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偷香 > 第613节 你死或我死

第613节 你死或我死

一秒记住【笔趣阁 WwW.BiQuGuO.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瞬移无间!

    黄堂的嘶声惊吼激荡在林内火中,远远的飞传。

    林中的众人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的静寂,黄堂那声音又实在过于凄厉,甚至传至远方的树巅还有丝丝缕缕的余音。

    鬼丰双耳微动,喃喃道:“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什么瞬移无间。”

    夜星沉脸色沉的已如冰般。

    “黄堂若是被宗主所擒,宗主有几百种方法可让他听命行事。”鬼丰沉吟道:“旁人对眼下的情形如叶障目,单飞却早已猜出其中的细节。双方交手因他而停,不过他不要骨头,刘表、赵达却不会放弃,加上个黄堂推波助澜,单飞不要说破解宗主的计划,哪怕活着离开那里都难。莫非黄堂已逼单飞出手?喊声是黄堂发出的?不是黄堂,林中不会再有第二人知道这件事情。黄堂为何会喊出‘瞬移无间’四个字?”

    转望神色冷凝的夜星沉,鬼丰缓缓道:“据我所知,三香的神通远超世人所想,如今世人所知三香的往事早就残缺不全,能知道三香全貌的更是少之又少。眼下的不死僵尸吕布看似无敌于天下,可若是放在当年,只怕还不敌蚩尤的一根手指头。”

    夜星沉喃喃道:“不可能,绝不可能。”他不是说鬼丰所言不可能,而是在说“瞬移无间”不会重出人间。

    鬼丰自顾自的说道:“当年蚩尤为了击败黄帝,不惜大肆使用异形香助力,这才造成世上魑魅魍魉横行、怪人奇人层出不穷,流传到不知真相的人耳中,才有那多神话的产生。不过神话虽虚,那些人着实有着如今世人没有的神通,黄帝之后的共工还能炸裂世间大地,引发滔天的洪水,单鹏若没有惊天之能,又如何能得掌冥数,在女修之后又绞杀异形人无数?”

    顿了片刻,鬼丰沉吟道:“据我所知,‘瞬移无间’本是单鹏的神通!黄堂喊出瞬移无间的声音凄惨,莫非被单飞以此招所败?如果事实真如我预测,那事情就变得益发的有趣。”

    夜星沉霍然望来,目光如炬。

    鬼丰如何会不留意夜星沉的举动,他的身形虽是岿然不动,但背负的长剑已然悄然嗡鸣。

    “我一直很奇怪一件事情。”夜星沉神色萧肃道。

    青铜面具泛着难测的光芒,只露出鬼丰的一双眼眸。旁人只能从鬼丰的语气中听出他的喜怒,却绝不能从他的眼中瞧出他的用意。

    “能让宗主奇怪的事情绝不简单。”鬼丰似笑道。

    “你对我一直都有戒备的。”夜星沉缓缓道:“你背后的雷霆本是当年炎帝手下雷公所用的利器,如今已和你心意相通,这说明你的本事远比你展现的要高明太多。不过正因为你和雷霆相通,你若是有戒心闪现,面具虽遮挡住你的神色,但雷霆却会轻微的嗡鸣,随即准备和你人剑合一破敌致胜。”

    鬼丰轻声叹道:“宗主所言不差,我这毛病真不常见,也很少出现,不想却被宗主发现。”

    “因为你很少碰到能让你真正戒备的对手,而我偏偏是其中的一个。”夜星沉凝声道:“你和我并不是一路的!”

    “如果宗主决心灭世的话,我就是和你一路的,可宗主若是言不由衷,只怕你我真不是一路了。”鬼丰面具后的双眸亦有寒芒闪现。

    二人目光交击,似有寒意凝结。

    许久,夜星沉周身风吹不动的衣袂缓缓垂落,“你真的要帮我灭世?我只怕言不由衷的是你!”

    鬼丰背后的雷霆亦不再鸣响,“到眼下为止,我似乎一直在帮助宗主?”

    夜星沉默然半晌才扭头望向远方道:“你帮我的结果就是让单飞开始领悟了单鹏曾用的神通‘瞬移无间’?”

    “我没想到这个结果,宗主也没有想到的,是不是?”鬼丰淡然道:“不然宗主只怕早就杀了单飞,而不会借用他的手来试探云梦秘地。”

    夜星沉默然。

    鬼丰喃喃道:“只要异形不灭,女修就不会死,单鹏恐怕亦是如此。对于单家人的危难,单鹏自然不会视而不见。”

    夜星沉双拳微握,神色变得凝重,自语道:“单鹏亦会如此?单鹏真会如此?”眉头微扬,夜星沉冷然道:“听闻当年女修以类似冬眠之法隐藏在邺城之下,这才能未得长生,却可续命千载,你说单鹏仍能留存世间?他用的又是什么方法?”

    “我不知道。”鬼丰语气中满是振奋,“不过我知道若有一人知道答案的话,无疑就是单飞。”

    寒风凛冽,吹不冷众人心中的热血。

    张辽见单飞瞬间消失、闪现、一掌将黄堂击得吐血的时候,惊异中却是不由热血激荡。

    单飞如何会有这般神通?

