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鳞 > 第三十六章、我心太软!

第三十六章、我心太软!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三十六章、我心太软!

    事出反常必有妖,人若反常必有刀。

    李牧羊自然是不相信燕相马的,正如燕相马不相信李牧羊一个人就可以干掉乌鸦一般。

    李牧羊知道燕相马对自己没有好感,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让天鹅的家属怎么想?

    所以,在燕相马问他相不相信自己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不相信’。

    燕相马又羞又怒,堂堂地燕家大少爷几时被人这么羞辱拒绝过?

    燕相马撇了撇嘴,满脸嘲讽地说道:“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是看到你左右为难,所以才好心提出解决方案,为了成全你的考试----既然你不愿意领情,那就当作我没说过吧。”

    他扫了一眼李牧羊身边躺倒的罗琦李岩以及李思念三人,说道:“你就好好守在他们身边吧。至于今天的考试----考不考对你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对不对?”

    李牧羊沉吟片刻,眼神审视地在燕相马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终于开口问道:“你真的愿意------帮我照看我的家人?”

    “现在不愿意了。”燕相马傲娇无比地说道。本大少爷又不是谁家的奴仆,凭什么要给你照顾家人啊?

    李牧羊再次沉默了一阵子,看着燕相马说道:“我真的很想参加这次考试,你不知道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燕相马悠哉悠哉地摇着扇子。求我啊,求我啊。求我说不定我就会答应了呢。

    “你刚才说崔家燕家欠下我一个人情?”李牧羊声音嘶哑地说道。

    燕相马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刚刚说过的话是没办法当面抵赖的,只得硬着头皮说道:“我是这么说过。”

    “那么,能不能-----你现在还我这个人情?”李牧羊满脸真诚地看着燕相马,说道:“看在我帮了你们崔家燕家的份上,帮我照顾好我的家人?只需要照顾一会儿,我考试完毕就立即回来。”

    “李牧羊-----”燕相马很想生气,却又不知道这气从何来。这不是自己想要的谈判方式啊?

    “你不答应?”

    “我不是不答应-----”燕相马说道。“只是-----”

    “难道击杀乌鸦这样的功劳还换不回来这样的一个小小的要求?”

    “------好吧。”燕相马声音苦涩地说道。

    李牧羊抱着李思念回到客厅,又把母亲罗琦也抱了进来。

    当他去抱父亲李岩的时候,李岩已经睁开眼睛有了知觉。只是身体受伤严重,一时半会儿还没办法恢复力气。

    “牧羊,你没事吧?”李岩急声问道。

    “爸,我没事----”李牧羊咧嘴想笑,但是满脸鲜血的他笑起来仿若地狱修罗。

    “你妈,还有思念---她们都没事?”

    “爸,你不要担心,她们都没事----”李牧羊指了指躺在旁边不远处的母亲罗琦和妹妹李思念,说道:“她们只是被毒雾迷惑,很快就可以清醒过来。”

    “没事就好。”李岩这才放下心来,眼眶发红地看着李牧羊,说道:“是我无能,让你们受苦了。”

    “爸,我们都没事。一家人平安就好。”

    “嗯。平安就好。”李岩拍拍李牧羊的肩膀,突然间醒悟过来,急忙说道:“牧羊,今天是你高考的日子----快去考试啊,可千万不能耽搁了。”

    “爸,我准备-----”

    “现在怕是已经开始考试了,不得多话,立即赶去。”

    “可是你们-----”

    “我已醒来,不会有事。”李岩知道儿子对高考的看重,更是把他这一个多月没日没夜的勤奋努力看在眼里,说道:“牧羊,可别耽搁了啊。不然的话,等到你妈醒来,会把她急坏了的。你不知道她对你这次考试有多在意。”

    “爸,我已经拜托-----”李牧羊看了站在客厅四处张望的燕相马一眼,说道:“我已经拜托相马表哥帮忙照看,他是小心的表哥。我考试完毕就会回来。”

    “家里没事,你快去吧。”李岩连连催促。

    李牧羊拔腿就要朝外面走去,燕相马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不妨先去洗个脸换一身干净衣服,不然的话,以你现在的模样怕是很难跨进考院的大门-----”

    李牧羊心想也是,以他现在的状态跑到学校,别人不会以为他是来考试的,只会当作是来寻滋闹事的。

    李牧羊大步跑到楼上,冲进沐浴间洗了把脸,又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这才冲到院子里捡起之前丢掉的书包,拉开院门朝着外面跑去。

