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六十章、天不饶之!

第六十章、天不饶之!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六十章、天不饶之!

    有人得意,有人失意。

    一张普通地红绸榜单,在它出现的一瞬间简单粗暴地将那些原本在同一所学校生活学习的学生分隔成两种人生。

    吴漫正在和小伙伴们庆祝自己考上大学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泪流满面地李思念和一脸笑意细心劝慰的李牧羊,他愣了一下,瞬间便明白了什么情况。

    李牧羊落榜了!

    李牧羊根本就没有资格上英雄榜!

    吴漫实在是太高兴了,他指着李牧羊对自己身边的小伙伴们说道:“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我们好心提醒他,让他不要往前面挤,最好躲在家里不要出门-----结果呢?他自己不识趣,非要厚着脸皮冲到最前面。前面是看得清楚一些,但是落榜了打击是不是也重一些?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竟然动手打人-------结果呢?现在被我们说中了吧?真是活该落榜。”

    “吴漫哥,我们一会儿要到哪里庆祝呢?桂花坊如何?今天我请客-----”

    “桂花坊不如状元巷----从今天开始,咱们都是名校生了,那就是上古时期的状元------要是庆祝的话,自然是要找一个应景的地方。今天晚上状元巷,吃的喝的全算我的-----”

    ------

    李思念原本就满腔怒火,哭得伤心。听到他们的话更是暴跳如雷,握着拳头就要冲过去,厉声喝道:“你骂谁是狗呢?你才是狗,你们全家都是狗,你们这些狗东西-------”

    李牧羊一把拉住李思念,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回去。爸妈还在家里等着呢,回去晚了他们担心。”

    “哥,他们骂你-----”李思念气愤不过,仍然冲过去想要动手。

    “我知道。”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刚才打破了他的鼻子。”

    “这些混蛋-----”李思念银牙紧咬,恶狠狠地盯着吴漫等人,说道:“别再让我看到你们,见一次我打一次。”

    “哈哈哈,李思念,你放心吧,除了你那个废物哥哥,没有人再会让你见到----我们很快就要离开江南,去别的行省读书。只有你那个废物哥哥死守着江南不肯离开,也离开不了-----”

    李思念眼睛血红,伸手从英雄台的台阶上面抠出一块砖头,就要朝着吴漫的脑袋拍过去。

    吴漫赶紧逃跑,他可是领教过李思念的厉害。

    李思念哪肯罢休,看到吴漫想跑,抓起手里的砖头就朝着吴漫的脑袋丢了过去。

    啪----

    “啊-----”吴漫一声惨叫,然后捂着脑袋扑倒在地上。

    他的脑袋被砖头给砸了个正着,后脑勺破出一个口子,黑色的头发迅速被鲜血染红。

    “救命啊,杀人了-----救命啊-----”吴漫状若猪嚎,趴在地上大喊大叫。

    这边动静闹大,自然惊动了其它的学生和还没有走远的校长林正因。

    “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林正因眉头微皱,对着守护在身边的护卫们喊道。

    学校每年张贴英雄榜都是即神圣又喜庆的日子,还从来没有发生过在英雄台前打架斗殴的事情。

    校长有令,护卫们莫敢不从。他们分开人群,把趴在地上哭叫的吴漫给围拢在中间。

    林正因快步走来,踢了一脚地上的吴漫,神态威严地喝道:“英雄台前,哭哭啼啼地成何体统?给我起来说话。”

    护卫们把吴漫给架了起来,出声说道:“校长问话,赶紧回答。”

    吴漫的脑袋流血,鼻孔里面塞得布条消失不见,鼻子也开始流血。

    前面流血,后面也流血,让人看起来简直是惨不忍睹。

    “校长-----”吴漫指着李牧羊,说道:“他用砖头拍我脑袋----”

    吴漫倒也聪明,知道李思念是一个女孩子,就算把罪责算到她头上,学校也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更何况这个女孩子长得好看,学习也好,听说年级里面的一些老师把她当宝贝一样地捧着。遇到这样的事情,学校能够为自己做主?

    所以,他索性把罪状全都推到李牧羊的头上。

    李牧羊不是想要重新补习一年再考吗?对不起了,我今天就把你的后路给堵上。回去种地卖烤地瓜吧,一辈子窝在田地里抬不起头来。这才是你应有的人生。

    林正因地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脸上,沉声问道:“你用砖头拍他?”

    “校长,他们冤枉我哥。”李思念小脸通红,指着吴漫说道:“用砖头拍你的人是我,你瞎了啊?”

    “校长,他们都可以替我做证。”吴漫指着身边的朋友们说道。

    “对,我亲眼所见,就是他拿板砖拍吴漫-----”

    “因为落榜,所以心生妒忌----”

    “校长,这样的落榜生还是不是学校的学生?这样的学生就可以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吗?”

