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第二十六章 、你长得丑!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二十六章、你长得丑!

    小巷幽深,仿佛每一块光滑锃亮的青石板上面都隐藏着无数的秘密。

    朱漆门后,是一个看起来有些破落的院子。

    院子中间摆着一张石磨,磨盘上面放着一个铁桶。

    桶里有冰,满满地一桶冰块。

    冰块被烈日烧灼,向外冒着大股大股地冷气。

    身穿黑衣的男人坐在旁边打坐,他的身上烟雾缭绕,额头大汗淋漓,看起来就像是在蒸桑拿一般。

    他的双手在空中虚晃,十根手指迅速地结出数十道繁琐诡异的印结。

    嗖——

    白光大炽!

    在青石地板上面,突然间出现一个漆黑深邃地黑洞。

    那黑洞向外冒着阴森之气,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全身颤抖,就像是通向修罗地狱的死亡通道一般。

    先是短暂的沉静,然后便听到沙沙沙地摩擦声音。

    一只乌鸦从那黑洞里面钻了出来,朝着黑衣男人的身体扑去。

    更多的乌鸦飞了出去,朝着黑衣男人的身体靠拢。

    它们密密麻麻地将那个黑衣男人给包裹着,张嘴去吞噬他身体散发出来的黑暗之气。

    咔咔咔——

    无数只乌鸦有无数只嘴巴,无数只嘴巴不停地张张合合,这一幕看起来让人脊背生寒。

    当乌鸦散尽,黑烟消失。黑衣男人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他把冰桶里面的冰块连带着冰水朝着自己的头上浇灌下去,身上发出滋啦啦的响声。就像是他的身体是一个燃烧着的火炉,而那些冰块和冰水全都倒在了炉子里的火焰上面被烧烤焚化一般。

    直到这个时候,乌鸦身上的光明之气才真正的驱逐干净。

    亘古以来,光明和黑暗难以相融。乌鸦走得是阴暗邪恶的路子,包括他蓄养的那些鸟类也是用一些污垢之物炼化而成。崔家那位小姐的保镖在他受伤之时使了一招‘万家生佛’。这是正宗的佛门功夫,属于佛宗里面的高级驱魔术。

    光明之气入体,乌鸦重伤而逃。

    潜入这小巷里面,将一个寡居多年的老妇人杀死,这个院子便成了他的疗伤之处。

    术业有专攻,一直以来,乌鸦都对自己的技艺很有信心。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是一个傲娇的杀手。

    可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失败,这等于是赤裸裸地被人打了一记耳光——

    他可以想象,当自己的失败消息传递到杀手公会那些嗜血好杀的家伙耳朵里面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嘲讽耻笑自己的。

    “不可原谅。”乌鸦一掌拍出,那个重逾千斤的石磨啪地一声断成数块。

    在疗养的空隙,乌鸦认真地回想了一番当时的情景。

    在他察觉到崔家明月走出校门的时候,他就提前一步埋伏在咖啡馆里面。果然,他赌对了。崔小心确实和他的那个同学朝着咖啡馆走来。

    也正如自己所想,崔家护卫并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守护在咖啡馆门前一脸警惕地打量着进进出出的客人。

    当崔家的那位护卫没有进来时,他就知道自己这次的狙击有了百分之九十九的成功机率。之所以还会有百分之一的失败可能,就是崔小心一秒钟变身成为星空修行者。

    但是,这可能吗?

    崔小心确实没能变身,她也确实不是星空修行者。

    公主要保持优雅,是不能够随随便便变身的。但是他身边的那个废物少年却变身了。

    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一次都能够如此精准地接下自己的樱花落?

    为什么自己都使出了一气劈华山这种大杀招,却被他给一拳轰飞?

    那不是变身是什么?

    所以,归根结底,这次失败的罪愧祸首就是那个黑炭少年。

    “我要杀了他。”乌鸦在心里想道。

    他用右手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枚硬币,然后把那枚硬币放进自己的左手里面。

    “这是酬金。”乌鸦对自己说道。他不干不赚钱的买卖。

    扑哧扑哧——

    一只黑鸟拍打着翅膀飞进院子。

    乌鸦伸手一招,那只黑鸟就落在了他的手心。

    他从黑鸟的腿上解下一个竹筒,然后从竹筒里面抽出一张纸条。

    纸片不大,内容很少。

    乌鸦很快就看完了。

    他握着纸条的两根手指头轻轻一搓,那纸条就燃烧起来。

    “李牧羊。”乌鸦恶声念着这个名字,眼里杀机弥漫。“名符其实,你已经是一头待宰的羔羊。”——

    “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线我就跑——”李思念哼着歌曲推开院门,看到院子里面一片狼藉的模样吓了一大跳,喊道:“李牧羊李牧羊——”

    李牧羊从里屋走出来,问道:“怎么了?”

