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逆鳞 第五百八十一章、我们保了!
    第五百八十一章、我们保了!

    疯了!

    所有人都觉得‘燕相马’疯了!

    当着长白剑客的面,杀了长白剑派的人。

    更要命的是,那个人姓‘钟’。

    现在的长白剑派宗主姓钟,前一任长白剑派的宗主也姓钟。前前任的长白剑派的宗主还是姓钟。

    也就是说,凡是姓钟的人在长白剑派都是大有来头的。

    包括之前在幻境里面死于李牧羊手上的长白七子风、雨、雷、电、长、白、山,他们就是长白剑派着力培养的中坚力量。甚至长白剑派不惜一次性使用七个名额,将他们全部都给送进了星空学院里面。

    当然,也全部死在了李牧羊的手里。

    团灭!

    这个钟无言是什么人?不用说大家也能够想象的到他在长白剑派的重要性。

    南宫严清是长白剑派的执法长老,在面对他的时候还处于绝对的弱势。钟无言要和李牧羊决战,南宫严清好言相劝都没有任何的效果。

    这样一个重要的人物,就那样被面前这个家伙给杀了。

    淡然自若!

    云淡风轻!

    潇洒从容!

    他们还可以寻找出无数这样的字眼来形容李牧羊的所作所为。

    可是,这仍然难以平息他们心中的惊骇。

    江湖中有一句话叫做: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到了一定的级别地位,除却那些难以调和的血海深仇,大家都会尽可能的在交战时收一收手。

    毕竟,你很强,我也不弱。今天你杀了我的晚辈,明日我便杀了你的后人。

    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两败俱伤。

    这也是九国之间互相权衡之后做出了那条影响历史进程的重要决议:各方承诺绝不轻易动用星空强者。

    李牧羊假扮的‘燕相马’违背了人与人之间的潜规则。或者说是违背了上位者们之间的潜规则。

    这个年少张狂却又貌美如花的少年出手竟然如此凶狠,如此决绝,不留任何的余地。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吴山记转身看了文弱弱一眼,文弱弱内心叫苦不已。

    “大师兄,我知道你责怪我。我也没想到他会干出如此愚蠢的事情啊。当时就是觉得这个人--------挺神秘的,所以就想着接触一下。而且,他的长相也不让人反感。”

    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人是他杀的,长白剑派应当不会寻他们的麻烦才是吧?

    秦翰的瞳孔胀大,喃喃自语着说道:“说杀就杀了,这可如何是好?”

    只有屠心满脸激动的模样,眼神狂热的看着李牧羊,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爱则让其永生,恨则让其百死。这样方为男儿本色。

    “好男儿当如是。”

    钟无言死了!

    身体化作一股烟尘,就连尸骨都难以寻到。

    南宫严清表情狰狞,眼睛死死的盯着李牧羊,沉声说道:“你杀了他?”

    李牧羊拍了拍手,就像是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抬头看了南宫严清一眼,笑着说道:“大家都已经看到了,我就无需再重复一遍自己的功绩了。不过,你一定要再问一次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是的,我杀了他。”

    “你竟然敢杀了他。”南宫严清就像是看着一个白痴一样的看着李牧羊,说道:“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知不知道你会招来什么后果?”

    “不知道。”李牧羊说道。“我就知道他想杀我,我就杀了他。不是杀人,就是被杀。这是行走江湖的规矩。你们出门的时候,师父没有对你们说过这句话吗?”

    “你-------”南宫严清被李牧羊的话噎得死去活来,喘了口气,才怒声喝道:“他原本已经失去了知觉,他已经败在你的手上,你已经惩罚了他。用得着行此极端的手段?”

    “你这么说---------”李牧羊看着南宫严清以及他身后的那些长白剑客,说道:“就实在是太不了解他和你们长白剑派了。正如你刚才所说,他败在我的手里,我已经惩罚过他-------然后我将他放了,完好无损的交到你们的手里。等到他清醒过来,知道今日之耻,他会不会报复?”

    “---------”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李牧羊说道。“我把他放了,等着他神功大成之后来报复我。或者说,他带着长白剑派更多的高手来围剿我偷袭我。那个时候,我还有命在?我能够防得了他一次,便是我防不了他一辈子。他每一次来杀我,我都要原谅他。然后等待他下一次再来杀我-------既然这样,何不一刀解决问题?”

