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灭世魔帝 > 第六十二章 :红色之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礼毕,送入洞房!”

    然后,所有蛮族男人,都幸灾乐祸地望着兰陵。8小说`

    所有的蛮族女人,都同情望着兰陵。漂亮的男人,在哪里都受到女人的青睐,哪怕是在蛮族。尤其,他的那《梦中的婚礼》实在太美妙动听了。

    兰陵和梦陀萝,牵着一条红绸,进入了洞房。

    ……

    洞房内,花烛通红,温暖如春。

    新娘梦陀萝,端庄坐在床沿上,头上戴着红色的盖头。

    而兰陵,静静地站在洞房中央。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甚至梦陀萝也没有出声让她掀开盖头。

    因为,掀开盖头,就等于掀开赌局,赌的就是生和死!

    深深吸一口气,兰陵走了过去,伸手抓住红盖头的一角,缓缓掀开。

    一张美丽到让人无法呼吸的脸,美眸盈盈,红唇如火,娇艳欲滴,勾人心魄。

    然后,这张面孔朝兰陵一笑,柔声道:“郎君,时辰不早了,我们歇息吧。”

    “好。”兰陵道。

    然后,梦陀萝的芊芊玉手勾着兰陵的脖子,缓缓躺了下去。

    “我说过,愿赌服输,你来吧。”梦陀萝沙哑道:““我虽然成亲了十几次,但还没有被男人碰过,我还是冰清玉洁的。”

    兰陵呼吸急促,伸手解开了她所有的衣衫,也解开了自己所有的衣衫。

    顿时,两个人以最原始的方式,紧紧贴在一起,温度急剧地升高。

    梦陀萝的美眸开始微微地慌张,呼吸开始混乱。

    她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人,哪怕灵魂心灵堕落了,身体依旧是清白的。

    她之所以愿意把自己给兰陵,是因为对方是知己,而且在赌约中她输了,愿赌服输。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她为了报复,报复那个自己深爱的男人,那个背叛自己的男人。`

    然而,在这一刻她真的惊惶了。仿佛把自己彻底交出去,比想象中的要难。

    她曾经非常非常珍爱自己的身体,要在婚礼之后,把自己完整地交给心爱的男人。

    然而,那个男人弃自己如同敝履一般,彻底背叛了自己。

    而后,她也放弃了自己,彻底堕落,那么原本冰清玉洁的宝贵玉体已经一文不值了。

    眼前这个索伦,是自己的知己,是如此的富有才华,是如此的俊美。

    那么,把身体交给他,仿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也是对自己,对那个男人彻底的报复。

    而且索伦说得对,自己要撑不下去了,最多三年就会崩溃,就会自我了结生命。那么在活的时候,偷尝一次禁果也不错。

    但这个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她现还是无法承受。整个脑子,整个心灵,全部是那个男人的身影,那个自己爱得刻骨铭心,也恨得刻骨铭心的男人。

    自己身体从内到外,仿佛都打上了那个男人的烙印。现在要进入另外一个人,尽管这个索伦迷人而又优秀。但自己整个身体和心灵,都在抗拒。

    梦陀萝真的要疯了,哪怕在这个时候,她都不能忘记那个男人。

    哪怕自己口口声声说有多么的恨他,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始终把自己视为他的私有之物,抗拒任何人的进入。

    “不,我不要这样,我要击碎你的身影。”梦陀萝在内心呐喊:“我不能那么软弱,我要赶走他,粉碎他。”

    然后,梦陀萝猛地一咬玉齿,张开双腿道:“索伦你来吧,要了我吧。”

    说完后,她直接闭上了美眸,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兰陵望着这张痛苦折磨的绝美面孔,问道:“你现在是不是本能地把我当成了他?”

    梦陀萝没有回答,尽管她想要否认,但答案确实肯定的,她闭上眼睛就是为了把兰陵当成自己那个心爱的男人。

    兰陵顿时停了下来。

    “为何停下来,难道我不美吗?”梦陀萝道:“你不是一直等待着这一刻吗?这是你活命的唯一机会。”

    兰陵当然知道,想要让一个女人不杀自己,就要先征服她的心,想要征服她的心,就先得到她的身体。`

    这是一个最朴素的道理,尤其是对于那些冰清玉洁的女人,一旦和男人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内心就本能有了牵挂,甚至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梦陀萝道:“我甚至可以告诉你,今天是我容易受孕的日子。如果我真的怀孕了,我应该也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没有父亲。”

    兰陵一愕,然而推算了一下日子,当天从暗影蛛后洞穴出来的时候,他隐约从梦陀萝身上问道了些许血腥的味道,本以为是杀戮后残留下来的,没想到是她的月潮。

    如此一推算,这两天还真是她容易受孕的日子。

    “索伦,我必须杀你,但是我又不愿意杀你。”梦陀萝道:“因为你和我是那么的相像,你是那么的懂我,你拥有如此出色的艺术才华,你这样的人应该活着。所以,我必须找到一个充分的理由不杀你,比如我们生了肌肤之亲,又比如我怀了你的孩子。”

    兰陵惊愕地望着梦陀萝,他确实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这么复杂的心思。

    “所以,你假如不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我如何不杀你?”梦陀萝道。

    “你为何一定要杀我?”兰陵道。

    “卮宁让我一定要杀你,一旦我没有杀你,后果会很严重。”梦陀萝道:“你可知道,为何任何猎杀者都不敢杀毒蛇部落的人?”

