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逆鳞 > 第十九章 、陈年旧事!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第十九章、陈年旧事!

    不孝顺的儿子到处都有,不爱惜自己子女的母亲世所罕见。

    李岩明白妻子的心情,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因此动怒,说道:“你把牧羊当儿子,我就不把他当儿子了?就算是后面我们又生了思念,我们对他的感情有过一分一厘的疏远?当时我们担心牧羊受到冷落,反而对他比以前更好一些。牧羊和思念,在我们心里哪有什么亲生和亲养的区别?”

    “可是你也清楚,牧羊毕竟是陆家的血脉。当年他们以为牧羊被雷劈过之后没有一线生机,又担心他是一个畸形儿,这才上演了那出狸猫换太子的戏码。为了避免事件败露被人知晓,逼迫你我夫妻俩人连夜离开天都远走江南。那个时候你也不愿意换人,好端端地,谁愿意把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送给别人?可是,最后我们不是还得答应下来?”

    “后来他们发现牧羊还活着,又重新将视线投放在他的身上。牧羊长到五岁的时候,无名老道慕名来访,不正是陆家邀请而来?不然的话,他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又怎么知道我们家有一个久病不起的孩子?如果没有那名道士多年的汤药调理,牧羊能不能挺过来能不能活到现在都是一个未知数——你也知道当时他的身体情况,那个时候我们每日惶恐不安,一次又一次地被噩梦吓醒,生怕牧羊的心脏突然间就不跳了。它实在是太脆弱太无力了,好像随时都会离开我们——”

    “无名道士在江南城一住就是六年,直到牧羊的身体状态稳定稍微康复之后才告辞离开。无名道士走了,难道陆家的视线也跟着断了?不可能。我怕陆家还是会盯着牧羊的成长情况,只是现在的牧羊身体状况仍然堪忧,又没有表现出什么过人的地方,他们才一直没有把他给接回去——”

    “当然,现在也没办法接回去。如果他们把牧羊给接回陆家,用什么名义来安顿他?远房亲戚?外面的私生子?或者说——以前遗弃的长子长孙?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陆家老爷子那么好面子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做这种不智的事情的。”

    罗琦明白丈夫分析的很有道理,低声说道:“既然陆氏无法接人,牧羊就仍然是我们的儿子,你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李岩苦笑出声,刚毅的面孔也有一丝难以化解的苦楚,说道:“我说得自然是最好的结果。陆家不愿意接人,牧羊就永远是我们的儿子。虽然在我们身边日子清淡平凡一些,但也安逸知足,没有天都贵族的那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还有冷血无情。”罗琦冷哼着说道。“他们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李岩对着妻子笑笑,他知道罗琦心中对陆家有着积蓄已久的仇怨。

    “可是,万一陆家想要接人呢?陆老爷子的岁数一年比一年大,难道他就不想在终老之前看看自己的孙子?陆清明现在已为行省总督,封疆大史,他在陆家的话语权越来越大,难道他就不想接回自己的亲生儿子?最重要的是还有公孙小姐——小姐以前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后来也不明白?”

    “这样一来,如果陆家想要来接人,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们又有何反抗之力?不说陆家是整个天都的豪门巨阀,就是整个西风帝国的实力也能够排入前几名。还有公孙小姐,公孙小姐思子心切,想必多年心病难以根除——如果是她来找你要人,你给还是不给?”

    这一次,罗琦沉默了。

    她敌视陆家,觉得陆家的那些男人冷酷残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但是她不恨公孙瑜,她知道公孙瑜倘若知道实情怕是比自己还要痛苦十倍百倍。

    再说,她原本就是公孙小姐的侍女,父母冤案也是公孙小姐帮忙洗清翻案的。不然的话,自己怕是早就落入仇家之手。

    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堂堂帝国艺术学院的优秀学生才甘愿为奴发誓一生服侍公孙瑜小姐。公孙瑜小姐真是她见过最温婉最善良的女人,可是——

    “小姐命苦。”罗琦低声说道。

    “是啊,小姐命苦,我们的命也苦。可是,我们谁都没有牧羊的命苦——你看看他从出生到现在都过得是什么日子?从小到大,几乎都是在药罐子里面泡大的。才刚刚懂得喝奶的时候开始,就得跟着喝药,十几年来,每天都得喝三大碗——样貌不佳,处处被人嘲讽耻笑。又因为生病的缘故,智力又不及正常孩子十分之一。虽然这些年他的身体稍微好上一些,智力也慢慢地恢复了一些,可是,这也最是让人担心的——”

    李岩满脸慈祥地看着院子里和崔小心李思念说笑的李牧羊,说道:“像他这样大的孩子,正是最敏感自尊心也最强烈的时候,小时候别人骂他黑说他丑,他可以不当回事儿,甚至根本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现在也能够不当回事儿吗?倘若他有喜欢的女孩子,女孩子会喜欢这样的牧羊吗?”

