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五百七十六章、以死明志!

第五百七十六章、以死明志!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五百七十六章、以死明志!

    天都。崔家大宅。

    “可是此人?”崔洗尘指着跪在地上的燕相马,出声问道。

    几名大武官员上前围拢着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仔细打量了一番,其中一面大胡子官员出声说道:“样貌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相似,年纪也对得上。”

    “那人说自己是西风燕相马,就是他杀了我们的大武世子武裂。”

    “出手真狠啊,不仅仅杀了我们的世子武裂,还杀了我大武数千边军,简直是罪恶滔天,令人发指-------”

    ---------

    大将军武意放下手里的茶杯,仔细的打量着跪在面前的燕相马,出声问道:“你就是燕相马?”

    “正是。”燕相马抬头看着武意,正色说道。

    “你可曾去过大武金州?”

    “不曾去过。”

    “当真不曾去过?”

    燕相马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我倒是想去领略金州风光,但是最近一段时日我一直在天都当值,不曾离开过天都一步。这件事情,有很多人可以给我作证。武大将军出去稍微打听便知道了。相马作不得假。”

    “你觉得这很可笑?”武意察觉到燕相马嘴角的笑意,冷声说道。

    “大将军息怒,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燕相马出声说道。“我这是自嘲。相马担任西风帝国监察司长史之职,现在正是帝国多事之秋,相马一直在天都履行自己的监察长史职责。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有歹人冒充相马的名声去做此恶事。还劳烦武大将军和各位上官万里迢迢来我西风问罪-------燕相马何等冤屈?”

    崔洗尘看着武意,说道:“相马所说句句属实,这件事情,老朽就倚老卖老一次,用自己的名声给他做个保人。相马最近一段时日确实在天都当值,不曾离开过天都一步。再说,倘若他当真敢行此恶事,不劳大将军动手,我就一掌把他给劈了。西风大武两国交好多年,老朽怎么能让家族小辈坏了军国大事两国情谊?”

    武意对着崔洗尘拱了拱手,说道:“崔国公莫恼,国公所言,武意自然是相信的。只是此事实在是蹊跷,有人跑到大武边疆去杀人,而且当着众人的面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燕相马-------国公大人应当知道,武裂是我三叔武昭的儿子,一直在着力培养,以后是可能接我三叔爵位的。”

    “现在武裂被人杀了,三叔暴跳如雷。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三叔原本想着提兵来找西风讨个说法的。但是正如国公所言,西风大武两国交好多年,此事中间定然有什么误会。于是三叔委派小侄前来作使,为的就是找西风要一个解释,大家当面锣对面鼓的把事情给说清楚了。”

    “既然此事是因为燕相马而起,那我们自然是要找到燕相马问个明白才行。所以,倘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国公大人勿要怪罪。毕竟,武意也是受命于人。”

    崔洗尘拱了拱手,说道:“怎能怪罪?武裂世子被恶人所害,老朽也能够感同身受,同样的悲愤不已。只是此事确实不是相马所为。定是那恶人与我崔家有仇,所以才将此事推到我崔家头上。大将军请细想,倘若当真是燕相马所为,他怎会当众高谈自己的姓名?原本应当隐瞒起来才是正理。”

    武意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国公大人说有人杀人之后故意栽赃崔家,不知道国公大人可有什么怀疑人选?”

    又将视线转移到了燕相马身上,说道:“相马长史可有怀疑对象?以前可曾和什么人结仇结怨?”

    崔洗尘的眼神落在燕相马的身上,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的表情。

    燕相马认真思索一番,说道:“之前倒是可以确定:没有。但是自从接任监察司长史一职之后,确实做了不少得罪人的事情。譬如最近,几乎将陆氏贼党给一网打尽。想来是那些忠于陆氏的人嫉恨于我,所以才将此事推到我的身上来吧。”

    崔洗尘收回视线,眼里闪过一抹精芒。

    “确切一些呢?或者说,相马长史给本将军说出几个名字-------这样本将军回去也好和三叔交差。”

    燕相马点了点头,说道:“巡城司李可风将军的长子李虎,威武大将军张涛的三个儿子全部逃脱,洛城城主蔡万年以及他们一族年轻子弟-------这些人都有可能做此恶事。”

