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硬核危机 > 第四章 说服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确实没有其余空位了,两位女士也只能在陆渊对面坐下,好歹算是认识的人,没有那么尴尬,否则就得离开再找一个饭店了。

    然而这里夜间的生意总是不错,再去碰运气不算明智的做法,能想到这一点,证明女士们还不算太笨。

    稳坐,稳放,喊老板,递上餐单点菜,然后这位女士a拿起手机,也不与陆渊说话,自顾自玩弄手机。

    见同伴这幅模样,江子涵只得一脸尴尬,“那个,陆渊,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不错。”

    何止不错,都快没钱交纳下个月的房租了,越混越过去没见识过吧?女人,说出来怕把你给吓死!

    陆渊自信强大的眼神咄咄逼人,江子涵不自觉地避开,以为陆渊过得真的很不错。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我啊,嗯,其实还可以呐,就在这附近上班。”江子涵不好意思道。

    “哦,是在附近嘉禾大厦上班吧?”

    “咦,你、你怎么知道?”江子涵一愣,不解道。

    “加班后过来吃饭,附近也就嘉禾大厦距离这里最近,而且时常有公司在上面通宵加班……看你们也是走过来的样子,如果是另外的大厦,没必要择近求远来这里吃饭。”

    “嗯,嗯……”江子涵听得一愣一愣的,一想确实也是这么个简单的道理。

    “切,这又有谁想不到的啊,当我们白痴吗?”

    这位女士a放下手机,不屑一顾地望着陆渊。

    若是寻常人可能会被这不客气的女人给气死,偏偏还因为对方是女人,不好说话,与其讲理的话,反而会被不讲理的女人给骂回来。

    对,陆渊不是说全天下的女人,只是针对这位女士a。

    “为什么这么生气?”

    陆渊偏过头凝视她,“我们第一次见面,没道理这么针对于我吧,我自认为没有得罪你,而且江子涵交的朋友,应该没有这么不讲理的人才对。”

    “那是什么让你这么生气?”

    “我什么时候生气了,看你不爽不行吗?你是说我不讲道理吗?”

    阿月一下火了,声音都提高了几层。

    “唉唉,阿月,陆渊,你们别吵架啊……”江子涵吓到了,连忙想要劝阻。

    “你在烦躁。”

    陆渊并没在意这位女士的怒火,有时候人们用提高声音来表示自己的怒火,可惜这反而是虚张声势的表现,对于他毫不管用。

    “你牙龈有些出血,嘴角还有小泡,证明你最近有些上火……是什么烦恼的事情让你晚上碾转失眠,以至于到了上火的程度?”

    “你……”这位阿月女士与一边的江子涵女士,都不禁大为惊讶,江子涵失口道:“你怎么知道阿月晚上失眠?”

    “我有个朋友是医生。”

    陆渊笑了一笑,随意瞄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内容,当然是倒着的了,不过无济于事,倒着的文字比镜文好阅读多了。

    “我晚上失眠又关你什么事了?”阿月明显对陆渊的感官越来越不好,话中的语气也冷了许多。

    “你在犹豫自己的职业规划吧?”

    “?”阿月脸色一变,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这是今晚第几个“你怎么知道”了?

    陆渊对此并不在意,他抿了口茶,放下杯子:“在会计事务所工作的话,为了升迁完成cpa考试确实很不错,尤其难得的是你还不止如此,你还想出国深造?”

    “你……”阿月与江子涵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人才知道的事情,陆渊怎么知道了?

    “作为一个女孩子来说,有着这样的雄心确实非常难得,不过按照你的职业规划,就肯定无法顾及家庭与父母了,你还没找到对象吧?父母肯定很焦急,也反对你出国深造的想法。到底该如何选择呢?是遵从于自己的职业规划,还是听从父母的安排呢?毕竟父母说的话也有道理,今年你差不多二十五岁,等到出国进修回来,然后进入投行、券商工作拼搏,最后取得成功之后,基本也要三十岁了。”

    “三十岁的姑娘可不好找男朋友,你的父母为此阻拦可以理解,何况谁能肯定你成功了,还有闲心来照顾家庭呢?”

    “中国的男人可没多少愿意在家照顾儿女,而让老婆在外拼搏的吧?”

    几番话说下来,听得两个女人目瞪口呆,阿月忍不住问道:“那你有什么意见?”

    “首先要说的是,你的父母希望你成为什么样子?”

    陆渊侃侃而谈:“成功的女性?还是相夫教子?从现在看来,你的父母显然希望你能安于现状,早日找到男朋友,最快组建一个美好的家庭。”

    “这不能说错,因为中国自古以来,父母大多对女儿都是这般想法,有个平稳的日子一切都好。但现在是什么时代?现在是新时代,男女平等,说的可不单是承受同等的义务,还有同样追求自我的权利。难道你真的要为了父母,丢失自我,一辈子甘心在家相夫教子吗?我想你真的这么选择了,可能会后悔一生一世……”

    这世界从来没有正确无比的话,既然这个阿月要与父母争执,那么说明了她的内心深处,实际上是倾向于自己的职业规划的,那么若是赞同她父母的话,那么阿月肯定会很生气。

    然而若是像这样一般,以一种大道理的形式顺着她潜意识说话,来仔细解剖利弊,反而会符合她内心的期望,暗自赞同这种说法。

    “你说的没错,我也不能什么事都按我妈说的那样去做。”

    阿月点点头,仿佛有了种被人赞同的兴奋感,兴致勃勃地与陆渊交谈起来,陆渊也微笑面对,全盘掌握对话节奏,轻易调动阿月的情绪,要高,就高一点,再高,就再来一点,要多高就多高。

    一旁的江子涵原本也兴趣盎然地参与对话,说着说着倏忽觉得不对劲,然后瞠目结舌地盯着阿月,自己的那个刀子嘴的室友。

    开、开玩笑的吧?

    这是那个从来对男人不假辞色的阿月吗?

    什么时候阿月这么好说话了?

    转头看向陆渊,江子涵只觉得八年未见面,印象中那位总是低调行事,甚至有点自卑的男同学越来越模糊,反而是这位充满自信,眼神坚韧且散发魅力的男人形象,在心中越来越清晰。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而过,等到店面上许多客人离去,再不走饭菜都快彻底凉了,陆渊起身结了双方的账。

    走出大门,与两人告别离开,盯着陆渊离开的背影,阿月“啊”了一声,懊恼道:“糟了,忘了要联系电话了。”

    “哎,是啊。”江子涵一拍脑袋,也忘了寻求联系电话了。

    “小涵,你肯定有办法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对吧?”

    用期盼地眼神望着江子涵,阿月充斥了你说没办法就饶不了你的可怕意志。

    江子涵只能苦笑了。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uo.com 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