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逆鳞 第五百七十九章、不死不休!
    第五百七十九章、不死不休!

    坏人欺负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的,因为他是坏人啊。一桩桩一件件的和你解释清楚请求你的原谅,那还有资格被称为坏人吗?简直是为全天下的坏人丢脸。

    纨绔大少欺负人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的,因为他的身世背景本身拥有的一切就是理由了。我想欺负你,所以我就欺负你了。你看看,多么‘纨绔’?

    李牧羊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模样,当真是比江南城第一纨绔大少燕相马还要纨绔一百倍。

    那小人得志的姿态,那居高临下的语气,那不正眼打量着你的斜暼眼神,还有那若有若无的嘲讽笑意,每一样都让人百爪挠心抓狂不已。偏生又要将这些全部都组合在一起,那就成了一幅活灵活现的《纨绔行凶图》。

    当然,这不是李牧羊一个人的功劳。

    他是细心摧摩,将燕相马当年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那种无赖嘴脸给用自己的方式给重新演绎了一遍,又加上一些自己的感悟和理解,此时方能够让人觉得憋屈烦闷打痛人脸。

    好的演员都需要修行!

    “我就是欺负你啊,你们都感觉不出来吗?”

    多么赤裸裸的话啊。

    这得多么混帐的人才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事?

    这还当真怪不得李牧羊。

    说句狂霸酷炫拽爆天的话:做为一个龙族,全世界都是我的敌人。你算老几?

    李牧羊有很多敌人,九国联军里面的无数星空强者都是他要报复的对象。当然,里面也包括长白剑派。当时九国联军里面,身穿银白剑士服胸口镶着长剑图腾一次又一次的冲过来想要取自己性命的长白剑客可不少。

    只是,若是论起仇恨值,长白剑派绝对可以排在李牧羊最仇恨的敌人名册榜前三名之列。

    就凭长白七子在幻境里面对自己和千度所做的一切,李牧羊就有强烈的想要将他们长白歼灭的冲动。

    倘若不是因为自己恰好是一头龙,倘若不是自己恰好拥有能够变身的能力,倘若不是自己用自己的血救下了千度-------千度怕是现在已经被他们羞辱杀害就连尸骨也寻不着了吧?

    今日再次遭遇长白剑派的人,他们一上来就表现出一幅高高在上老子天下第一全世界都是我的奴才的嘴脸,再一次成功的激怒出了李牧羊心中隐藏的恨意。

    一个人坏,那是心性使然。

    一群人坏,那就证明长白剑派这个群体有着让人做坏事的氛围。

    此番出山,李牧羊和自己约法三章:

    第一章:做人要低调!

    第二章:说话要委婉!

    第三章:出手要温和。

    可是,看到长白剑派的这些混账就让人想要对他们野蛮。

    之前在和武裂以及屠心交手的时候,李牧羊都会刻意的收手,不敢暴露太多的实力。但是,一旦碰上长白剑派的钟无言,他就一拳把人给打飞出去了。约法三章什么的一下子就忘到九宵云外去了。

    既然你坏,那我就比你更坏。

    既然你狂,那我就比你更狂。

    李牧羊这么一狂放,一直走狂放路线的长白众剑客就有些接受不能了。

    “长老,让我去杀了这个混账家伙--------”

    “欺人太甚,我们长白剑派何曾受过如此羞辱?”

    “看我将其碎尸万段--------”

    -----------

    南宫严清也觉得很愤怒。

    他觉得自己问出那几个问题实在是在自取其辱,而且那个混蛋的回应让他有种智商受到鞭打的痛感。

    他简直难以想象,一个人可以坏到这种程度,可以不要脸到这种程度,可以将做坏事说的这么光明正大理所当然-------

    南宫严清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说道:“原本看在你是西风燕家的份上,想要给你一次机会饶你不死。既然你如此的不如死活,那就休怪我们长白剑派以大欺小对你不客气了。”

    “话说得真是好听。”李牧羊既然决定做一次纨绔子弟,那这一次索性就纨绔到底了。“你们不仅仅以大欺小,还喜欢以多欺少。看看你们这一群人那幅不要脸的样子,加起来好几百岁的人了还喊着联手一起上把我给斩了------你们长白剑派就是这么打出名声的?你们要觉得自己是一个剑客,还有做为一名剑客的尊严,那就一个个的来和我单打独斗---------”

    李牧羊指了指钟无言,说道:“那样的菜鸟剑客就别来了,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众人脸色大变。

    钟无言姓钟,长白剑派的宗主也姓宗。

    能够姓钟的人,在长白剑派的地位都是相当了得的。至少能够称之为宗主嫡系。

    虽然钟无言没有长老之名份,但是他在这群人中间的地位却是最高的。而且,他的实力也是最强的,就连南宫严清碰上他都难以取胜。

    现在李牧羊指着他们地位最高身手最强的人称其为‘菜鸟剑客’,还说不要再让他上了---------不让他上让谁上?