    “那个-------李牧羊呢?”武意眼里有火焰燃烧。

    燕相马摇头,说道:“听闻那恶龙被人屠杀至死。不过,后来又被星空学院给救了----------将军细想,就算那头恶龙逃过一劫,也定当元气大伤,需要寻找隐蔽之地休养生息才是。再说,他的体内还被宋老神仙打入了八根幽冥钉,我若是那李牧羊,在体内的幽冥钉没有摘掉之前,是万万不敢进入人族世界的。”

    顿了顿,燕相马又接着补充道:“当然,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倘若当真是那恶龙行了险招,大武国也不得不防。九国联军将其打入深渊,他对九国深之入骨--------”

    武意打断燕相马的话,冷笑出声,说道:“恐怕不是九国吧?就算是恨,那也只是恨我们七国联军而已。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那头恶龙是无论如何也恨不起来的--------”

    “大将军所言甚是。”燕相马一幅我完全站在你这边考虑的模样,说道:“倘若当真是那头恶龙行凶,咱们也不得不防着。我想,大武皇室定然已经派遣了不少高手前去寻找那冒充相马的恶徒了吧?将其抓获,好好审问一番就是。那个时候,相马也就清白了。”

    武意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大武已经派遣了数十高手前去追寻那恶徒的下落。倘若将其抓获,定然是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盼望大武早日将那恶徒抓获,给武裂世子报仇雪恨,也还相马清白之身。”

    武意亲自伸手将燕相马搀扶起来,说道:“经过此番交谈,本将军已经能够确认相马长史并非那行凶之人。回去之后,也会如此向三叔禀告。”

    “谢谢大将军。”燕相马躬身道谢。

    “老朽也替相马谢过大将军。”崔洗尘拱手道谢。

    “国公大人切莫如此,实在是折煞晚辈了。”武意不敢在崔洗尘面前托大。以前陆家没有倒塌的时候,崔洗尘就是三公之一。现在陆家倒台,宋家和崔家挟持皇室号令西风帝国。现在这个老人是西风帝国当之无愧的第二人。至于现在坐在上面的那个傀儡皇帝,应当排在第几位还真不好说。

    众人又说了几句闲话,猜测了一阵子凶手之后,武意便率领着几名下属前去鸿胪寺休息。

    崔洗尘带着一众西风官员和崔家晚辈亲自将他们送至崔府大门外面,等到那一长排马车车队消失不见,崔洗尘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燕相马,出声说道:“你跟我来。”

    “是。外公。”燕相马躬身说道。

    书房,又有佣人送来香茗。

    崔洗尘任由那茶香袅袅,一双虎目在燕相马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

    燕相马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面前,一幅坦然无惧的模样。

    “你当真不知道是何人冒充你的名讳行凶?”崔洗尘沉声问道。

    燕相马一脸的苦笑,说道:“外公,这件事情你也知道,我最近一段时间从来没有离开过天都半步,又怎么可能知道万里之外的事情呢?”

    “你的心中就没有猜疑之人?”

    “确实有那么几个,但是也没办法确定-------所以我就索性全部都告知了武将军,由大武的人去辨别真凶吧。就算是他们查不出谁是真凶,将那些陆氏逆贼全部铲除,也算是了却了我们监察司的一项职责,为我们减轻了很大的负担。”

    崔洗尘眼神阴厉,久久的沉默不语。

    良久,他看着站在面前的燕相马,问道:”你的心在哪里?”

    燕相马大惊,说道:“外公何出此言?”

    “先皇曾经找你私聊,问你可有取而代之之心------虽然说你是我的外孙,你的母亲是我的女儿。但是,你毕竟姓燕。相马,你当真以为,燕家可以取代崔家成为西风国柱吗?”

    扑通!

    燕相马重重的跪了下去,伏下身体,泪流满面的说道:“外公,相马从来不曾有过这般想法。倘若相马有如此诛心的想法,那就是禽兽不如,猪狗不如--------相马的一切都是外公给的,燕家的壮大也是因为依附在崔家这艘大船之上。相马何敢藏有私心?燕家又何敢藏有私心?外公如此疑我,让相马心如刀割又羞愧难当-------倘若外公不信,相马愿意以死来自证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