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弃僧 > 正文 第十四章 噩梦成真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安妮瑟和她手下的骑士们,被密密麻麻的冰霜巨狼群包围。  足有上千只。而包围骑士最近一圈的上百只一起围攻这二十个骑士,安妮瑟左冲右突怎么也冲不出来。

    二十名骑士的头盔都掉落,露出里面的面容。

    脸孔不一色型不同,唯一的,都是疲惫的表情,偶尔还有血从头上流出。

    但相同的是,没谁脸上露出恐惧的神色,有的只是坚定。

    二十人合力运出红色斗气照着背身方向配合,一道冲天的剑光直接将包围圈看出一个长长的空白通道。被这个剑光波及的巨狼已经血肉模糊。

    “队长快走!!”

    没有任何迟疑,二十名骑士齐齐推着安妮瑟将她送去通道因为,被剑光劈开的通道已经快被外围的其他巨狼再次填补,比之前更凶猛的攻击。

    至于外层冰霜巨狼,齐齐扬头咆哮着天赋技,轰向安妮瑟。

    ——

    “不要!”

    这就是昨晚那个噩梦,但是当罗蒂雅赶到的时候,已经不再是噩梦。或者说,噩梦成真。

    她说着不要,可她也只能叫喊了。

    巨狼不听她的是肯定的,而那些骑士和安妮瑟,想听,也听不到了。

    突然在对面不远处的外围。

    巨大的白色光球升起遮天一般,瞬间盖住整个战团。

    “轰!!”

    一阵风浪之后,好像时间凝固。罗蒂雅眼前被白雾遮住。

    嘶吼呲着獠牙的巨狼退去,释放天赋技的巨狼也闭上嘴蹲立,冰冷的目光目视前方。

    二十名骑士连带着坚固的盔甲全部被撕成碎片。碎肉内脏散落满地找不到分不清谁是谁。

    唯独完整的,是安妮瑟。

    她手持长剑嘶吼向后退,却再也没有下一步动作。

    因为她已经成为一个冰雕,完全被冻住。

    不止脸上的表情,连布满全身的蓝色斗气同样被冻在里面。

    白色包围着绿色,看着那么绚烂。

    所有巨狼却整齐分开一条路,一个巨大高过普通巨狼一半的身影出现在通道尽头,渐渐走近。

    所有冰霜巨狼轻声嚎叫的低伏着身子,在这个高大身影经过的时候。

    每一步都那么优雅却步伐坚实。看不清黑影是什么。只看到健美的线条呈现在安妮瑟的冰雕前。

    一双纯黑色的眼睛。

    没有丝毫情感冷漠地看着冰雕,但罗蒂雅却陷入那双眼睛中。

    此时也压抑窒息到一种极限。

    ——

    罗蒂雅做的梦,那个噩梦。

    是没看清黑影是什么的。

    然而此时她看得清清楚楚。在纵马奔驰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赶到这里目睹二十名骑士惨死于此的同时,安妮瑟也被冻成冰雕。

    如果说冰霜巨狼有差不多一只马的大小,叫声巨狼有点名不副实可是眼前的这个身影。

    黑色的瞳孔冰冷不带感情。

    白色不带一丝杂色的毛柔软飘逸。

    当然也是一只狼的模样。

    但是一米八的罗蒂雅需要仰望。

    因为这只狼坐立在那,至少有两米以上。

    健美的四肢,流线的身形,如今哪怕是死敌都不得不称赞一句。

    可它,毕竟是死敌。

    罗蒂雅的心跌到谷底但是紧紧抿着嘴角抽出长剑。她知道,或者早就知道他劝说是对的。此时他更清楚自己基本上会陷在这里,从此再没法活着离开回到小镇,甚至帝都。

    尤其在她已经看到密密麻麻上千只巨狼出现在面前却并不攻击而是留了一条路出现在面前,似乎等她来给她让路的情景。

    她暗自叹息反而平静下来。

    朝着那只头狼奔去。

    “唏律律!!”

    罗蒂雅用力拽住缰绳,莱克前提扬起嘶叫。

    莱克是不敢去的。魔兽之间的威压比人类的气场更直观。

    罗蒂雅当然也没为难它,翻身下马走过去。

    通路顺畅虽然都呲牙欲做攻击状可终究没动。

    罗蒂雅慢慢走过去,看着地面碎冰和碎肉碎铠甲,应该就是二十名骑士。

    她已经不想去考虑为什么可以自信来去自如的安妮瑟和手下骑士们会遭遇自己只认为在梦境中出现的完败。

    因为她庆幸自己比梦境生的情况来得早。

    安妮瑟手持长剑却连全身蓝色斗气一起被冻成冰雕矗立在那里。

    她也庆幸自己还能动,因为冰雕,还没被身前巨大身影,碎成一片片的碎片。

    虽然她不认为来得早还是来得晚,对情况的扭转有什么作用。

    但她,还是不会有任何想法上的改变。

    “呀!!”

    罗蒂雅突然娇叱一声,黄色斗气从胸口亮起,直接跳跃落在冰雕面前面对那个身影。

    罗蒂雅脸色白,手颤抖。可以她眼神中的坚决,始终依旧。

    黄色斗气慢慢由全身集中在手中的长剑上,光芒闪耀如同太阳。

    但周围异常安静。上千只冰霜巨狼只是没有表情跪伏在那低头。

    唯一蹲立在那迎风而立的,只有那个飘逸的头狼。平静看着她。

    呼吸慢慢急促,罗蒂雅知道自己的斗气也坚持不了多久,看着周围,看着前面的身影。

    罗蒂雅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做才能挽回此时的局面因为那简直是开玩笑,她自己都不信。

    可她只能死死咬着嘴唇快咬破的程度。

    做点什么!

