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第六十一章、明辩兼听!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六十一章、明辩兼听!

    真理是个不知廉耻的妓#女,总是站在人多势众或者财大气粗的那一方。

    或许你也有这样的感受,很多时候不是谁说的话有道理谁就是正确的,而是说话人的语气大说话人的身份重地位高才是正确的。

    李思念天真烂漫,孩子心性。美丽、聪明,性子也有些骄纵。总以为同学之间打打闹闹你欺负我一场我再欺负你一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不就是校园吗?这不就是青春吗?

    别人欺负了她最爱的哥哥,所以她就要替自己的哥哥欺负回来。因为她担心自己的哥哥没有自保能力,担心自己的哥哥心里憋屈。

    最简单也最单纯地想法。

    可是,她却低估了人心之邪恶,低估了世道之危险。

    当她还在用孩子们的手法在和人玩复仇者游戏的时候,那些即将走入名门高校的学长们已经在用另外一种更加成熟也更加凶残的方式逼迫她成长。

    他们以自己的影响力来操纵舆论,形成一股摧枯拉朽让人难以抗衡的言语风暴。

    三人成虎,在这人人都言李牧羊是差等生的时刻,李牧羊出手打人的嫌疑也就越来越真实确定起来。

    这样一来,处于风暴中心的李牧羊又当如何自解?处于舆论压力的林正因校长又将做出怎样的判决?

    李牧羊其实不想解释。落榜了就是落榜了,解释一千句一万句仍然会被那些看不起你的人看不起。

    他现在的身体越来越好,学习能力越来越强。他只需要再补习一年,好好地努力拼搏一年。帝国名校,何处不能去得?

    至于和崔小心的那个约定,虽然他很放在心上,但是崔小心在离开江南的时候已经提前向他毁约----那件事情反而是无关紧要的了。因为就算是轻轻想起也只是徒增烦恼惹来一阵心脏抽搐而已。

    李牧羊想要更加从容一些,更加镇定一些。

    赢要赢得光彩,输也要输得漂亮。

    正如他潇洒地挥手对崔小心说‘不要担心,我就算到了西风也不会追你的啊’那样。

    可是,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这是做什么?他们这是要将自己毁灭。

    毁掉自己的名声,毁掉自己的形象,毁掉自己的前程。

    看到李思念哭喊着想要拉他离开,想要让他脱离这场风暴的可怜小脸,李牧羊心中的戾气汹涌狂冲,一股热血直达脑际。

    那戾气在身体里面流窜,那热血在血管里面沸腾。

    它们冲击着李牧羊的肉体,冲击着李牧羊的神经,它们想要掀开他的头顶天灵盖,或许那样才能够轻松自由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心底有一股子毁灭一切的欲望,他不知道那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他却没办法将其扑灭。

    手背上的那块鳞片漆黑如墨,但是他的眼睛却再一次被红云包裹。

    他将李思念挡在身后,然后迎向将他们团团围拢的人群。

    “大家快跑,他又要打人了----”吴漫出声喝道。他实在是被打跑了。后退想跑,但是身后人潮太多,根本就退无可退。

    “你们看他眼睛都急红了,这种人一看就很凶狠-----”

    “李牧羊,你想干什么?”张晨大声喊道:“你还想对校长动手不成?”

    张晨这么一‘提醒’,林正因身边的护卫们立即醒悟过来。

    这家伙竟然还敢伤害校长?他们立即冲向正大步向他们走来的李牧羊。

    两个护卫一左一右地抓住李牧羊的胳膊,李牧羊根本就不管不顾,身体大步前行的时候,双手用力一拉,两人的身体就摔飞了出去。

    更多的护卫扑了过来,还有一些自恃身手不错的学生也想在校长面前表现一番前来帮忙。

    “让他过来。”林正因挺直腰背站在那里,厉声喝道。

    “校长,你可不能让他近身----”张晨挡在校长前面,担忧地说道:“我和他同学多年,这个人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让开。”林正因偏偏不信这个邪。他眼神凌厉地盯着李牧羊,沉声喝道:“李牧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还是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你还要不要复读?还要不要高考?还要不要以后的前程?”

    李牧羊脚步停顿,眼里的红云散去,黑色地瞳孔仿若一汪寒潭紧紧地盯着林正因。

    “一次失败并不可怕,可怕地是你因此气俀一蹶不振,甚至妒忌怪罪他人。成大将者,谁没刀锋入骨?成大事者,谁不经历磨难?”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一次又一次地给你们讲这句话,还把这句话奉为学校校训----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读过?从来都没有好好深思它里面蕴涵的深意?”