    “那怎么办?”罗琦的拳头握紧,心痛得不得了。“我们得想办法帮帮孩子。我们要不要和他谈谈?好好地开导开导他?”

    李岩摇头,说道:“牧羊这次突然间要请假,就挺让我心生疑惑的。我到学校替他请假的时候,特意留了个心眼,在他们班门口拉了一个学生询问过——牧羊是因为老师怀疑他考试作弊,他才不愿意再去学校的。”

    “什么?”罗琦怒了,怒声喝道:“哪个老师说我儿子作弊了?我儿子的性子我能不知道?每次考试都是倒数第一——倒数第一还需要作弊?”

    “不是这样。是听说牧羊这次考试考得不错——”

    “那就能说是我的儿子作弊了?牧羊这段时间有多努力,我们做父母的都看在眼里。都伤成那个样子了,还整天抱着书包读啊读的,一天得做好几张试卷——不行,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去学校找他们老师去。我儿子傻被人欺负,我们这做父母的可不能傻乎乎地被他们欺负,不然孩子的心里得多憋屈啊——”

    李岩一把拉住激动地罗琦,说道:“你先别冲动。你现在去学校吵闹也余事无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孩子的高考——你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罗琦问道。

    “希望。”

    “什么?”

    “希望。牧羊脸上的希望。”李岩说道。“你看看牧羊的眼睛,他以前有这么渴望学习过吗?”

    罗琦认真地看了看,发现自己的儿子脸上一直带着灿烂的笑容,眼神闪闪发光,就像是时常悬挂在夜空的星辰。

    “牧羊想读大学。”罗琦说道。

    “牧羊不仅仅是想读大学,而且想读西风大学。”李岩说道。

    “你怎么知道?”罗琦一脸震惊地模样。“西风大学是帝国最好的名校,以牧羊的成绩——恐怕很难考上吧?”

    “我也是无意间听到思念说了一嘴,说让哥哥先去西风大学探探路熟悉一下情况,晚一年她就考进去了——”李岩用下巴示意了一下崔小心,说道:“听说那位姑娘也是要去西风大学的。”

    “这可如何是好?”罗琦满脸着急。“如果崔姑娘考进去了,牧羊却落榜了,那得把他打击成什么样子啊?他好不容易全力以赴地想要做一件事情,可千万不能失败啊。”

    李岩叹息,说道:“事在人为,这件事情只能靠牧羊自己努力。”

    罗琦眼神闪烁,沉吟良久,低声说道:“要不,我们去求求陆家帮忙?”

    李岩大惊,说道:“你不是最不希望和陆家有任何接触吗?刚才还在担心他们抢走你的儿子,现在就想着主动把儿子给送过去?”

    “如果孩子不受委屈——”罗琦眼眶泛红,说道:“我受点儿委屈算得了什么?”

    “——”

    崔小心把课本合上,对李牧羊说道:“帝国史可以暂时告一段落,这一块算是你掌握最好也最熟悉的一门功课了。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复习外国语,这一块算是你的弱项,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没问题。”李牧羊笑呵呵地说道:“听小心老师的。”

    崔小心站了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明天我再过来。”

    李思念跑过来拉着崔小心的手,说道:“小心姐姐,在我们家吃过晚饭再走吧?”

    “不用了。”崔小心拒绝,笑着说道:“家里有长辈在等,不能让他们担心。”

    “小心姐姐——”

    崔小心只是微笑,并不答应李思念的要求。她每天来李家帮忙补习,却不曾在李牧羊家吃过一顿便饭。

    罗琦和李岩也出来挽留,崔小心婉拒了他们的一番好意,然后背着包包朝着门外走去。

    “牧羊——”罗琦揪着儿子的耳朵,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傻小子,你现在忙着收拾什么?快去送一送崔同学啊。”

    “哦哦——”李牧羊这才反应过来,丢下书本朝着崔小心追了出去。

    他冲到院子门口,看到一辆车头上竖起三叉戟的豪车停在崔小心的身边。

    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男人快速地从副驾驶室出来,帮忙拉开后车车门,护着崔小心的脑袋请她坐了进去。

    车门关上,青袍男人朝着李牧羊站立地位置看了一眼,黑色豪车缓缓地驶进了夜色里面。

    李牧羊站在光线晦暗的烟箩树影下面,心情怅然若失。

    (ps:重要提醒:本书序言部份,很重要!)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