的身份,在这个片大6什么都可能生。

    只是觉得这样的氛围,还一起逛街……

    保护自己?

    韩弃觉得好像她没那么无聊吧?

    没错,不是好心是无聊。

    她没必要为了自己一个弃儿浪费时间。

    那么除非她的工作和这方面有关?

    心累啊。

    韩弃哄着小短身玩着一个小木偶的时候,都暗自叹息。

    反正闲逛也容易胡思乱想。

    “你的手……”

    突然声音响起。

    韩弃一愣,回身见白纱女孩看向自己的手。

    “啊……你说这个嘛。”

    韩弃晃晃手:“被咬掉的。”

    女人目光凝视韩弃的眼睛,很平和,很明亮。

    但也因为黑色的瞳孔显得幽深。

    “被什么?”

    女人开口。

    韩弃一顿,轻笑开口:“狼。”

    “普通的狼?”

    女人脚步突然停下,转头看着他。

    韩弃疑惑:“为什么特地这么问?”

    女人还是看着他不说话。

    韩弃沉默片刻,摇头笑着:“魔兽山脉附近,迷路了……碰到冰霜巨狼狼群。然后被咬掉了。”

    女人还是看着韩弃,然后……

    “只是咬掉手?”

    韩弃嘴角抽动,这还不够是吗?

    不过沉默片刻,韩弃轻咳一声笑着点头晃晃另一只手:“这只也差点咬掉。”

    女人看着他左手手腕有被噬咬过的伤疤,似乎还没完全愈合。

    再次看了韩弃一眼,意味深长。

    然后就被小短身啊啊叫着拍着脸打断。韩弃转头看着小短身,小短身漂亮的眼睛也看着他,小嘴张着,啊啊叫着指着前面。

    韩弃回头看过去。

    脸色变了。

    而白纱女孩眉头皱起,看着之前离开的那个男人,得意洋洋地领着一队骑士过来。

    方向,正是韩弃,和白纱女孩这边。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