    “校长,别和这种人多说废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张晨‘友善’地提醒着,希望林正因速战速决做出一个判断。

    林正因扫了张晨一眼,表情严厉地说道:“他和你有何怨何仇,你要如此毁他?”

    张晨大惊,急忙解释着说道:“校长,我没有要毁他----我和他虽然有一些小小的仇怨,但是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事实。你也看到了,作弊的事情是大家说的,不是我一个人说的。”

    “人有眼,不仅仅是让你看,而是让你明辩是非。人有耳,不仅仅是让你听,同样让你兼听侧明。你看到他的眼睛了吗?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悲愤,这是一个拿砖块拍人的差等生应有的眼神吗?你听到他和妹妹说的话吗?兄慈妹贤,遇到危险和有可能到来的责罚时拼命地想把对方推出去-----这种对亲人如此呵护照顾的人,人品又能够差到哪里去?”

    “倒是你,轻易拿父母长辈的健康安危起誓,动辄以父母高堂不得善终这样的毒誓来迷惑于人,反而让人心生惧意。父母尚且不尊不爱,对待外人又该是何其的凉薄寡淡?”

    “可是校长--------”

    “刚刚听到你们说他人品败坏出手打人的时候,我也信以为真。但是仔细看来,发现事情越来越是可疑。你们众口一词,想要掀起风潮,形成风暴,让李牧羊有口难言,辩无可辩-----话越说越清,理越辩越明。你们想要堵住他的嘴,堵住那个小姑娘的嘴,证明你们心中有虚,说话有鬼。这样的小伎俩,你们用来欺负一群孩子还行,难道连我也想蒙蔽?”

    “校长,你误会了,我们根本就没有想要欺负他,我们只是------只是说了一些实话。”张晨心里发虚。这个老家伙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林正因扫视全场学生,抬起手腕衣袖横扫,额头青筋直跳,大声喝道:“《国语》所言:吾闻之,唯厚德者能受多福,无福而服者众,必自伤也。你们这些人小小年纪,心性便如此歹毒,德性何在?何以载物?你们在学校学习多年,礼、仪、廉、耻,这四个字你们可曾学到了其中一个?”

    “还有你们,你们-----你们以为你们一句话不说,只是旁观看热闹就可以心安理得了?见善而不思齐,见恶而不阻拦,你们也同样是凶手,是他们这些侩子手的帮凶。”

    “--------”

    全场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张晨吴漫等人脸色胀#红,眼睛躲闪。更多的学生却羞愧难当,不敢和林正因眼神对视。

    “这是我的罪过。”林正因看向李牧羊,双手作揖对其深深鞠躬,嘶声说道:“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身为他们半个老师,一校之长,却没能够把他们教育好。让他们做出这等没有良心,不知廉耻地事情,是我这个校长没有做好,是我这个校长无能-------此番事了,我就向教育部门辞去校长一职。以示对自己的惩戒。”

    “校长,这不关你的事------”有人惊呼出声。

    “校长,我要作证。”赵明珠从人群后面挤了过来,因为跑得太急而显得气喘吁吁。

    赵明珠站在校长的身边,看着对面的李牧羊说道:“曾经我也对他心存偏见,在他取得了好成绩之后怀疑他是靠作弊行为获得------学校里之所以有他考试作弊的传闻,也是因为我的怀疑武断所导致的。所以,我要当众向李牧羊道歉。”

    “经过我的后期考证,李牧羊当时考试没有作弊。他确实是依靠自己的努力获得那样的成绩。知不足而奋进,虽然他此番没有出现在英雄榜单上面,但他仍然是我心目中的好学生。”

    赵明珠一脸真挚地看着李牧羊,说道:“李牧羊同学,倘若你愿意继续留在我的班级,我必当全力以赴助你明年登上英雄榜。”

    是的,是这样的。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认同,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尊重。

    这是他为之努力而苦苦不得的正视,不是特别优待,也不是特别的关怀,像是看其它学生那样的看待自己。

    李牧羊心中的戾气尽失,热血却仍然沸腾。

    他的拳头松开又握紧,握紧又松开。

    鼻腔酸呛,有种想要飙泪的冲动。

    “谢谢老师。”李牧羊深深地鞠躬,低下了他一直高昂的头颅。

    (ps:忍不住说一句:老柳写得真好啊真好啊!)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