    兰陵道:“因为你会报复,你会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将他们的家人杀得干干净净。”

    梦陀萝道:“我哪有这个本事,我的势力仅仅只是十万大山的一个角落而已。能够将那些猎杀者,还有他们家人杀得干干净净的,是卮宁,是卮离,他们有一只非常强大神秘的地下力量。”

    顿时,兰陵恍然大悟。

    梦陀萝道:“他们需要一支蛮族的武装势力,所以我的毒蛇部落完整保存下来,而且越来越强大。周围那些部落势力,为了不被猎杀者灭掉,不得不来投靠我。”

    兰陵明白了,这就如同地球上某些级大国,需要养一些恐怖组织势力。

    然后,这些恐怖势力就如同一块砖,哪里需要他们就去袭击哪里。比如,他们就只在叙利亚,绝对不去沙特。

    “所以,为了你自己活下去,你要睡我。”梦陀萝道:“我需要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想要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就先得到她的身,最好让她怀孕。这个道理你这个情场浪子,应该最懂。”

    “所以,你真的要了我,那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而如果你不睡我,你就必死无疑。”梦陀萝一字一句道:“至于你被我当成那个男人的替身,哪有什么要紧?尊严有命重要吗?你选择吧。”

    然后,梦陀萝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兰陵顿时陷入了生死抉择,是选择尊严?还是选择求生?

    选择求生,就可以睡到天下最美的女人,还有可能活下去。

    唯一的不好,就是被这个女人当成别人的替身。

    如果是和自己的妻子恩爱,却被她当成其他男人的替身,这无疑是最痛苦的。

    然而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妻子,仅仅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而如果选择尊严,那么就离开这具美妙的身体,那样的结果可能就是死亡。

    兰陵需要赌命了!

    ……

    仿佛犹豫了很久,又仿佛仅仅只是一瞬间,兰陵离开了梦陀萝美妙无双的娇躯,然后翻身静静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感觉到兰陵的离开,梦陀萝睁开美眸,缓缓道:“你已经做好选择了吗?”

    “对。”兰陵道。

    梦陀萝道:“你不怕死吗?”

    “我怕死。”兰陵道:“我要守护我的姐姐,我要振兴我的家族,我不能死。”

    “那为何做这个选择?选择一条死路?”梦陀萝道:“仅仅只是因为作为男人的尊严,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兰陵道:“我没有用理智去选择,而是用冲动和情感去选择,我内心想要我离开你的身体。”

    梦陀萝也跟着起身,道:“或许你还是在赌,赌另外一种可能性。如果你睡了我,我反而心安理得地杀掉你。而如果你没有睡我,我反而心生敬仰,放过了你。”

    兰陵想了一会儿,然后道:“我仿佛没有这个想法,或许我做这种选择,仅仅只是因为幼稚,仅仅只是为了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尊严。”

    梦陀萝美眸望着兰陵,道:“你怕死吗?”

    她再次重复问这个问题。

    兰陵再一次回答道:“怕,因为我要守护我的姐姐,我要振兴索氏家族。”

    梦陀萝玉手缓缓抚摸上兰陵的面孔,柔声道:“你真是一个骄傲的男人,如果不是因为我先爱上了别人,我或许真的会爱上你。可惜我的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人了。”

    兰陵再一次露出笑容,没有回答。

    “还有,我说的话是真的,如果你刚才真的睡了我,我说不定就真的怀孕了,我说不定就真的下不了手杀你了。”梦陀萝道:“我真的很不想杀你,但是我必须杀你,因为我要保护我的族人。”

    “我……必须杀你,对不起。”

    兰陵朝着她凄凉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你还有什么心愿吗?”梦陀萝道。

    兰陵道:“保护我的姐姐,不过你完成不了的。”

    “我尽量。”梦陀萝道:“怪我吗?”

    兰陵摇摇头道:“你只是一个可怜的女人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反抗?”梦陀萝道。

    “我已经反抗过了,用尽了我所有的努力和智慧。”兰陵道。

    没错,他确实反抗过了,也几乎走进了梦陀萝的内心。但是在最后一刻,他选择了虚无的尊严,而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断绝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生机。

    “那好,那你闭上眼睛。”梦陀萝道:“我会把你的尸装殓好,送回到你家的。从今以后,我也不会再是黑寡妇,我再也不会吸男人的血,再也不会去找美男子来拜堂成亲了。我会记住,有那么一个俊美,出色,忧郁的男人,差点就走进我的心里了。”

    兰陵闭上眼眸,仿佛在赌最后一种可能性,微弱的可能性。

    梦陀萝美眸泪水滑落,将小嘴凑上兰陵的脖子,先轻轻地抚摸着,然后用红唇亲吻。

    最后,猛地张开小嘴,露出雪白的牙齿,猛地咬了下去。

    瞬间,鲜血狂涌而出,涌入梦陀萝的嘴里,灌入她的喉咙里面。

    ...手机用户请访问m.ysxiaoshuo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