    “我们长白剑派怎会行此卑劣之事。”

    “这种时候你还在谦虚,难怪能够在长白剑派身居高位。”李牧羊冷笑出声。他眼神犀利的盯着南宫严清,硬声说道:“相信我,你们长白剑派可以做出比今日卑劣一百倍一千倍的事情。”

    “看来你早就对我们长白剑派怀恨在心。”南宫严清冷笑连连。

    “那又如何?”

    “长老,我们一起上杀了他--------”

    “对,此子实在是可恨之极,不杀不足以平心意-------”

    “我们要替无言师兄报仇雪恨--------”

    -----------

    长白剑客们愤怒之极。

    他们嚣张跋扈惯了,头一回碰到一个比他们自己还嚣张跋扈的。而且那个家伙还杀了他们的人,这口恶气怎么能忍?

    杀!

    南宫严清看向吴山记,说道:“你们星空学院和他是一伙的?”

    吴山记一脸尴尬,心里实在是郁闷不已。

    这个问题当真是让他难以作答。

    倘若回答说那燕相马和自己是一伙的,那么,燕相马杀了长白剑派钟无言一事便也要记一份在他们的头上。到时候,长白剑派追究自己,他们这些人也讨不了好处。

    倘若回答说那燕相马和自己不是一伙的,又给人翻脸无情不讲道义的感觉。毕竟,任谁都看出来,那个黑袍少年和他们是同伴,现在碍于长白剑派的威势就和他撇清关系,此事倘若传出去的话对他们几人的声誉有损,也对星空学院的名望有伤--------

    吴山记看了文弱弱,文弱弱咬了咬牙,向前站了一步,看着南宫严清说道:“不错,他和我们是一伙的。相马公子也是我们屠龙小队的一员。”

    “你知道你说的话代表着什么吗?他杀了钟无言,我们长白剑派十万剑客必将与其不死不休。星空学院要为了一个无名小卒和长白剑派开战吗?”

    “我所说的话仅仅代表我个人,和星空学院没有任何关系。”文弱弱高声说道。

    南宫严清摇了摇头,说道:“小姑娘,你太天真了。有些事,怕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够撇得清的。倘若我是你们的话,就和他划清界限。毕竟,杀人者--------西风燕相马。”

    “不行。”文弱弱这个时候却表现出了她英气的一面,再一次身体朝前走了几步,说道:“相马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文弱弱的这条命是他救回来的,那么这条命也就属于他了-------今日不管谁想伤害相马公子,都先从我文弱弱的尸体上跨过去。”

    秦翰虽然很不满意文弱弱’这条命也就属于他了’那句话,但是,无论如何,他都是要和文弱弱保持一致的。危险来临的时候,他都是要挡在文弱弱的身体前面。

    秦翰身背巨剑快走几步,将文弱弱娇小的身躯掩在身后,憨声说道:“谁想伤害弱弱,那就先从我秦翰的尸体上跨过去。”

    屠心手捧简书,状若疯癫的大笑出声,说道:“以前还真是有些看不起那个小白脸,直至今日,才发现燕相马才是热血之人。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许你们长白剑派杀人,就不许被杀者反击?我屠心就是看不起你们长白剑派这幅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老子才是天下第一好不好?今天我挺燕相马。你们想要动他,就先过了我的《百战天书》再说。”

    “---------”

    吴山记没想到这个燕相马如此的有影响力,这才进入屠龙小队多长时间呢,几个师弟师妹就全都站到他那边了。

    倘若再让他呆上一段时间,怕是这屠龙小队就完全听命于他了吧?

    吴山记笑呵呵的看着南宫严清,出声说道:“刀剑无眼。钟无言死于争斗,并非我们愿意看到的事情。不过,既然事已至此,我们也不会抵赖-------我们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惨剧发生。但是,正如我的师弟师妹们所说的那样,相马公子是我们屠龙小队的一员,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和他划清界线。倘若我们如此行事的话,又如何对得起星空学院的多年苦修以及先生们的谆谆教导?”

    吴山记脸上的笑容逐渐凝聚,看着对面已经拔出长剑的长白剑客们,说道:“要战,那便大家一起战吧。燕相马-------我们保了。”

    南宫严清眼神微凛,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阴笑说道:“如此甚好------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