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逆鳞 第五百七十五章、他要报复!
    第五百七十五章、他要报复!

    “砰砰砰-------”

    “咔嚓-------”

    “啊------啊------”

    -----------

    山洞之中,不时的响起激烈的撞击声音和属于人类特有的惨叫。

    那叫声越来越尖利,也越来越惨烈,后来甚至变成了哀嚎,兽吼。

    霹雳啪啦--------

    那是冰山被撞碎石壁塌陷掉落的声音。

    山洞之中,那道黑色的身影左冲右突,上下翻滚,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的脑袋、身体去撞击那坚不可摧的石头。

    撞得头破血流,撞得骨头断裂,撞得轰轰烈烈又支离破碎。

    他像是个疯子,更像是头野兽。

    他想要把自己撞死。

    因为现在的他实在是生不如死。

    天上的黑云翻滚,然后逐渐消散。由黑变浅灰,由浅灰变成鱼肚白。

    石洞里面的那道黑影逐渐的平息,撞击声音停止了。

    那道黑影躺倒在雪上,沉默无声,看起来就像是死了一般。

    良久。良久。

    一声剧烈的咳嗽打破了这石洞的宁静,那道黑影拼命的咳嗽着,咳得越来越激烈,咳得撕心裂肺。

    噗嗤---------

    一股鲜血狂喷而出。

    它们飞向高空,然后再回落在他的脸上。

    直到这个时候,那道身影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他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双漆黑的里面布满血丝的眸子看着石洞的洞顶发呆走神。

    他就是李牧羊。

    黑袍少年就是李牧羊。

    自从在风城逃过一劫之后,他就从人族世界消失了。

    他走过风沙遮天的沙漠、渡过黑水滚滚的冥河、他穿过凶险无比的花语平原,闯进了万兽争锋的兽谷。

    他看过东海初升的朝阳,领略过北域的永恒之光。

    他看过春日的繁花,秋天的枫叶。

    他欣赏到了神州至美,也无数次的死里逃生。

    可是,无论是沙漠还是冥河,无论是花语平原还是万兽谷,在他眼里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人烟。

    没有人!

    没有烟!

    只有他一个人!

    只有他一个人和那些美丽的丑陋的风景以及动物。

    他不说话!

    也无话可说!

    无人可说!

    他就那么一天天的走着,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做什么。

    此时的他,犹如行尸走肉。

    每至深夜,那幽冥寒气一次又一次在他的体内发作,仿若一根钉子似的去刺穿他的皮肉、骨头以及每一根筋脉。

    也只有那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清楚自己是谁。

    “李牧羊!”

    “我是李牧羊!”

    “我是一头龙!”

    “一头被人族打入八根幽冥钉的龙--------”

    ----------

    当李牧羊再一次翻过一座高山,越过一条河流之后。

    他站在红河旁边,看着那犹如泪江一般鲜红如血的江水停下了脚步。

    突然间觉得这样的旅程没有意义,活着也没有意义。

    他猛然转身,然后狂奔起来。

    他朝着东方,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狂奔起来。

    他要去寻找昆仑神宫,他要找到开明神兽,他要用它的胆来化解自己体内的八根幽冥钉。

    他带着痛意,更带着恨意。

    他要报复!

    要惩罚那些伤害自己的人!

    因为,倘若他自己不做这件事情的话,就没有人愿意来帮他做这件事情。

    他们的罪恶就轻易的得到了宽恕。

    这样的话,他就没办法宽恕自己。

    他不再是自己,他的体内有无数同族兄弟的魂魄和灵气。

    他承受着仇恨,也肩负着使命。

    他不能再那样活了。

    即使这个世界已经把他抛弃。

    李牧羊一路向东,一路走到距离昆仑墟最近一小镇------关金州才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他给自己的理由是打探消息,听一听附近的百姓嘴里有关昆仑神宫的各种传说。

    其实他内心深处明白,他渴望见到人烟,渴望与人族亲近。

    他渴望融入他们。

    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只是没想到的是,只不过在那间客栈里面吃了一碗牛肉面,就发生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杀了武裂以及他的近千护卫,然后被几个莫名其妙的人拉入屠龙小队。

    屠龙小队?

    屠自己的小队?

    怕是神州有龙的消息传出去之后,这样的小队应该数不胜数吧?