    做点什么!

    罗蒂雅你个白痴快做点什么!!

    “啊!!!”

    突然高高跃起罗蒂雅大叫双手握着长剑冲向那只头狼用力砍下去。

    那只头狼眼神都没转一下,看着它漆黑的瞳孔里罗蒂雅的身影慢慢近前,只是轻轻抬起雪白的爪子,拨动一下。

    “额……”

    只是一下,罗蒂雅就被击退横着撞向安妮瑟的冰雕摔落在地。

    “噗。”

    挣扎着要起身的罗蒂雅,长剑掉落在一旁,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咔!”

    安妮瑟的冰雕碎开一丝裂纹。

    “不……不……”

    罗蒂雅虚弱地靠在冰雕前,手下意识无力颤抖地摩挲那块裂纹想要弥合似的。

    “呼……呼……”

    罗蒂雅艰难喘息,这只头狼显然并不是三级的程度。一出手就破掉自己的斗气轻而易举,根本没用天赋技。

    可是罗蒂雅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

    用力的匍匐到长剑边,手慢慢的,抓住长剑,艰难的杵地,跪在那里挣扎要起身,但几次都没成功。

    “吼~”

    所有跪伏在地的巨狼慢慢站起,尖锐的獠牙呲起,弓身慢慢逼近罗蒂雅。

    头狼还是一动不动地蹲坐在那低头看着慢慢摇晃站起的罗蒂雅,挡在冰雕面前,倔强抬头看着狼王。但是不知何时从短中间流出的鲜血,遮挡住她一只眼睛的视线。

    看着那么惨烈,却坚强。

    可这并不会博取到任何同情,从魔兽那里。

    “呀!!!”

    罗蒂雅突然再次将斗气催到极致在长剑,跳的比刚才更高,可显然,这是她最后的力气。

    “吼!”

    狼王这一次的攻击更用力,锋利的狼爪打飞罗蒂雅长剑的同时,她的胸口飚起鲜血飞舞在空中,看着那么诱人的美丽,但却也更绝望的残酷。

    “砰!”

    罗蒂雅重重摔落在地上,溅起了泥点。

    身下的鲜血浸润了地面,也刺激巨狼群的凶狠和狰狞。

    “嗷嗷!!”

    所有巨狼全部冲向倒在地上的罗蒂雅,头狼也没再理会,转身要离开的样子。

    罗蒂雅慢慢抬起头,脸色惨白似乎对即将自己被分食撕裂的遭遇没看到,只是抬起手,慢慢伸向不远处的冰雕,也是在这世上最后的时间,也再也没法触碰的。

    或许他说的对,自己是来救人的。

    却比要救的人……先死。

    嘴角弯起,群狼已经扑向头顶,她似乎没时间回忆自己这么短暂的人生经历了什么。要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连个全尸都没有。

    一切的一切,都将结束了。

    那个弃儿呢?离开了吗?

    他说过当得到什么的代价让人难以承受的时候考虑下,会为你难过自责的人。

    自己此时才考虑有点晚了,对吗?

    父亲会难过吗?

    查理斯,是一定会的吧?

    其实他比自己可怜呢。

    私生女,总好过弃儿。

    他只有自己和安妮瑟最亲近了。

    这一次,两个最亲的人都没了。

    他,会多难过呢?

    “嗷嗷!!”

    巨狼的声音好吵,就在头顶。

    罗蒂雅慢慢闭上眼睛,不再去看自己怎么被巨狼狼群撕咬分食。

    给自己一个痛快吧,不然……先吵死了。

    ——

    “唵!嘛!呢!叭!咪!”

    刹那间,仿佛时间空间凝固。

    但随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奇怪的音节响彻在周围。

    “吽!!!”

    已经没力气的罗蒂雅都觉得刺耳,尤其是最后一个音节,简直是用吼出来的声音,瞬间压制了上千只群狼的嚎叫。

    同时将压住自己要分食的群狼被一股无形的声浪震开四散,扬起泥点,内圈群狼翻滚压到后面的群狼,一时之间,整齐的狼群小范围的混乱起来。

    罗蒂雅艰难转头,头上鲜血模糊的视角,靠到一个骑着马飞驰而来的身影。

    那匹马她认识,是自己的坐骑。

    而站在坐骑上一跃飞起的身影,她有点不确定了。

    他双手合十在胸口,光头是自己印象深刻的。

    可是隐约看到他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猊狮状的光影兽头张着大嘴,那声吼叫,就是从兽头的口中出。

    “嗷呜!!!”

    一声更加刺耳的狼嚎,突然响彻周围。

    和狮子的吼叫声浪碰撞形成巨大的波动甚至吹起了刮脸的风。

    两股声浪碰撞让小范围混乱的狼群,彻底混乱四散。并且再也没有之前的狰狞凶狠,而是身子颤抖再次跪伏在地,头都不再抬起。

    说了这么久,其实只是几个眨眼间的时间。

    周围此刻,只有已经不再平静蹲立而是已经露出獠牙凶狠四肢站起紧盯着前方的头狼。

    还有落地后长袍飞扬慢慢走向罗蒂雅的光头。

    伏在地上艰难抬头仰望阳光照射有些刺眼那个身影的公主殿下。

    以及,一动不动的安妮瑟冰雕。

    至于那个光头,长袍飞扬的身影,就是那个被自己骂做废物弃儿,还抱着婴孩的。

    韩弃。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