    ------

    吴漫一只手捂着鼻子,另外一只手捂着脑袋。

    后来自己也察觉这个姿势太滑稽,就只用一只手捂着鼻子,后面的伤口任由其血水纵横。

    “校长,你要替我做主啊----我的鼻子是他打的,我的脑袋也是被他打的----”吴漫哭喊着说道。

    “放肆。”林正因怒了,眼神凛冽地盯着李牧羊,说道:“你以为高考过后,我就治不了你了?就算你这次落榜,难道你以后就不准备考了?信不信我一份通告下去,剥夺你永远考试的资格-----”

    “校长,不是我哥打的,是我打的----是我----”李思念的眼眶再次红了。她难过的不行,怎么这些人总是欺负自己的哥哥,总是和自己的哥哥过不去啊?

    为什么?难道仅仅是因为哥哥肤色漆黑?因为哥哥身体孱弱?因为哥哥没有力气反抗?所以他们才变本加厉?所以他们才肆无忌惮?

    “校长----”李牧羊脸色平静地看着林正因,说道:“我承认,他确实是被我所伤。”

    “哥,你疯了----”李思念拉着李牧羊的手臂阻拦。“不是你,明明是我好不好?明明是我打的好不好?是我打破了他的鼻子,是我用砖头砸了他,谁让他骂你-----”

    李牧羊用自己的身体把李思念挡在身后,这个时候的他身形挺拔,镇定从容,犹如一棵结实坚挺的松树。

    “但是,我出手是事出有因。他们以前就经常欺负我,骂我是猪猡。这些事情,学校里很多同学都知道。校长稍加打听就能够了解。今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侮辱我,还说我不应该出现在英雄台,而是应该躲家里不要出来,免得落榜之后承受不住打击----”李牧羊看着吴漫,说道:“最重要的是,是他要求我打他的。”

    “怎么可能?”吴漫大叫。“我怎么可能会让他打我?世界上哪有这样的事情?你当我是白痴吗?”

    “就是。世界上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张晨穿过人群走了过来,看着林正因说道:“校长,我一直站在旁边,看到了事情的全过程。我没有听到吴漫同学说过那样的话,我只是看到李牧羊同学一言不合就出手打人----我能够理解,他此次落榜心情可能不太好,但是这也不是对自己同校兄弟动手的理由----”

    “你敢用你父母的人格和名誉起誓吗?”李牧羊看着张晨说道。

    “我敢----我敢用我父母的人格和名誉起誓,吴漫没有说过让你打人的话。如果他说过那样的话,让我父母家人不得善终----”

    “------”李牧羊瞪大眼睛看着张晨。他没想到他能够随口就说出那么恶毒的誓言,就像是喝了一杯凉水吃了两块糕点一样的简单容易。

    那可是自己的父母至亲啊,他就这样诅咒他们----不得善终?

    誓言有时太不值钱,在某些人眼里只是犯罪的伪装而已。

    “还有,李牧羊之前就因为考试作弊被老师批评过----”张晨接着补刀。

    “对,他是我们班的,当时老师说他作弊他还不服气-----”

    “翘学了好长时间,还以为他不来了呢?”

    “原来他就是那个作弊的人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

    众口铄金,局势呈一而倒的形势。

    因为有张晨和吴漫这两个学校风云人物领头,再加上他们身边的一群死党呼应,形成了一股对李牧羊极其不利的风潮。

    他们有心把李牧羊给打造成那种作弊、打人、整天睡觉的不良学生形象,以致影响校长林正因的判断。

    他们要毁掉李牧羊!

    “你还有何话可说?”林正恩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充满了敌意,这样的学生早就应该清除学生队伍了。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李思念痛哭流涕,指着周围的那些人喊道:“我哥没有作弊,我哥没有打人,你们不许说我哥,不许冤枉他----”

    这些人都疯了!

    这样的话他们怎么能说得出口?

    他们还有没有廉耻心?心中还有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正义感?

    李思念伸手握拳,气聚丹田。

    破拳蓄势待发!

    她要冲过去,她要把那些用言语作刀箭伤害自己哥哥的人全部都打倒。

    她要他们死!

    她和他们誓不两立!

    “李思念-----”李牧羊一把抓住了李思念的手臂。

    李思念拼命地挣扎,但是仍然没办法挣脱李牧羊的铁掌束缚。

    这个时候的李牧羊力大无比,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

    他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被红色的血雾所包裹。

    他手背上再次浮现一块黑色的鳞片,那鳞片就像是黑墨一样地漆黑深邃,隐有风雷响动。

    “不要冲动。”李牧羊一字一顿地对李思念说道。声音沙哑,沧桑威严。

    李思念不能冲动,因为她还要读书,她仍然要做学校里面的好学生。如果她当着这么多学生的面,当着校长的面打人,那么谁也没办法包庇,她可能因此前途尽毁。

    “哥-----”李思念看到哥哥红色的眼睛,泪眼汪汪地说道:“哥,你不要生气,没事的,没事的----我们回家。我们回家。爸妈在家里等着,他们会担心的------”

    李牧羊不走,他血红色的眼睛扫视四周,就像是高傲的君王在俯视众生。

    “欺人如欺天,天不饶之。”

    (ps:第三章送到,感谢skybearr兄的万赏!)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