    李牧羊不能和他们居住在一起,因为他清楚,等到寒夜子时到来时,他体内的幽冥钉会把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整个神州都知道他的体内被西风宋孤独给打入了八根幽冥钉,倘若自己稍微露出一点儿痛苦的端倪,就会被他们看出破绽认出身份。

    那个时候,又是一场惨烈厮杀。

    他不想杀他们,他不想杀羊师的学生。

    江南城的生活和星空学院的修行,是他人生之中最美好的两段时光了。他不想破坏,不想将它们剥离。

    不然的话,他的记忆之中就只有血海深仇了。

    所以,他拒绝了大师兄吴山记一起休息喝酒的邀请,独自跑到这样一个荒僻的山洞歇息。

    经过这些时日的折磨,李牧羊已经有了丰富的和幽冥钉斗争的经验。

    第一、在子时之前一定要将衣服脱下来藏好。因为当你的幽冥气发作时,你身体的衣服一定会撕得稀烂。倘若你没有准备新衣,第二天就只能裸奔了。

    当然,如果你喜欢裸奔的话那就另当别论。

    第二,尽可能的离开人群独自居住,因为当寒气发作时,你已经不再是你,而是一头野兽。就算你施展了静音屏障,也仍然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第三,身体自我治愈能力要好。你当天晚上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骨头破裂,自我修复能力不好的话,第二天怎么有脸出去见人?

    天长日久,自然会引人生疑的。

    “呼-----------”

    李牧羊重重地呼出一口浊气,然后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只有这个时候,当天色渐明,地狱之门关闭,幽冥之气消失的时候,他才能够真正的睡上一会儿。

    此时的李牧羊鼻青脸肿,伤痕累累。

    在白雪的照耀下,一眼看去,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当李牧羊真正的进入梦乡时,他的身体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额头上的疮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痊愈,脸上的青紫在消失,身体断裂的骨头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一会儿的功夫,他身体上撞击出来的所有伤势全部消失,身体洁白,肌肤如雪。和刚才判若两人。

    天色大亮,昆仑山上一片洁白,整个世界晶莹剔透,仿若仙府。

    轰---------

    一块大石轰然倒塌,露出一个深邃的山洞。

    身体赤裸的李牧羊站在洞口,眼若星辰,脸若斧劈。长发披散,如空谷仙人。

    皮肤如冰晶,肌肉如松竹。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身体上下没有一点瑕疵,就连一个小小的黑点都没有。

    李牧羊的身体一跃,跳上了高空之中。四处打量,见到远处有一汪湖泊。

    湖泊冬日不冻,而且正在向外面冒着热气。

    李牧羊见之心喜,身体一纵,便跳进了湖泊之中。

    扑哧----------

    水花四溅。

    任由那滚烫的热水浸润着自己的身体,李牧羊闭目躺在湖水之中享受着。

    嗖--------

    一只雪鸟落在了湖泊的边沿,瞪着眼睛看着池子里面的李牧羊。

    李牧羊看着那雪鸟微笑,然后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他的身体猛地跃起,朝着那只红冠雪鸟冲了过去。

    “啾---------”

    那雪鸟尖叫一声,拍打着翅膀急飞而起。

    李牧羊身体掠空,紧追不放。

    可是,追着追着,那雪鸟的身体闪现出一团白色的光辉,就像是和那漫天冰雪融合为一体似的,突然间就消失在李牧羊的眼帘。

    李牧羊满脸惊喜,却又无比遗憾的朝着自己居住的山洞返回。

    穿上黑袍,披散的长发束进帽子里,这样就避免了梳发的麻烦。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李牧羊总是学不会梳理头发。每一次的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后来干脆就不梳发了,任由它披散着。

    当然,要是母亲看到,定然是要责怪的。

    想起母亲,想到了父母家人,想到了妹妹思念,李牧羊的脸色又再次黯然起来。

    “他们现在一定过得很不好吧?”

    李牧羊站在洞口发了一阵子呆,猛地一拳轰了过去。

    一团白光冲进了洞穴,然后洞穴里面就响起了轰隆隆的倒塌声音。

    毁尸灭迹!

    李牧羊知道自己身份敏感,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他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住过的山洞,不然定会生出疑心。

    李牧羊赶到昨日和文弱弱约定好的汇合地点时,屠龙小队的四个队员都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李牧羊出来,文弱弱立即满脸惊喜的迎了过来,笑着说道:“相马公子,等候你多时了。我还以为你爽约独自去寻神宫屠恶龙了,不过我们大师兄说你不是爽约之人,所以就一直等候到现在---------你果然没让我们失望。”

    李牧羊抿嘴轻笑,说道:“怎么会爽约呢?我一个人可屠不来巨龙。”

    “就是。人多力量大。等到恶龙出现,我们齐心协力,一起摘得这屠龙之功。”

    “那就要靠文小姐多多关照了。”李牧羊微微拱手,笑着说道。

    “相马公子客气。”文弱弱娇笑出声。

    正在这时,一群人挟裹着风雪急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