    甘宁虽是惊奇,但因为早见单飞破碎时空而来,只以为这是单飞天生的本事,不由眉飞色舞,一吐胸中的郁闷之气。

    击败黄堂的是单飞,但他甘宁亦是一样的痛快。

    黄堂倒飞吐血,单飞空中身形不停,如影随形的跟着黄堂,在黄堂撞树落地时,单刀泛寒,早指在黄堂的喉间。

    “黄堂,你败了。”单飞眼中似有茫然,但所言清楚的激荡在林间。

    林中静寂。

    幽蓝的火焰黯淡,火把的明亮重新耀亮了四野。

    一帮荆州兵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难以置信的一幕,回想方才一波三折的打斗,心中震颤。

    他们从未料想黄堂的本事如斯的诡异,却更没想过单飞依旧击败了黄堂,用的简直是他们做梦亦无法料到的方式。

    黄堂嘴角有鲜血流淌。他的武功胜过单飞,但身体毕竟还是远逊吕布,单飞一掌就如铁锤般轮到他的胸口,不但击断他的胸骨,还击溃了他全部的勇气。

    他本来就不是有勇气的人,这会儿更是惊恐无限,“单飞,你说过,不会杀我!”

    夜星沉给他造成的阴影在单飞的刀下被无限的放大,黄堂理所当然道:“你这种人物说话自然不会不算。”

    “不错。”

    单飞笑笑,已收刀退后两步,“你这种人说话像放屁,我不会和你一样。我毕竟还要脸的。”

    黄堂脸色红赤如同猪肝,却知道暂时可稍作喘息。

    不想单飞下一句话让黄堂差点噎死,“黄祖,杀你儿子的不是我,我杀人不需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众人默然。

    事实胜于雄辩。

    适才单飞和甘宁指认黄堂就是凶手,黄堂亦是极力的混淆是非,众人心中的倾向不时摇摆,但在此刻,却没人不再相信单飞所言。

    单飞手段难测,可不会用卑劣的方法。

    谁都信那卓然而立的少年,因为他不用太多的辩解,只凭行动就让众人选择了信任。

    如果单飞说的不错,这么说——杀死黄射的真的是黄堂?黄堂是个卑劣的人,烧死黄射的一定是黄堂。黄堂善于玩火,黄射不正是被火烧死的?

    众人齐齐的望向铁甲护卫下的黄祖,他们看不到黄祖的身形,更是无从猜度黄祖的想法。

    单飞暗自疑惑,不但因为黄祖的沉默,还因为方才的古怪,他悄然将单刀交在左手,低头看了右手掌心一眼。

    右手全然没有任何异样。

    那方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单飞心中古怪,旁人看他时神色诧异,他却知道最诧异的还是自己,在和黄堂交手片刻后他已知道胜出的机会不大。

    双方差距很大。

    为了胜出,他只能选择冒险一搏——在黄堂看似全力以赴的时候险中取胜。他知道黄堂推出那堆火焰绝对耗力巨大,他单飞不过聚集尺许方圆的火团就很不容易,黄堂那般声势必定耗神,他要反击就要抓住那转瞬即逝的机会。

    他却没想到老奸巨猾的黄堂会运出那惊天一剑。

    见火剑飞来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抵挡,在紧要关头他还能气息急冲,选择要一飞冲天。

    他不能用无间离开!他还要继续坚持扭转!

    可他念头方起之前,就感觉右手的掌心一热,似乎有股急流撞击到他的脑海,然后他就听到天籁外似有冰寒的声音传来。

    破!

    火剑消散!

    他那一刻再没有看到火剑、亦没有看到幽蓝的火光、甚至连四周的荆州兵都已消散,他眼中只有幽寂的林木还有不远的黄堂。

    心中骇异,单飞冲到了黄堂身前时还是选择了出掌,他简直没有别的选择。

    黄堂竟似没有看到他一样。

    这种机会他怎会错过?

    一掌击飞黄堂后,他这才发现幽蓝的火光还在,似感到背后的火剑破天、而所有的荆州兵尽数的回转。

    怎么回事?

    心中古怪,但单飞却知道机不可失,用单刀制住黄堂,见其勇气尽丧。异常奇怪自己莫名其妙的胜了一场,单飞却不忘自己的目的——说服黄祖退兵,这么打下去,所有的人均会变成夜星沉的棋子,而两败俱伤的结果正是夜星沉所盼。

    “我知道不是你杀了黄射,可惜……”黄祖阴冷的声音中带丝颤抖,“我还是要杀了你!”

    为什么?

    单飞心思飞转间陡然有亮光微闪,脱口道:“吕布,你身为天下第一猛将,难道一辈子只会躲在暗处行事?”

    铁甲雄兵倏闪。

    火光终于照在了黄祖身上,可所有人看的却是黄堂身后那高大威猛的身影。

    身影如同死神,有尸气弥漫。

    吕布远远的望着单飞,漠然道:“你说的不错,吕布天生就是懦夫小人,你单飞看起来是天下无双的英雄,既然如此,为何不杀了我?”

    眼中有红光闪烁,吕布一字字道:“也只有你才能杀了我。单飞,你死或者我死,你来选择一个!”

    .

    ps:祝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万事如意,身体健康!学业事业都丰收!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