    “院子里的桌子怎么了?”李思念指着周边少了好几个角的青金石桌问道:“好好的桌子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也不知道。”李牧羊走到外面,装模作样地打量了一番,说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桌子被雷劈了?”

    “怎么可能?”李思念没好气地说道:“好好的桌子怎么会被雷劈了呢?”

    “好好的人都能够被雷劈了,别说是一张桌子了。”李牧羊反驳着说道。

    李思念眼睛瞪圆,盯着李牧羊看了一阵子,说道:“你当真不知道?”

    李牧羊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好吧好吧,我向你坦白,是我用手掰坏的——我趴在桌子上写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当我白痴啊。”李思念打断了李牧羊的解释:“我宁愿相信是被雷劈了。”

    “——”

    当然,李思念倒是不会把一张桌子放在眼里,打量了一眼四周,问道:“小心姐姐今天没有来?”

    “没来。”李牧羊笑着说道,并不愿意把燕相马过来的事情说给妹妹听,不然的话平白惹来这个小丫头的担忧。

    她已经高中二年级了,现在学习也非常的紧张。虽然她成绩很好,可是李牧羊也不想让她背负这个年龄段应该承担的东西。“小心昨天就说了今天不会来,她要和家里的长辈去寺里烧香。”

    李思令漆黑的眼珠转了转,说道:“我们也应该去给你许个愿——”

    “我不信那个。”李牧羊拒绝。“要是烧香拜佛就能够让人考上大学,那以后还会有落榜的人吗?”

    “又不是为了求这个——”李思念翻了翻白眼,说道:“无论如何你都是考不上的,这种事情就是佛祖也帮不了你。”

    “那你要求什么?”

    “求小心姐姐也考不上啊。这样你们俩人双双落榜,同病相连,然后一起回到学校里面复读——到时候我们三个同在一校,同处一班,悬梁刺股,全力以赴,一年以后咱们三人同时金榜题名,携手迈进西风大学,成为江南城的一桩美谈。你说这样好不好?”

    李牧羊走过去掐了掐李思念粉嫩嫩的小脸,满脸担忧地看着她,说道:“李思念,你没病吧?”

    “你才有病呢。”李思念打掉哥哥的坏手,说道:“我今天认真地想过了,想要让你和小心姐姐在一起,除非你能够考上西风大学或者小心姐姐落榜跟着你一起复习——”

    “那样我们就能够在一起了?”

    “不能。”李思念摇头。“不过,至少你有了一个和人竞争的机会。对不对?”

    “——”

    话虽残忍,但是李牧羊知道李思念说出了一个事实。

    倘若这次考试自己不能超水平发挥,那么以后他将要和崔小心分隔两地,连和人竞争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也不一定非要追求崔小心啊。”李牧羊嘴硬地说道。“反正我还年轻,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说不定我能够找到更好的呢?”

    “哥——”

    “什么?”

    “你长得丑。”

    “我知道。你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啊?”

    “可是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像小心姐姐那么瞎啊。”

    “——”——

    崔小心放下筷子,用餐巾擦拭嘴巴,说道:“姑姑,姑夫,表哥,你们慢吃。我出去了。”

    燕伯来放下手里的报纸,看着崔小心问道:“小心这么快就吃饱了?快要高考了,可要注意饮食。”

    “我已经吃好了。谢谢姑夫关心。”崔小心躬身道谢。

    “小心,你这是去哪里啊?”小姑出声问道:“又是去帮你的那位同学补习功课吗?快要考试了,你不能帮了别人,影响了自己的成绩啊。虽然说咱们家也不需要这个,可是,成绩好坏,外面的人却会评说——你也知道,等到你此趟回到天都,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看。”

    “姑姑,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崔小心的表情温柔而坚定,看着小姑说道:“无论是考试还是天都。”

    燕相马笑呵呵地说道:“你们就别瞎操心了,你们还不相信我们家小心吗?小心小心,她比谁都要小心谨慎呢。”

    等到崔小心离开,燕伯来眼神犀利地看向燕相马,问道:“哪个同学那么有福气,能够让小心亲自帮忙补习?”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