    更让人吐血的是,那个黑袍小子说的话还真让人无力反驳,因为他刚才确实一拳把钟无言给打飞出去了--------

    钟无言眼里杀机大炽,眼神凶狠的盯着李牧羊,怒声喝道:“胆敢如此辱我,今日我与你不死不休。”

    “我说过,你就不要上来了。”李牧羊很是不耐烦的挥手说道,就像是要赶走一片乌云一般。“你已是我手下败将,就不要再来浪费大爷的时间了。倘若你当真想要挑战的话,就多挑几个帮手帮忙。这样的话,免得我一拳出去,战斗就瞬间结束了,很是无趣。”

    “无言师兄,我陪你一起上。”一个年轻剑者出声喝道。

    “谁也不用帮忙。”钟无言咬牙说道:“就由我来会一会这燕相马。我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何本事敢如此狂妄。不知死活。”

    钟无言的身体腾空,出声喝道:“剑来。”

    “无言师兄接剑。”那名年轻剑者将手里的长剑丢了过去。

    钟无言伸手一招,那长剑便落在了他的手心。

    右手手握长剑,左手在剑刃之上轻轻一点,那把青铜古剑立即就熊熊燃燃起来。

    嘶啦啦-------

    周围的空气激烈的燃燃起来,发出霹雳啪啦的响声。

    那长剑越烧越红,周围聚集的剑气也越来越沉重。

    风难进,雪难侵。

    以钟无言为核心,方圆百丈之内再也没有一片雪花降落。

    钟无言双手握剑,身体在半空之中消失,然后再瞬间乍现。

    在原地消失的同时,又在另外一个地点出现。因为速度奇快,几乎让人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瞬间,这一剑便落在了李牧羊的头顶。

    他这一剑是最简单的劈斩,也是最艰难的劈斩。

    将全身的真元劲气汇集于剑,然后直线攻击。

    最短的路线,也霸道的劲气。

    毕生所学,凝聚这一剑。

    “去死吧。”钟无言凝视着李牧羊的眼睛,他竟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眼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在意。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如此的轻视自己。

    刚才那一击他轻敌大意,所以才被他一拳打飞了出去。

    这一次不会了,他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

    他知道那个家伙的实力很强,他感受到了那一拳所蕴含的霸气。

    可是,自己也很强。

    嚓---------

    天空之中,出现一道烈火长虹。那是凝聚不散的剑气

    一剑下去,地面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浅浅的,窄窄的,几乎看不到任何的痕迹。

    很快的,那裂痕开始加深,变大,地底之下竟然轰隆隆的发出响声。

    咔嚓咔嚓---------

    冰雪在融化、在消失,大块的冰层在倒塌。

    可是,李牧羊却消失不见了。

    原本他应该站在那裂痕的中间,被那燃烧着火焰的大剑给劈成两半。

    却在长剑落在头顶的瞬间从原地消失,就像那无声消融的雪块一样的消失不见。

    “那个-------燕相马呢?”有人出声问道。

    “会不会是被无言师兄------这一剑给劈成空气了?”

    “确实有这种可能,无言师兄这一剑大朴至真,已经有宗师风范------”

    ----------

    “相马公子-------”文弱弱出声唤道。刚才钟无言主动对着黑袍少年出剑的时候,她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李牧羊。一方面是担心救命恩人的安全,虽然她觉得这个家伙实在是神出鬼没,全身上下隐藏着无数的秘密让人心生警惕。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很想知道燕相马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实力,她想知道他到底能够做到哪一步。你所知道的极限,看起来只是他轻轻迈出去的那一步的开始而已。

    可是,怎么人就突然间消失不见了呢?

    她不曾转移视线,更不曾眨过眼睛--------相马公子是怎么消失不见的呢?

    (PS:上一章把纨绔子弟的‘纨绔’两个字写错了,证明老柳只能做一个像李牧羊那样的屌丝做不了燕相马那种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纨绔子弟-----现在已经修改,希望没有影响朋友们的阅读。

    另外,我爱你们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