    门口的李大路等人看到提着书包冲出来的李牧羊,第一反应就是把他给拦下。

    他们还记得自家少爷今天的任务,就是提防这小子突然间冲到考院去考试----反正都已经准备好了,那就把他套进麻袋里面绑走吧。

    “放他走吧。”在李大路正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燕相马摇着扇子走了进来,发布了新的命令。

    “少爷----”李大路满脸疑惑地看着燕相马。

    “反正他也考不上。”燕相马不喜欢李大路的这种质疑眼神,很不客气地回应着说道。

    “是是是,少爷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李大路挥手让人把路让开。

    李牧羊感激地看了燕相马一眼,提着书包风一般地朝着考院的方向奔跑。

    燕相马看着李牧羊的背影轻轻叹息,说道:“现在越是努力,以后越是失望----人生最重要地就是努力地方向不能错误啊。”

    “是是是,少爷说得是-----”

    啪----

    李大路的脑袋上挨了一记铁扇。

    燕相马带着一群小弟回到院子,说道:“把院子收拾干净,我怕脏,不希望有任何痕迹。”

    “是,少爷。”李大路一挥手,他带来的那群黑衣小弟就立即手脚麻利地开始收拾起来。血鸦的尸体被拾起埋葬,鲜血被冲洗擦拭。就连那院墙上的血滴都被他们给打扫地干干净净。

    “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做的,你们明白吗?”燕相马扫视四周,声音冰冷地说道。“倘若有人敢泄露一个字出去,就等着让你的家人在野兽林里面给你自己收尸骨吧。”

    “少爷,你的意思是说----咱们把这功劳给拦下来?”李大路眼神精亮,一脸笑意地问道。

    “功劳?”我们要这功劳何用?”燕相马表情阴厉地说道。“但是,这份功劳也不能加在李牧羊的头上。”

    “那是,可不能让他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乌鸦是重要通缉犯,城主府悬赏的金币都有三千枚。这可是一大笔收入。”

    “白痴。”燕相马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我是为了钱才抢他这份功劳的吗?你这猪脑袋也不好好想想,倘若这份功劳放到李牧羊的头上,其它人会怎么想?李牧羊到底是什么人,怕是有无数人想要来探个究竟吧?还有,杀手公会的人,以及乌鸦背后的雇主---他们会让李牧羊好过?只要让他们知道是李牧羊杀了乌鸦,怕是他们一家都要遭遇更大的危险。”

    “明白了。”李大路一脸了然地模样。“可是少爷,我们不是要绑架这个家伙吗?你怎么处处都在维护照顾他啊?”

    燕相马呆滞良久,轻轻叹息着说道:“我就是心太软。”

    “------”

    燕相马回到客厅,看着仍然昏睡不醒的李思念和罗琦。

    李大路站在燕相马地身后,看到燕相马#眼神注视的方向,立即心神电转,满脸讨好地说道:“少爷,这小妞还真是漂亮啊,要是少爷喜欢----”

    啪----

    李大路地脑袋上挨了一记。

    李大路知道自己拍马屁拍错了,又赶紧改口说道:“当然,我们家少爷阅尽春色,自然不会被这等凡花俗粉所吸引-----”

    啪----

    李大路的脑袋上又挨了一记。

    李大路快哭了,说道:“少爷,这姑娘到底是漂亮还是不漂亮?你给说句明白话吧?”

    “嘘------”燕相马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说道:“不许唐突佳人。”

    “-------”

    李岩靠在椅子一角,满脸愤怒地盯着这两个口没遮拦的混蛋。

    他地一只拳头握地紧紧的,另外一只手里抓着一个刚刚从桌子上取来的茶杯,倘若那个眼神放浪的登徒子胆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他手里的茶杯就会精准地砸中他的脑袋。

    ------

    ------

    李牧羊冲到考院的时候,考院已经大门紧闭并且派遣有专人把守。

    无数的学生家长安静沉默地守护在外门,就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里面的考试。

    李牧羊把手里的入场证递了过去,对守在门口的两名门卫说道:“我是考生,因为一些事情耽搁来晚了,请让我进去。”

    “已经过了进入考场时间,任何人不许进去。你回去吧。”门卫眼神鄙夷地看着李牧羊,说道:“这么重要的考试都会迟到,你这样的学生进入考场也考不出什么好成绩,这个时候进去只会影响其它考生的答题----走吧,下场提前过来。说不定还有一线机会。”

    “第一门重要科目缺考,就算是后面门门功课都考满分,怕是也考不上太好的学校了吧?我劝你还是早早放弃吧----”另外一名门卫幸灾乐祸地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李牧羊的身后,一个尖锐地声音传了过来。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